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漢字裡的中國古代「編鐘」起源之謎

編鐘是中國古代一種成套懸掛於架上的擊鳴樂器,目前所發現最早者年代僅為西周初期。從早期西周編鐘已兼具成熟的紋飾、規範化的形制與成編現象推測,在西周以前當有一段發展期,也因此編鐘的起源與在商代的發展便成了中國考古學的待解之謎。本文透過西周編鐘起源研究的爬梳摘要整理,從鈴、鐃、甬鐘、鎛鐘的發展脈絡闡述古漢字「南」的造字創意,探討「南」是否正是編鐘在商代晚期發展的佐證。

Read more

為何對稱性如此普遍?答案其實很「簡單」

從植物的花朵,到動物的體制(body plan),甚至是生物體內微小的蛋白質分子,不論是輻射對稱或兩側對稱,「對稱性」在生物世界中屢見不鮮。然而,你是否曾經想過,為什麼橫跨動物界、植物界與其他生物,大部分的生物都演化出了對稱性呢?這究竟是單純的巧合,或是有其他原因呢?

Read more

甲骨文的「刖」字與古代中國的刖刑

刖刑是中國古代的五刑之一,甲骨卜辭與甲骨文的「刖」字均證明商代的確有刖刑,但刖刑的起源時間仍然不明,因為考古所發現的腿骨缺失案例無法有效判斷是否與刖刑有關。西周時期也有刖刑,周原齊家東遺址M24號墓墓主極可能是刖刑受刑人,刖刑受刑人形象亦可見於多件青銅器裝飾,證實《周禮・秋官》所載「刖者使守囿」無誤。刖刑受刑人的社會地位往往低下,刑後多任其自生自滅。東周之後刖刑受刑人的存活率已較前代為高,可能與截肢技術進步、醫療照護水平提高有關。從甲骨文的「蔑」字推斷,商代貴族也可能遭受刖刑,與西周「刑不上大夫」不同。甲骨文的「蔑」與「㞷」字可能說明了商代施行刖刑的工具不僅有刀鋸,也有兵戈、斧鉞。

Read more

從幾個商、周文字談古代中國的「書寫」

毛筆是中國的傳統書寫、繪畫工具,自古有蒙恬發明之說,但古漢字與考古出土文物均可證此說不真。毛筆的使用在中國至少有五、六千年之久,甲骨文、金文字形也反映了商周時期毛筆的應用,當時書寫的主要載體可能是簡牘。考古出土文物可見毛筆在戰國至漢代的製作技術演進,墨塊遺留則顯示秦漢時期的墨並沒有固定的形制,都需於書寫前放於硯上,加水研磨使用⋯⋯

Read more

戚戚我心 – 古漢字的「戚」與「我」

本文從考古學與文字學的角度講述「戚」與「我」二字的造字創意,說明「戚」是目前發現於中國青銅時代早期墓葬內的一類玉石製小型鉞形器,具有窄長平刃或圓刃、兩側帶扉牙、器身帶圓形穿孔特點,應是一種禮器。另根據甲骨文與商代晚期金文,說明「我」是一種明顯有齒刃,外形似鉞的儀仗器,且與「戚」相同,都用於祈雨、武舞活動或象徵權力。目前商代器物中未發現與字形相似的器物,但西周時期一種刃端具有三叉形的武器很可能便是「我」的原型。漢字中唯一保留「我」兵器義的,只有義與羲字。

Read more

古漢字中的「象」與「為」字以及古代中國環境變遷下的大象

從 2021 年中國雲南西雙版納野象北遷事件談起,講述中國古代的大象、與象有關的商周時期考古文物、甲骨文的「象」與「為」字、中國大象在歷史時期逐漸退居西南一隅的原因,同時介紹近年有關中國史前與歷史時代早期漫遊於北方的大象可能不是亞洲象,而是古菱齒象的新論點⋯⋯

Read more

史上第一顆豆豆?!白堊紀豆科化石新物種的發現

豆科是開花植物中的第三大科別,過往最早的化石紀錄為 6千5百萬年前新生代的北美洲,近期在墨西哥北部挖掘到新種豆科化石。該化石為白堊紀晚期的化石,為史上最古老豆科化石的紀錄,也是目前唯一的中生代豆科化石標本。此證據支持分子證據推估豆科出現的年代,也支持白堊紀晚期北美南部為豆科早期演化的地點。

Read more

解密甲骨文:發現、性質與文字特點

甲骨文是時任國子監祭酒的王懿榮在1899年意外發現的,並在二十世紀初為眾人所知。商王室貴族利用無形的神鬼來強化其王權統治性,舉凡國家大小事,在進行前都要預先向上天進行卜問,以獲得正確的行動指示。商人將占卜之事與驗證結果刻在龜甲或獸骨上的文字即今日所見甲骨文,帶字甲骨即商代王室貴族用於占卜和記事的文書。今日的漢字正是由甲骨文一路演變而來,字形構造主要由「構形元素」和「字綴」兩部分組成,並可用六書標準進行簡單的分類。甲骨文構形是根據所欲表達的意義建構而來,可分為「表形」和「構形」模式,並具有一字多體的特點。

Read more

文字的前世今生(下):中國古代文字的起源與發展

漢字有著非常悠久的發展歷程,最早可追溯至商代晚期的甲骨文。由於這種文字帶有強烈圖形特色,考釋工作便成為發現以來最早開展的研究。中國文字的發生,目前只宜保守上推至先商時期至商代早期之間,約莫2000 BC,而非許多人根據各類史前陶符所推定的,具有6000年的悠久歷史。本文接續漢字在漢代以前的發展歷程,詳細介紹中國古代文字的起源與發展,並說明甲骨文的考釋實與漢代以來的金文研究有關。此專欄為漢字的考釋與中國文字的起源、早期演變等,進階版考古系列文章。

Read more

文字的前世今生(上):漢字在楷書以前的發展歷程

漢字有著非常悠久的發展歷程,最早可追溯至商代晚期的甲骨文。由於這種文字帶有強烈圖形特色,考釋工作便成為發現以來最早開展的研究。本文從楷書為起點,回顧漢字在漢代以前的發展歷程與構形延續性,並說明甲骨文的考釋實與漢代以來的金文研究有關。本文也簡要回顧整理中國文字的起源與發展研究,並以回溯方式根據先商時期和商代早、中期的考古材料,提出中國文字的發生目前只宜保守上推至公元前2000年左右之看法。此專欄為漢字的考試與中國文字的起源、早期演變等,進階版考古系列文章。

Read more

史前河中鱷霸!澳洲馬來鱷類現蹤

古生物學家重新研究了一個封藏在博物館已久且看似破碎的鱷魚化石,並發現這件標本屬於一種全新的物種,茂烏納拉貢嘎瑪蘭度鱷(Gunggamarandu maunala)─它體長估算可達六至七公尺,不僅是澳洲有史以來最大的鱷類之一,也是馬來鱷類在澳洲的第一筆分布紀錄。

Read more

英國巨石陣的設計可能與回歸年曆法有關!?

巨石陣(Stonehenge)是英國西南部薩利斯伯里平原上著名的石陣遺留。英國伯恩茅斯大學考古學家的最新研究指出巨石陣的設計在古代可能與回歸年曆法有關,每一塊白砂岩巨石代表著曆法中一個月裡的一天。透過觀察太陽在巨石陣升起的位置,人們便能夠知曉今日是何月、何週、何日。為了搭配回歸年曆法,巨石陣以五個馬蹄形石陣代表額外的五天閏月,四塊駐地石則可能與四年一閏日有關。

Read more

浙江田螺山遺址發現鵝在中國的最早馴化證據

中、日合作團隊根據浙江田螺山河姆渡文化時期的鵝骨進行組織學、地球化學、生化和形態學分析,推測當地年代距今約七千年的鵝為馴化種。在雞於中國的馴化時間與地點尚未明朗情況下,鵝可能是中國已知最早馴化的鳥類。當時的河姆渡文化人群馴養鵝可能是為了同時滿足對肉和骨工具材料的需求。

Read more

古生物復原:翻開覆蓋的魔法卡——死者蘇生!

化石是滅絕生物曾經生存過的直接證據,古生物學家透過化石保留的骨骼形態,鑑定滅絕物種隸屬於哪一個生物類群,建立過去的生物多樣性組成,雖然現今已無法看到滅絕生物的樣貌,幸運地,擁有死者甦醒般的魔法——古生物復原(life reconstruction),在扎實的基礎研究下,透過化石與現存生物的資料還原化石所遺失的部分,從骨骼、肌肉到外表,重現滅絕生物原先的樣貌及相關動、植物和古生態;而台灣不僅有許多前所未見的古生物,也有能夠召喚遠古巨獸的古生物復原繪圖師!

Read more

古代的中西技術交流證據:新疆洋海古墓所發現的皮製鱗甲

瑞士蘇黎世大學研究團隊近日於《第四紀國際》期刊發表了一件2013年於新疆吐魯番洋海古墓出土,一位年約30多歲死者所有的裙狀牛皮製鱗甲,為全球目前考古發現具有清晰年代(公元前一千紀上半葉)及來源的第二件。該鱗甲可能為古代中西技術交流的證據,且可能源自於新亞述帝國或其鄰邦。鱗甲的使用可能經絲路傳入中國,出現於春秋戰國時代至漢代,並於漢代後逐漸流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