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碎屑流致命的輕功「氣」上飄

一般提到對於火山爆發的印象,多半是那壯觀的噴發柱,然而如果要提到危險性,則是不能忽略火山碎屑流這個災難。火山碎屑流主要由炙熱的岩石、塵埃和氣體所組成,挾帶著能瞬間烤焦所到之處的高溫,移動的時速可以高達數百公里,可說是火山的鄰近地區最恐怖的殺手!
目前針對碎屑流的形成機制提出的研究中,有許多案例起因於噴發之後噴發柱內含物的密度較周圍空氣密度高,因此逐漸喪失向上的動能、內部支撐不足而崩塌,另外,剝裂的火山穹丘(lava dome)、岩漿遇水產生的爆炸等也都可能導致碎屑流的產生。

Read more

旅行的足跡:飛機雲和氣候變遷

發呆看著天空的時候,常常能看到各式各樣的雲,雲層的存在將部分太陽輻射反射回太空,減少進入到大氣層的短波輻射,同時含有大量水分的雲層也會吸收地表向上的長波輻射,阻止它們輻射回太空,一來一往影響著大氣層的能量平衡,說起來這些輕飄飄的雲對於水循環和氣候的影響可是舉足輕重。在這篇文章裡要討論的飛機雲,或者說伴隨著飛機尾流產生的凝結尾,也是雲的一種,性質上是線性的冰晶雲。

Read more

【臺大90論壇I】科學與社會的雙螺旋運動-氣候變遷下的共同演繹(一)

臺大大氣郭鴻基教授作為代表科學一方的與談者,提到本身專業注重的即是風雨。他以大量的資料帶我們一探實證資料的氣候變遷,從過往海平面的變化,看見現階段正以每百年 30 公分的規模攀升,其造成的後果嚴重,低窪地區首當其衝。極端天氣事件頻傳,郭教授從美國科羅拉多州(Colorado)水災頻傳、乾旱的巴基斯坦受洪災侵擾談起,再把視角拉回台灣的莫拉克風災,個個都是烙印人心的恐懼記憶。這些極端氣候雖然個數少,在統計上經不起檢驗達到顯處,但是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卻是險峻而無法忽視的。

Read more

關於風電的那些鳥事

■作為一種潔淨能源,風力發電的發展,是為了減緩暖化的速度,在維持人類的電力需求以外,也保障生態環境的永續發展。然而在受惠於暖化減速以前,鳥類便首當其衝的受到風機設置影響,除了直接的鳥擊事件頻傳以外,間接也受到棲地減少的影響,甚至有改變固有習性的情形發生,在發展綠能的同時,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降低對鳥類的傷害呢?

Read more

從水域「飛進」陸域生態的塑膠微粒污染——蚊子研究

■蚊子的幼蟲(孑孓)是出了名地不挑嘴。當牠們在水窪泥濘中滑行翻滾,透過產生的靜電將細小食物微粒送進口中;不過,散落在環境裡的「塑膠微粒」(microplastics)也會跟著被吃下肚。最新研究顯示,即使當孑孓化為成蟲飛離水域,這些塑膠微粒仍舊黏在牠們的肚子裡,使牠們的捕食者,一起陷入吃下「塑膠微粒」的風險。

Read more

保育海洋生物為什麼這麼難

■在海洋環境中,造成族群隔離的地理屏障經常以海流、水體溫差等相對不明顯、也相對不穩定的形式存在。此外,有些動物可以自由自在穿越其他動物無法跨越的屏障;或者是明明有著跨越的屏障能力,卻喜歡龜在自己習慣的小圈圈裡。難以捉摸的族群界線,讓保育海洋生物份外困難。

Read more

血色風場:綠能風力如何影響北美金鵰族群存續

■金鵰 (Golden Eagles; Aquila chrysaetos) 廣泛分布於北美洲,在西部地區比較常見,是受到美國白頭海鵰與金鵰保育法 (The Bald and Golden Eagle Protection Act) 和候鳥保育法 (Migratory Bird Treaty Act) 完全保護的猛禽物種之一。長久以來造成金鵰生存威脅的主要危機為棲地喪失、鉛中毒及誤食滅鼠藥等等,然而近二、三十年來隨著再生能源產業起飛, 依賴風力翱翔的金鵰因撞擊風機而死的情況,似乎也變成一種常態。

Read more

物種悲歌——體型的隱憂

■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生態學教授Bill Ripple研究團隊,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瀕危物種紅色名錄調查物種滅絕情形,針對全球包括鳥類、爬蟲類、兩棲類、魚類及哺乳類等27,000種椎脊動物詳細分析後,發現其中 4,400 種物種正面臨滅絕威脅,且相較於中型體型物種,全球體型最大和最小生物都面臨最高的滅絕風險。

Read more

2050擺脫石化燃料不是夢 (下)

■人類如果真的在2050年完全擺脫石化燃料會是什麼光景呢?在本系列(上)曾提及,此項研究針對的139個國家(幾乎包含全世界所有的能源使用)在2012年的能源需求為12兆瓦(12TW),依照當今能源供應的比例,到2050年能源需求會成長至20兆瓦(20TW)。

Read more

我要降十度!

■美國University of Colorado in Boulder的材料學家Xiaobo Yin跟他的合作夥伴開發出了一種新材料。這個材料的概念是先吸收物體所發射出來的熱輻射,然後把這些吸收到的熱量以紅外線的形式放出去。關鍵在於放出的遠紅外線幾乎不落在空氣分子會吸收的範圍,所以這些遠紅外線不會被空氣分子吸收,自然也不會加熱空氣分子,而可以把這些多餘的熱量直接一路排到外太空去。

Read more

1995年諾貝爾化學獎簡介

時值2017年春夏之交,譯者正在教兩個與地球科學相關科系的新生普通化學,剛要進入化學動力學的討論,其中將會提到氮的氧化物與氯原子,如何催化性破壞平流層大氣中臭氧的化學機制。這個課題正是1995年得到諾貝爾化學獎的主題,然而至少譯者所用的教課書卻並未提到得獎的三位重要科學家,因此興起了念頭,翻譯一下當年諾貝爾獎委員會發佈的新聞稿。
在這22年之後重新回顧當時的這份文稿,不勝唏噓。常聽人言,讀史能鑑古知今,的確,此文立即讓我想到目前另一討論不休的議題,亦即全球暖化。有關此議題的現況不就如同當年臭氧層消失的爭辯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