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鏈 Starlink:救星、災難、威脅?

星鏈(Starlink)計畫用上萬顆人造衛星,讓全球每個地方都能有便利的網路,無論是飛機上、船上、沙漠中、深山裡,只要上方有衛星,就能連上網路。星鏈可以是災難、戰爭時的救星;但對天文學家而言將可能會是場災難;站在某些立場,甚至會是威脅。

Read more

「波音787夢幻客機的引擎」( GEnX )

日益精進的科技所研發出來的新型發動機,可讓滿載乘客或貨物的飛機飛上四萬三千英呎的高空,航程飛越半個地球,這可以說是人類工程技術成就的奇蹟。新冠疫情肆虐使得美國關閉國際航線,使得法航從大溪地到巴黎的航線不得不喊卡。大溪地是在法國屬地波利尼西亞,飛往巴黎屬於法國國內航線,但是因為航程太遠必須停靠洛杉磯加油。因為美國不同意國際航班降落加油,法航就不得不另尋出路,答案是採用Boeing 787 夢幻客機直飛 -- 航程15,700公里,耗時16.5小時創下了世界紀錄。為什麼787夢幻客機做得到,主要由於它有兩具巨大超強、又省油的飛機引擎–「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 GE)所發展的新世代引擎 GEnX (GE next generation)。

Read more

波音787夢幻客機(Dreamliner)

美國的波音(Boeing)與歐洲的空中巴士(Airbus)競爭民航機市場已經超過了半個世紀,波音(Boeing)稱霸民航機市場多年,為了進入軍用航空器領域於1997年併購麥道2(McDonnell Douglas)成為跨越民用與軍用航空市場的翹楚。根據市場調查結果,波音於2003年發佈開發7E7機種 – 將Sonic Cruiser的新技術應用在傳統的次音速、中型雙引擎長程客機。因為著重在省油、高效能、載客數250 - 300人,這個設計理念成為波音787的突破,並改變了航空公司的營運模式;越來越多「點對點」(Point to Point)直飛航班,取代了「軸 - 輻」(Hub and Spoke)的傳統航空運輸模式。7E7的命名總是衆說紛紜,後來改成波音傳統系列名稱787。

Read more

太空競賽!(7):離開月球50年後,戰火再啟

在國際情勢下,新一波的太空競賽已經展開,美國、俄羅斯之間再度由合作漸漸轉為競爭。站在美國對立面的,還多了一個迅速崛起的中國。美國這次不再單打獨鬥,而是向許多盟友遞出邀請,要帶領人類重新登月,還開始規劃人類登陸火星!此為太空競賽系列最終章。

Read more

太空競賽!(6):登陸月球,比賽結束?

■ 美國在阿波羅11號成功登月,整個阿波羅計劃一共登月6次,讓12名太空人踏足月球。時至今日,美國仍然是唯一讓人類站上月球的國家。這場因為冷戰而開始角力的太空競賽終於來到了尾聲,最後美國與蘇聯發射的太空船在太空中對接,宣告太空競賽結束。

Read more

韋伯太空望遠鏡(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

人類目前探索宇宙起源的利器就是太空望遠鏡,由於光線的傳遞需要時間,我們當下所看到的物體已經不在它原先的位置上,甚至連模樣可能都會有所不同,例如月球在我們看到的當下,它已經不在我們所看到的位置。遙遠星球距離地球的單位是以光年計算,一萬光年外的星球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它一萬年前的位置與模樣。天文學家利用天文望遠鏡就可以進入時光隧道,去探索星球的生滅、並期望瞭解宇宙的起源。為求進一步窺視更遙遠的星系以及星系的誕生,那麼就需要一台可以偵測更微弱紅外光的太空望遠鏡。

Read more

太空競賽!(5):阿波羅 1 號-永未完成的旅程

「雙子星計畫」是美國為了登月所進行的中繼計畫,同時也是美國在太空競賽中反超蘇聯的關鍵。在這基礎之上,登月任務「阿波羅計劃」開始了。然而,這個計畫出師不利,第一場載人發射任務「阿波羅 1 號」還在測試階段就造成三名太空人喪生。

Read more

太空競賽!(4):《我們選擇登月》一場演講,帶領人類登月

太空競賽數十年中有許多事件與人物,若要選出幾個關鍵時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與他在萊斯大學著名的演講《我們選擇登月》絕對名列前茅。這場演講將登月任務從兩大強權之間的競爭昇華到人類的使命,喚起了美國人拓荒者的精神。甘迺迪甚至邀請蘇聯合資登月,蘇聯甚至差一點就要答應了。可惜最後英年早逝,未能如願。

Read more

漫談太空旅行 (五)

Starship 有不同的型號,代表所執行的不同任務,例如載貨的、載人的、運送燃料的(太空加油)、以及往返月球的,其運載能量可以說是前所未有。因為根據Elon Musk的想法:Starship要能夠載100位乘客前往火星,單程飛行時間大約是120天,所以在飛往火星的太空軌道上會需要加油。現在聽起來好像天方夜譚,說不定到時候吃一顆長效安眠藥,一覺醒來就抵達火星了。

Read more

漫談太空旅行 (四)

SapceX經過多年努力,它的商用太空發射業務在2017年佔到全球市場的一半,相較於Blue Origin至今每年還靠Jeff Bezos賣亞馬遜股票,狂燒十億美金。就「太空旅遊」這個項目來説,Elon Musk似乎落後前面兩位企業家,但是SpaceX的「飛龍號太空船」(Crew Dragon) 在2020年11月15日就已經將四名NASA太空人送上「國際太空站」(ISS) – 這是SpaceX第二次的載人飛行任務,同時也終結了美國過去9年需要仰賴「俄羅斯聯合號」(Soyuz) 火箭送太空人上太空站的窘境。

Read more

太空競賽!(2):太空犬萊卡

蘇聯在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以後,為了大肆慶祝十月革命40週年紀念,在一個月內規劃了另一次的發射任務,而這一次他們要將狗送上太空。這場任務某角度來說雖然成功了,但卻注定是悲劇。
而悲劇的主角就是世界上第一隻太空犬「萊卡(俄:Лайка;英:Laika)」

Read more

漫談太空旅行 (三)

New Shepard是可重複使用的火箭,能夠搭載六名太空人飛出海拔100公里的「卡門線」(Karman line) -- 世界公認的太空邊際線。Karman line的命名為表彰並紀念上世紀航空科研領域的泰斗馮卡門 (Theodore von Karman),他曾經研究航空飛行的高度極限。von Karman首次計算出:在83.6公里(51.9英里)高度附近,由於空氣過於稀薄,飛行器難以在此高度產生足夠支持航空飛行的升力。所以,飛行器的速度必須比軌道速度快很多,才能夠獲得足夠的升力來支撐自身重量。除了空氣過於稀薄之外,飛行器處在「中氣層」(Mesosphere) 頂端的海拔高度時,空氣與燃料難以充分混合,普通航空器所依靠的引擎是無法正常運作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