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學與歷史文化相遇 & 分子生物學的凱旋之途與省思

■landscape 這個字一般譯為「景觀」,在歐美文化中,是一個同時具有美學、倫理學與神學內涵的複合概念。當科學以景觀的概念,詮釋人類觀察與體驗世界的視角時,自然也無法排除其歷史文化的內涵,與社會溝通時會有所影響。

Read more

【探索19-6】演奏DNA生命樂譜的交響樂團:表觀遺傳

■DNA(去氧核醣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簡單用一句話形容就是「一種由眾生命體所共同擁有,乘載基因即遺傳密碼的化學巨分子」而「基因」,則是其上能表現功能的最小單位。繼1953年,DNA雙股螺旋結構的發表同時震撼學界及世界起;1972年,我們借鑑細菌,學會了「基因工程」;1990到2003,13年的期間裡我們完成人類的全基因體定序(Whole-genome sequencing, WGS)計畫,成功解碼長達30億鹼基的生命之書;1995年,「表觀遺傳」的崛起則將分子生物學推向一個嶄新的寬闊境界。

Read more

【19-2】基因:從抽象的符號到實體的染色體

■1953年4月25日,科學雜誌界第一把交椅Nature雜誌上,華生、克里克二人發表了DNA的雙股螺旋結構解密,自此開啟了人類科學史上突飛猛進瞭解DNA與基因的嶄新世界。然而,若要提及最早有關基因的研究,可追溯距今約一百五十多年前那家喻戶曉的孟德爾「豌豆實驗」。

Read more

摩根與他的學生們

如果說孟德爾是遺傳學之父,摩根在遺傳學上的重要性,應該和孟德爾不相上下。他以果蠅為模式生物,創立了染色體學說,開啟了現代遺傳學。但摩根的成就其實並不只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他還有一群傑出的學生作為他的左右手。台大生科系的丁照棣老師,為我們帶來了「摩根與他的學生們」。

Read more

【探索16-2】封神榜裡面的角色是怎麼來的?——談人類先天性缺損

一張平板單調的白紙,可以做什麼?
這個問題,和「一個單一的細胞可以做什麼」,似乎有點異曲同工之妙。細胞如何成為個體,實是發育生物學的大哉問;實驗室中的老鼠、果蠅,多有為此壯烈犧牲的。而在我們對基因及發育的機制漸趨了解時,自然更引人好奇的便是---- 當這些故事發生在「人類」身上,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