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歡學校,輟學就對了?別誤會賈伯斯給的人生建議了

■賈伯斯在十八歲的時候,已經不是單純「覺得學校很煩」的青年。雖然他當時自己不見得這麼全面地分析,但是從後來的資料中我們能發現,他做這個決定時真的有資格與底氣。
他的資格與底氣是:早就已經在內心深處確定了一個主題,而且不斷在這個主題上累積、拓寬、挖深、嘗試、開創。這個主題是:電子科技商業。
遠在賈伯斯升大學之前,他就非常精熟於電子方面的材料、知識、原理。他從小聽爸爸說明電子零件功能,把器材當玩具,在高中就修「電子學」課程,和工程師討論學習,進入工廠參與製造,而且精熟到可以親手創新產品的地步。而且在產品的設計、製造、銷售上,他都有經驗和能力。在能力這個層面來說,賈伯斯輟學的時候顯然已經有「半職業級」的水準。

Read more

一個「在乎學生」的大學,會這樣面試學生

■在面試的過程中,我們主要觀察的是學生的學習動機,並且衡量學生是否適合進入劍橋、是否適合進入所申請的主修;同時,也觀察學生分析以及批判思考的能力 — 這樣的學生,才可以在學術環境中有優秀的學習。我們並不期待學生提出面面俱到、完美無瑕的答案,重點在於和我們溝通你本人的特質,以及你對學習的興趣。

Read more

一所「在乎學生」的大學,這樣錄取學生

■無論是我,還是其他關心教育的觀察者、寫作者,對大學招生都有許多批評。怎麼做才好,已經改革多次,目前還在爭論之中。英國劍橋大學將學生的申請方式、校方的錄取流程,非常完整地寫在校方網站上。其中有許多部分和我們熟悉的思維與作法大為不同。以下,從其校方網頁上的正式聲明中,摘出重要的思維與方針,可能值得我們省思參考

Read more

還以為自學是「自己學」或「爸媽教」嗎?體制外教育正在超進化

■在 1990 年代前,「自學」一詞總是用在那些家貧失學,卻無師自通某個技藝才幹的人。現在老一代的長輩,可能還是這樣看待「自學」這個概念。
1994 年之後,社會各方湧現第一波體制外教育的行動。許多發起動機是信仰和理念,例如強調古代經典(四書五經)薰陶,有些強調基督教信仰。森林小學、人文中小學、慈心華德福,無論出於本土,或是從外國引入,都是從理念出發,打造一整套不同於一般體制的教育內容、方法。

Read more

大學的第二種定義:產業知識資產提煉與反思的殿堂

■過往,大學僅僅為了發掘更深的知識而研究知識,把結構化積累的知識傳授給學生,學生也不為了特定「實用」目標而學習…。無所謂而為,相信真理與知識就有價值,這樣子的虔誠思維在經營大學、讀大學,也沒什麼錯。
但是,另有一些大學,將自己的存在目標另作定義,並且用另一套原則經營。例如,洛杉磯加大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影劇學院在全世界首屈一指,正是因為它座落在世界電影工業首都好萊塢的旁邊,而它幾乎把自己定位為「產業知識資產提煉與反思的殿堂」。

Read more

大學可以提供什麼樣的「產業課程」? (下)

■在上一篇文章之中,我採訪了在卡內基.美隆大學就讀「娛樂科技」的台灣留學生,她所就讀的研究所: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Center (簡稱 ETC,請不要以為是指國道收費系統),有一門重要的必修課叫做「娛樂產業概論」,可能值得我們仔細分析,思考借鑑。由於篇幅的關係,無法在上一篇之中一次說完。後半學期課程中的重要元素與內容,在這篇文章中交代。

Read more

大學可以提供什麼樣的「產業課程」? (上)

■商管科系應該是要教學生理解、面對商業環境的吧?但這些科系,有些鑽入金融、財會、運輸物流的狹窄子領域;另一些則是高談策略、領導、創新、組織文化…這類漂浮半空,踏不了實地的抽象思維 — 尤其,其中的企業案例往往是歐美日跨國大公司的整體經營方針。這類案例讀起來當然感覺好豪華,但是多數學生,會入進那些企業嗎?不見得。學習公司上層經營管理的策略思維,是不是二十歲上下的學生最該知道、最用得上的企業知識?更不見得!

Read more

《沒有客觀標準,什麼背景都收》頂尖美國大學碩士班這樣找人才

■國內的研究所,為了確認學術能力,加上希望方便、公平,在入學時通常以基礎學科考試為主要門檻。這樣的篩選方式,很容易選到背景、能力、特質都相當類似的人。
卡內基美隆的 ETC 不是這樣選人,他們希望學生背景多元,而非公平一致。例如,Flora 被錄取的原因,和其他 ETC 同學就都不一樣。

Read more

原來,世界頂尖設計師這樣教 (之二):美學根柢這樣打

■長久以來,台灣的幾種美感相關教育都把「美術課」教成「美術史」,把「音樂課」也教成「樂理」以及「音樂史」。老師很擅長、很熱衷教那些知識性的課程內容,而這樣的課程內容,可以化為考卷,用考試的方式,「客觀地」給學生一個成績。到今天,我認識的教科書出版社仍告訴我:音樂、美術等科目,還是要附「測驗卷」給老師使用。

Read more

原來,世界頂尖設計師這樣教 (之一):作弊與沒效率?

■她在學校裡,發現同學們的水準強到讓她吃驚,甚至有些同學的能耐及水準已經和學校老師相差無幾 — 不過她說,這點在歐美的設計或藝術領域裡並不這麼奇怪。她在學習的同時,也在觀察她的同學們受到的設計訓練,和台灣有什麼不一樣。而她發現的第一個重大不同,在於技術能力「之外」的訓練。

Read more

大學藍海:「長輩學生」是寶,快捧好!

■大學太多而學生愈來愈少,台灣多數大學都擔憂焦慮。「拉學生」成為大學教授的正式業務,有些去高中辦說明會,有些招待高中生到校園參觀,在升學放榜時節,還有些大學教授得打電話固樁加促銷,遊說家長與學生要到學校報到。但是無論怎麼搶,其實都是在爭一個註定愈來愈小的餅。爭取中國大陸學生、歐美東南亞外籍生…都困難重重、緩不濟急。
但也許,我們有一張不小的餅就在身旁,而且正在悄悄長大。

Read more

高教入學機制系列(三):升大學機制的中心思想:「同學,我們不在乎你」

■要看出一個國家的大學是什麼樣的格局,對學生和對社會抱持什麼樣的使命感,你不必看它的校舍,不必看它的論文數,只要看它怎麼招生。
仔細分析歐美大學錄取學生的機制,和國內大學錄取學生的機制相比較,很難不感慨:從各種方面看來,國內大學處處透露了一個潛台詞:「同學,你對我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我們不在乎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