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歡喜與悲傷(下)

■今年剛榮獲諾貝爾得主的 James Allison 在訪問的時候不止一次提到他現在最關心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只有一部分的病人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療法有效。這背後的機轉到底是什麼呢?又有沒有可能,能夠透過醫學檢驗的方式,先知道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對哪些病人可能會最有效,對哪些病人來說,這治療又只是徒勞無功的瞎忙一場呢?

Read more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歡喜與悲傷 (上)

■免疫系統裡的 T 細胞如果看到有異常細胞,或是收到相關訊息的通報,不論這些細胞是被外來病原菌入侵、還是因為發生變異(像是癌細胞),就會像看到雲霄飛車或是急流泛舟的興奮小孩一樣,很想趕快去事發地大顯身手一般。而免疫檢查點,就像是那些遊樂設施前的身高限制檢查點。如果檢查點沒通過,T 細胞也就只能向敗興的小孩一樣,乖乖站旁邊當個路人甲。

Read more

【2017諾貝爾生醫獎】解密生理時鐘機制

■今年諾貝爾獎生醫獎,由美國科學家Michael Rosbash、Jeffrey Hall、Michael Young,因為對生理時鐘研究的貢獻,一同獲得!
Rosbash、Hall,與 Young 三人,在年輕的時候,搶著想先把調控生理時鐘機轉的基因給找到。而在比他們更早、更早前,科學家就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如果讓老鼠、倉鼠這類夜行動物,在永遠的黑暗裡自在倘佯著生活,完全不給這些實驗動物光照,老鼠、倉鼠的作息還是大抵以 24 小時為週期,誤差可能在正負一到兩分鐘間。
這很神奇吧?像是動物體內自有一個小小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跟著地球自轉週期一起搖搖擺擺旋轉似的。於是,動物體內所內建的晝夜節律自此有了名字:拉丁文裡的繞著轉(circa)和天(dies),兩相拼成了「circadian」這個字,也就是大家常常聽到的生理時鐘(circadian clock)。

Read more

【女科學家】醣類代謝的巨人──格蒂‧柯里

格蒂生於1896年的布拉格,她的名字 Gerty 是從一艘奧地利的戰艦來的,但常被誤會成是小名。她的父親是化學家,同時也經營甜菜糖的精製工廠,家境不錯,所以她十歲以前就可以在家上學,十歲以後就被送到「新娘學校」(Finishing School)去繼續受教育。當時的女孩子幾乎都是送到「新娘學校」去,在那裡她們學習禮儀與其他簡單的課程,讓她們可以與未來的丈夫講得上話。也因此,雖然歐洲的大學並不禁止女性報考,但由於新娘學校不教拉丁文、數學、物理與化學這些大學入學考試的考科,所以女性是無法上大學的。

Read more

【女科學家】反轉愛滋:法蘭索娃絲·巴爾-西諾西的長征

■許多科學人都尊大自然為啟蒙恩師,法蘭索娃絲·巴爾-西諾西(Françoise Barré-Sinoussi)亦不例外。雖然出生於繁華的巴黎,年少時的法蘭索娃絲卻總是徘徊於法國中部奧弗涅的鄉間,可以近乎癡狂的緊盯一隻小小的昆蟲數個小時之久。回憶起這段往事,她認定自己的科學路並非偶然。待到數年後,場景移至課堂中,她的數理科成績也遠勝語言、哲學等科目;她對科學的熱情,絲毫未加掩飾。

Read more

【女科學家】呦呦鹿鳴,食野之蒿──青蒿素發現者屠呦呦

每年的下半年,就是開始關注今年的諾貝爾獎獎落誰家的時間到了;而就在2015年10月5日,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屠呦呦、威廉·C·坎貝爾、大村智「三人發展出針對一些最具毀滅性的寄生蟲疾病具有革命性作用的療法」,共同被授予該年度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其中屠呦呦因為在研製青蒿素等抗瘧藥方面的卓越貢獻,獨享其中一半獎金;另兩人各分別獲得四分之一獎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