【心理分析】揭密!創意和精神疾病之間的真正連結

■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曾說:「我和瘋子之間只有一個差別,那就是我沒瘋。」精神疾病和創意有關的這個浪漫想法十分盛行 More »

【CASE活動】11/25(二)科學史沙龍

這是臺灣第一次請科學家來講科學史的沙龍講座,內容涵蓋物理、數學、天文和考古等學科。 看「知識」如何在歷史演繹的 More »

【探索12】遊走於醫學與人文的「跨界人生」 訪郭文華教授

■陽明醫學院醫學系,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科學歷史與社會研究博士,這三筆履歷分別來看,已經十 More »

【學術線上】諾貝爾獎如何成為全球矚目的大獎?

■諾貝爾獎實在太重要了,我們總把諾貝爾獎當作標竿,來突顯其他獎有多重要,比方圖靈奬(The Turing Aw More »

【生物奧妙】植物媽媽的愛心便當

■植物從一開始生長,就被充滿微生物的環境圍繞。有些微生物對植物有好處,如根瘤菌(Rhizobium)以及與植物 More »

 

【心理分析】揭密!創意和精神疾病之間的真正連結

■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曾說:「我和瘋子之間只有一個差別,那就是我沒瘋。」精神疾病和創意有關的這個浪漫想法十分盛行,很少被質疑,但兩者之間真正的連結到底是什麼呢?

jacob-s-dream-1639編譯|汪芃

「瘋狂的天才」這個假說在文化中蔚為流行,然而多數科學家認為精神疾病並非創意的充分或必要條件。支持「精神疾病與創意有關」的研究大多出自精神病醫師路德威(Arnold Ludwig)、安德瑞森(Nancy Andreasen)和心理醫師傑米森(Kay Redfield Jamison)三人,他們的研究被批評為樣本數太少、太特殊,研究方法不嚴謹且不一致,並且太過依賴主觀及軼事描述。確實,不少卓越的創作者(特別是藝術創作者)都有艱困的早年經歷(例如社會排斥、失親或殘疾)和精神及情緒不穩的情形,然而這不代表精神疾病就是促成卓越創意的因素;沒有精神疾病或早年艱辛經驗的卓越人士也比比皆是。

此外根據柯夫曼(James C. Kaufman)和畢蓋托(Ronald Beghetto)的分類,創意可分成許多等級,好比學習時展現的「迷你創意」(“mini-c”)、日常生活中展現的「小創意」(“little-c”)、創作活動中展現的「專業創意」(“Pro-c”)和最卓越非凡的「大創意」(“Big-C”)。而要發揮日常生活等級的創意並不需要歷經苦難,甚至根據卜林格(Zorana Ivcevic Pringle)的研究,能發揮日常生活等級創意(好比做拼貼畫、攝影、在文學雜誌中發表作品)的人通常比較敞開胸懷、好奇、堅持不懈、正向、精力旺盛,也較有幸福感和個人成長的感受。

905 人瀏覽過

【CASE活動】11/25(二)科學史沙龍

indexmainpic_141112這是臺灣第一次請科學家來講科學史的沙龍講座,內容涵蓋物理、數學、天文和考古等學科。
看「知識」如何在歷史演繹的過程中,交盪「求真」的火花,不僅饒富趣味,並為聽眾帶來有深度的知識饗宴。

【主題一】臺大數學系 張海潮教授:周髀論日高
在中國,古人以晷影測日高,並由此發展重差數的經過。

【主題二】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王道還研究員:科學家的生計:職業科學家的誕生
在歐洲,職業科學家很晚才出現。英文「scientist」這個字在19世紀上半葉出現,職業科學家如 Thomas Huxley (1825-1995)卻不願意使用,因為那時「職業科學家」還沒有穩固的社會地位。直到20世紀一次世界大戰後,職業科學家才逐漸變成我們熟悉的模樣。

1,678 人瀏覽過

【一頁物理】用石墨烯提昇塑膠的導熱性

■美國與英國的物理學家成功的利用石墨烯(graphene)來提昇PET塑膠(聚乙烯對苯二甲酸酯,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的導熱性。

Heysong_Sarsaparilla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撰文|陳勁豪

PET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塑膠之一。它具有相當好的可塑性,幾乎可以製成任何形狀,最常用於製作寶特瓶及各式飲料瓶。PET的一大特性是導熱率相當低,大約是0.2 W/m/K左右。低導熱率的好處是可以用來製作保暖衣物,但是卻影響了PET在固態照明及電子元件上的應用,因為系統所產生的熱能會因為PET的低導熱率而沒有辦法快速排掉。

美國UC Riverside的Alexander Balandin及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Konstantin Novoselov所領導的研究團隊想出了一個解決的方法。他們選中的材料是石墨烯。

1,998 人瀏覽過

【探索12】精神醫學的誕生:訪巫毓荃醫師

■一九八〇年代,當巫毓荃醫師接受住院醫師訓練時,憂鬱症在台灣並不常見,然而一、二十年後的今天,這個疾病變得很普遍;二十世紀初常見的歇斯底里,如今已很少看到。這並不只是疾病發生率或盛行率的改變,背後牽涉到更複雜的問題:我們如何感知理解自己的身心狀況,如何表達溝通自己的內在,都隨著社會文化變遷而不斷地改變。

_MG_9932採訪|李宛儒
攝影|黃道佐

相較於一般身體疾病,精神疾病似乎更難以捉摸,不僅症狀變化多端,有些盛行一時的疾病現已難以見到,而新的疾病又不斷地出現。這正是精神醫學獨特之處。當我們要理解精神疾病時,必須將其放在歷史的脈絡中審視,而精神醫學是一門必須在歷史中了解自己的學科。巫毓荃醫師將帶我們回顧精神疾病、精神病院的歷史,探索精神醫學各種不同的取向,並討論精神醫學與社會的關係。

心理與身體──精神醫學的兩種取向
談到醫學,我們想到的多是身體層面,然而在精神醫學中,則是身體取向與心理取向並重。

2,239 人瀏覽過

【繽紛生態】地獄系偽裝大師 撒旦葉尾壁虎

■撒旦葉尾壁虎是夜行性生物,只有3-5年的壽命。

Fantastic Leaf-tail Gecko (Uroplatus phantasticus) mimicking leaves, Andasibe-Mantadia National Park, Madagascar

PHOTO:PIOTR NASKRECKI / CORBIS

作者|Matt Simon
編譯林怡德

角葉尾壁虎(satanic leaf-tailed gecko)俗稱撒旦葉尾壁虎,是夜行動物,屬於14種平尾虎屬(Uroplatus)壁虎的一種,只分布於馬達加斯加地區。牠可能是世界上最名符其實的生物了,就連指猴(aye-aye)也只能望名聲嘆,科學家們管牠叫Uroplatusphantasticus,前者意思是「寬扁的尾巴」,後者意思是「我的媽呀,這隻怪不拉嘰的鬼東西幹嘛一直看我」。但牠惡魔般的外表可不是讓人純欣賞的,是物競天擇下的結果。

巴伐利亞州動物標本收集研究所(The Bavarian State Collection of Zoology)的爬蟲類學家Frank Glaw表示,一般人認為,撒旦葉尾壁虎只吃昆蟲,但其實只要吞得下,牠們什麼都吃,像是蟋蟀、蒼蠅、蜘蛛、蟑螂和蝸牛,巨型葉尾壁虎(Uroplatus fimbriatus )和巨人葉尾壁虎(Uroplatusgiganteus)甚至會吃小鼠。

2,652 人瀏覽過

【探索12】現代醫院的起源與發展

■醫院可以當旅館?外科醫師也可以當理髮師?這些在200年前都是司空見慣的事。

臺中榮民總醫院門診大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臺中榮民總醫院門診大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撰文|張思遠

醫院的起源
原始的醫院屬於慈善機構,起源於中世紀基督教傳統,主要是為旅人或者窮人,給予方便,提供歇息的地方,Hospitality一詞有收容之意,相同字根的Hotal和Hostal也是類似的概念,另外,當時醫院一切事務包括醫療,須由不諳醫術的董事會決議,所以在十八世紀以前,醫院並不是純粹救急治病的地方。到了十八世紀,都市化使人口聚集,照護需求大幅提升,宗教間傳道的相互競爭,啟蒙思想追求個人健康、改善俗世福祉,在人口稀缺的年代,保障人民健康是提高生產力的先決條件,種種的因素都導致醫院的數量增加。

有別於傳統由宗教成立醫院,英國跟法國出現由地方仕紳出資興辦慈善醫院(Voluntary Hospital),這個時候慈善贈與關係出現微妙的變化,仕紳、醫師和民眾禮尚往來,各取所需。

3,745 人瀏覽過

【繽紛生態】想跟企鵝打成一片?化妝一下吧!

■你也喜歡國王企鵝嗎?科學家為了更近距離觀察牠們的生活想出了新招,一起來看看吧!

800px-Penguins_Edinburgh_Zoo_2004_SMC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撰文|陳勁豪

居住於南極的國王企鵝(king penguin)是所有企鵝種類中體型最大的,同時也是最為害羞的一種企鵝。當科學家想要靠近它們的時候,往往會嚇到企鵝們。當然觀察在動物園裡面的企鵝也是一種方法,但是我們無法確定企鵝在人工的環境內是跟在他們所處的自然環境中有著相同的反應。因此對研究企鵝的科學家而言,要如何在自然環境中接近企鵝但卻不要對企鵝造成干擾便成了相當關鍵的課題。

以法國史特拉斯堡大學的Yvon Le Maho為首的多國研究團隊想要研究國王企鵝的心跳,於是在34隻國王企鵝身上裝了帶有射頻辨別(RFID)的心跳感應器。但是RFID的感應範圍約只有60公分,這使得研究人員必須以手持訊號讀取器來接近企鵝。當研究人員手持著訊號接收器靠近企鵝的時候,研究人員發現企鵝的心跳明顯加速,而且很難靜止下來。換句話說,企鵝被嚇到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想到了利用遙控車來接近企鵝的方法,希望能夠

3,597 人瀏覽過

【科學大人物】法拉第不為人知的一面(十):法拉第效應與反磁性

■法拉第為現今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電、磁現象立下了科學基礎。即使曾經因為健康因素而中斷研究,法拉第仍憑著堅定的信念與旺盛的求知慾取得不可勝數的科學成就。

f0

法拉第的至交謝恩賓(1799-1868) 他不僅發明了棉火藥(譯註:硝化纖維) ,對化學發展的貢獻還包括發現臭氧與其檢驗法。

作者|竹内敬人(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神奈川大學名譽教授)
編譯|黃郁珊(東京大學理學博士)

法拉第籠
要理解法拉第有一件需要先知道的事,就是他對「超距作用」始終心存懷疑。萬有引力的確是超距作用。而且在電的世界裡,庫倫定律需要知道的只有兩個物體所帶的電荷大小以及它們的距離而已。超距作用與存在與兩物體間,以當時的知識來說是介質(media)的東西無關。但是法拉第認為電力應該是透過介質而被傳遞的。

此時他將研究目標由電流轉向靜電。他第一個挑戰的問題是,為什麼電荷一定是以正負的組成而存在。在研究了各種大小和形狀的固態導電體之後,他的結論是並沒有絕對電荷,也就是單獨存在的正電荷或負電荷。物體一旦帶有電荷,其附近就會生成帶有相反符號同樣大小的電荷。他更進一步推論,電荷只分佈在導體的表面。事實上卡文狄西( Cavendish)(註1)在之前就有同樣的發現,不過正如往例,他沒有將發現以論文的形式公開。富蘭克林(註2)也在1755年注意到這個現象。

3,638 人瀏覽過

【科學大人物】關於沙克(Jonas Salk, M.D.)

■10月28日是沙克的百歲冥誕。大家對他的記憶,大概都只限於他發明了針對小兒麻痺(polio)的沙克疫苗,不久以後被沙賓(Sabin)疫苗取代。

1955年的沙克(Jonas Edward Salk)。 圖片來源:wiki

1955年的沙克(Jonas Edward Salk)。
圖片來源:wiki

撰文|葉綠舒

沙克(Jonas Edward Salk)在紐約出生,是猶太人的後裔。在他就讀紐約大學醫學院(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他就讀NYU主要是因為學費便宜,而且對於猶太人不排斥)時,他開始對研究發生了興趣。或許這是命定的,不過他因為家境的因素必需半工半讀,其中有一份工作就是實驗室助理。當然,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他在高中以前也從未表現過對醫學的興趣;而他也說自己去念醫學系其實是為了做醫學研究。

當他在醫學院裡面的時候,他開始對細菌學感興趣;但是,等到他在1941年到密西根大學的Thomas Francis博士(B型流感病毒的發現者)的實驗室裡做研究以後,他開始對病毒學感興趣。

雖然他並不想當醫生,但是他還是在紐約的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完成了他的住院醫師訓練。接著他換了幾個單位之後,在1947年落腳於匹茲堡大學醫學院。

1956年,他接受了美國國家小兒麻痺基金會(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Infantile Paralysis)的邀請,開始進行小兒麻痺病毒研究計畫。除了羅斯福總統本身就是小兒麻痺症的受害者以外,在當時,美國人對於小兒麻痺的恐懼大概僅次於原子彈。1952年的大流行造成3,145人死亡,21,269人終身殘廢,而大部分的患者是小孩。這個經由糞口傳染的病毒,是當年家長們最大的恐懼。

2,332 人瀏覽過

【地球環境】臭氧層復原進度不如預期,兇手是四氯化碳

■蒙特婁公約 (Montreal Protocol) 成功控制了破壞臭氧層的主要化學物質,例如氟氯碳化物 (chlorofluorocarbons, CFC)。南極上方的臭氧層破洞正在縮小,全球的臭氧濃度也可望在 2050 年回到 1980 年的水準。不過最近的研究顯示,名氣沒那麼響亮的臭氧層破壞物質—四氯化碳 (carbon tetrachloride),排除的速度並不如預期。

sn-ozoneH

2006年南極上空的臭氧洞(紫色和藍色部分)。蒙特婁公約大幅改善臭氧破洞情況,然而其中一種破壞物質--四氯化碳的來源仍然不明。(PHOTO:CAROLYN GRAMLING )

作者|Carolyn Gramling
編譯|
廖容英

蒙特婁公約訂定於 1989 年,旨在逐步排除破壞臭氧層的化學物質,一般認為這是目前最成功的國際公約,全球所有國家幾乎都參與了。締約國每年都必須提交報告給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載明八大類臭氧層破壞物質的進出口量與製造量。根據公約第 6 條,世界氣象組織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每四年測量一次這些物質的濃度,確保締約國確實遵守公約。

然而,科學家撰寫 2010 年 WMO 評估報告的時候,發現了耐人尋味的現象。根據締約國報告,主要的臭氧層破壞物質--氟氯碳化物 (主要用於

1,801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