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獄:一場現代天文學與傳統儒家之間的衝突

分享至

曆法的訂定是根據天文學推算而來,對天文學的瞭解愈深,訂定出來的曆法就與天象愈吻合。在明清時期,西方的傳教士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等傳教士,帶來了西方的現代天文學,卻也引起了守舊派的反撲。清朝初期甚至發生了「曆獄」,一眾天文官因此下獄,甚至判刑。康熙帝親政後舉辦了御前辯論會,最終西方傳教士用實際的科學實驗結果驗證了他們所帶來的曆法系統,也讓康熙帝得以為這些天文官平反。

撰文|許世穎

曆法與天文學

日常生活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曆法的影響,曆法的訂定是根據天文學推算而來:一年的意義是指地球繞太陽一圈,一個月的天數則與月球繞地球相關......等。對天文學的瞭解愈深,訂定出來的曆法就與天象愈吻合。

古代先民把天象變化與人間的興衰聯繫在一起,因此曆法僅能由朝廷指派的天文官來研究、訂定。清代背景影視劇(如《後宮甄嬛傳》)中的「欽天監」就是天文官。天文官的工作之一,就是要想辦法依循過往太陽、月亮、星星的資料,來預測天象、訂定曆法,讓帝王乃至全民的生活有所依歸(圖1)。

圖1:北京古觀象臺上的儀器|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中國最早的曆法紀錄是在殷商時期,在漢代則出現了第一部完整、統一,且有明確記載的曆法《太初曆》,而元代的郭守敬則發明了另一套更為精確的曆法系統《授時曆》。到了明清時期,西方的傳教士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等帶來了現代天文學,中國發明的曆法系統才逐漸淘汰。

 

西方天文學的注入與中國禮儀之爭

然而,在引入新觀念時,往往容易受到舊有知識分子的排斥。更何況,西方傳教士們帶來的並非只有天文學等知識,還有宗教上的思想,而這些教義帶給中國固有的儒家思想許多衝擊。再加上這些外來人士加入朝堂後,或多或少會影響原先的政局,因此容易遇到守舊派的抵抗。這一系列中國的傳統禮教與西方教義的衝突在歷史上稱為「中國禮儀之爭」。

整件風波可從明朝開始說起。明朝所使用的曆法稱為《大統曆》,基本上是照著元代郭守敬的《授時曆》所演化而來。《授時曆》是一套相當傑出的曆法,依照裡面所述的方法下去推算天象,可具有相當高的精準度。另外,《授時曆》還採用了南宋楊忠輔的發現,將一年的天數從一個固定的數值改為需要逐年修正的變數。

然而明朝的《大統曆》除了調整了部分公式以外,還將一年天數改回定值。這使得《大統曆》的誤差註定會逐年擴大。數百年過去後,徐光啓邀請湯若望等傳教士加入修訂曆法的行列(圖2)。最終,在引入了的西方現代天文學的理論後,新的曆法系統《崇禎曆書》終於出爐。可惜此時明朝也已幾乎走到了最後,沒有機會採用。

圖2:湯若望與徐光啟|來源:Kircher, Athanasius所繪,CC BY-SA 3.0

湯若望在清兵入關以後,將曆法、望遠鏡、地圖、日晷等帶去覲見新君。但他要如何說服朝廷採納這部《崇禎曆書》,而不是沿用既有的《授時曆》系統呢?答案是做實驗!湯若望推算出了該年即將發生的日食及其變化的時程,而他的推論也在日食當天得到了驗證,於是朝廷便決定採納《崇禎曆書》中的系統,並改名為《西洋新法曆書》又稱《時憲曆》(圖3)。

圖3:西洋新法曆書

 

守舊派的反撲:「康熙曆獄」

然而到了1661年,順治帝駕崩、年僅八歲的康熙帝即位,輔政大臣鰲拜把持朝政,引發了守舊派的反撲。守舊派的「楊光先」提出了他眼中天主教教義中的矛盾,並批判其與傳統儒家的倫理綱常之間的衝突。最後還將當時短短數個月內帝王家一連串的悲劇:順治帝幼子早殤、董鄂妃薨逝、順治帝駕崩等,歸咎於新曆法。

當時的湯若望年歲已高,無法為自己辯駁。最終,以他為首的傳教士,以及當時依循曆法行事的一眾天文官們紛紛被判處了死刑,史稱「康熙曆獄」。雖然包含湯若望在內的部分人士受到孝莊皇太后的懿旨赦免,但仍有些人難逃死刑。

天文官都被判刑後,曆法該由誰來定呢?朝廷一看:你楊光先不是喊得最大聲嗎?就派你去算吧!因而欽點楊光先為「欽天監監副」,可視為現在國家天文臺的副臺長。楊光先一聽傻眼了:他反對新曆法是主要出自於禮儀上的衝突,他自己根本不會天文學啊!因此想盡了辦法來推辭。

楊光先的聲音,朝廷都聽到了。但朝廷如何回應他的推辭呢?竟然是再升他的官!把他從副臺長變成臺長,升為「欽天監監正」!楊光先最後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任。想當然耳,一個非專業的人推算出來的曆法自然是一塌糊塗。

 

康熙帝親政後的平反

到了西元1669年(康熙八年),十四歲的康熙帝智擒鰲拜、開始親臨朝政。他一看曆法亂七八糟,便開了一場御前辯論會。東方的代表是楊光先及他的助手吳明,來自西方的代表則是湯若望的助手南懷仁。

南懷仁指出了數個楊光先曆法系統中的錯誤,而楊光先自然一個都不承認。像這種科學上的問題,該如何判定勝負呢?當然就是直接做實驗驗證啦!南懷仁提出,可以量測日影的變化,看看誰的曆法系統推算得準。

結果這哪裡是什麼比試,根本就是單方面的羞辱!南懷仁根據曆法所計算出來的預測絲毫不差,而楊光先這邊支吾其詞,根本不會算!不知道是為了公平還是為了誅心,竟然還連續三天都進行實驗,當時大概沒有人比楊光先更希望下雨了......。

實驗結果昭然若揭,康熙帝替當初入獄的人平反,而西洋的傳教士自此也能更抬頭挺胸地將西方的自然科學與技術帶進中國,甚至連康熙帝自己都跳下來親自學習。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西方傳教士尊重中國既有的禮俗,與儒家知識分子互相尊重,彼此包容。只可惜後來教廷開始嚴格禁止中國天主教教徒們祭孔、祭祖等行為,自此清廷與教廷之間的關係嚴重惡化,並從康熙晚年開始禁教,中西方之間的科學也漸漸失去了交流。

 


參考文獻

  1. 一農,1991,擇日之爭與康熙曆獄,清華學報,第21卷,第二期。
  2. 武际可,2009,清初天文学上的一场生死斗争,力学史杂谈。
  3. 《華典》,湯若望,世華中國研究中心。
  4. 張秉瑩,2016,帝國縮影,清代官方天文曆算發展與欽天監疇人世家,數理人文  Issue 7
(Visited 291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至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