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水比冷水更快結冰?」──彭巴效應的新線索(上)

「降溫」這個過程,也許不如字面看起來的這麼簡單。「熱水比冷水還要快結冰?」抑或被稱為「彭巴效應」的現象是否確實存在?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物理學家許久。在今年8月6日發表於《自然》的研究,兩位加拿大物理學家Avinash Kumar與 John Bechhoefer利用玻璃珠類比系統,發現熱的物體的確可能比溫的物體還更快冷卻到相同溫度。這個發現,為「彭巴效應」的解釋提供了新的線索。

Read more

大腸癌的認識、篩檢及預後評估

根據衛生福利部公布的最新癌症發生率統計資料顯示,大腸癌已越居我國十大癌症之首(男女合計),並已連續12年發生人數排名第一,許多人年紀輕輕便罹患大腸癌,連國內外很多達官顯要及名人也有人罹患此症,著實令人談大腸癌色變。在本文我們將探討大腸癌的症狀、致病因子、篩檢方法及預後評估的發展。

Read more

當演算法決策結果對自己有利時,我們才會覺得公平嗎?

我們未來能不能通過智慧系統的判斷拿到offer、通過考試、通過信用評等,都會有演算法的介入。當越來越多事情交由演算法決定後,你會不會好奇這些決定我們得到多少機會的演算法到底「公不公平」?一起來看看人機互動研究者們如何透過線上實驗發現:當演算法結果對個人有利時,即便我們明知這是一個帶有偏見的演算法,也會認為它是公平的?!既然如此,數位素養能夠改變我們對公平的感受嗎?

Read more

【關於 COVID-19 的這大半年】SARS-CoV-2 的拗「毒」絕活

目前,對於 SARS-CoV-2 的感染策略,我們也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一言以蔽之,SARS-CoV-2 所挑上的下手對象,是宿主細胞表面的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換酶(ACE2)蛋白質。而綜觀人類呼吸系統邊上排排站哨的細胞群,不少細胞表面都表現了ACE2 蛋白質。像是纖毛狀鼻腔黏膜上皮細胞,就表現了滿滿的 ACE2 蛋白質。除此之外,雖然表現量不及鼻腔黏膜上皮細胞,但纖毛狀枝氣管上皮細胞、還有第二型肺泡細胞上,也都能夠找到 ACE2 蛋白質的蹤跡。主挑 ACE2 蛋白質下手的 SARS-CoV-2,似乎也就不難推斷,其屬性算是呼吸道病毒。

小偷有撬鎖之絕,而 SARS-CoV-2 撬開 ACE2 的絕活,就在病毒表面的棘狀蛋白(spike protein)上。

Read more

為什麼孔恩(T. Kuhn)誤解了STS? & 哲學解讀科學知識的社會建構

有哈佛物理學博士學位的孔恩,在 1962 年出版的《科學革命的結構》,可能是 20 世紀最受矚目的一本學術著作。這本書喚起了人們對科學中社會學面向的重視,然而孔恩卻覺得因之而起的科技與社會研究 (SSK/STS) ,是個錯誤的歧途發展。為什麼孔恩會會有這樣的誤解,看不出 STS 的精彩之處呢?
--
一講到科學,人們經常認為那是真理以及理性的代表,然而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卻讓許多人發覺,以科學史觀之,科學其實有其結構,而在建構科學的過程中,社會的各種因素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是一種理解科學的新途徑,然而科學真的是社會建構的嗎?在科學發明與創造的過程中,個人能力完全被社會因素淹沒了嗎?這樣的觀點是否否定了科學是知識的代表呢?

Read more

人際創傷的心理衝擊:不公平知覺的潛在影響

在經歷了嚴重的創傷事件後,有一部分的人們會經驗到明顯的負向心理衝擊,包含感受到侵入性的記憶、變得過度警覺等創傷後壓力症狀。事實上,創傷事件的種類相當多元,從非人際的自然災害、交通意外,到與人際密切相關的身體暴力、性暴力與性侵害等。那麼,不同類型的創傷事件所造成的心理衝擊會有所不同嗎?若是有,可能與什麼因素有關呢?

Read more

【人物專訪】擇善固執,永不言棄——訪詹長權教授

臺大公衛系學士、哈佛大學公衛博士、臺大公衛學院教授⋯⋯打開詹長權教授的學經歷,給人最深刻的第一印象,並不是臺灣與美國最高學府的光環,而是一條不掺雜質,純粹至極的公衛之路。若說詹教授的一生都是公共衛生,一點也不為過。我們好奇地詢問詹教授,當初為什麼會如此篤定地選擇投身公共衛生?

Read more

我正在想第三個人是誰? & 我是阿爾法

據說當年曾經有記者問愛丁頓,有人說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真正懂得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愛丁頓思考了一下,回答:「我在想第三個人是誰?」愛因斯坦與愛丁頓之間的關係,其實比這略帶曖昧的話還要密切,他們的互動甚至還被拍成電視劇呢!本講次藉他們兩人的故事,回顧二十世紀初期天文學與宇宙論的關鍵發展。
--
宇宙論在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問世之後,就分為靜態宇宙論與演化宇宙論兩大派別,彼此爭執不下。現代廣為人所知的大霹靂宇宙論,要等到三項重要的推論被先後被證實之後,才成為物理宇宙學的主流,而這些研究工作與一位跑得比誰都前面,卻被大多數人遺忘的物理學家阿爾法緊密相連。本講次介紹這位無名英雄的研究工作,如何形塑大霹靂宇宙論。

Read more

【關於 COVID-19 的這大半年】咆問疫從何處來

仰仗著基因定序技術的發達,這一次在疫情爆發之後,科學家很快地驗明了 COVID-19 是全球大流行的始作俑者。世界衛生組織也將這正身,正名為SARS-CoV-2 病毒。可惜,相應的後續措施,在如今事後諸葛的上帝視角來看,卻不盡如人願。
SARS-CoV-2 雖新,其所身屬的冠狀病毒科(Coronaviridae)在人類史上可是出沒已久。與其有關的研究,甚至可以追溯到 1930 年代。除了SARS-CoV-2,同樣致命地還有 SARS-CoV(嚴重急性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以及 MERS-CoV(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分別在 2002 與 2012 的時候禍患於世。另外還有四種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類,包括了 HKU1、NL63、OC43、還有229E ,但這幾種病毒比較小咖,感染後的症狀相較前面三種,要輕微許多。

Read more

【書摘】科學史上最有梗的20堂物理課

被宗教「利用」的亞里斯多德,莫名成了中世紀的統治者。有超過百年的時間,只有亞里斯多德的主張才是對的,包括他的力學思想─「要讓物體運動,一定要施力;一旦不施力,運動就會停止⋯⋯」真的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我們丟球時,球都脫離手了,卻還會繼續前進呢?亞里斯多德還說:「越重的東西『重性』越強,下落的速度的速度也越快」。事實真是如此嗎?

直到十四世紀來臨,從義大利起始的「文藝復興運動」,在歐洲傳播開來─主張應該擺脫神的束縛,重新以客觀、理性的方式探討科學;才開始有人發聲,挑戰教會的權威與亞里斯多德的思想。據說,義大利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 Galilei),就爬上奇蹟廣場的「比薩斜塔」,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了自由落體實驗─

Read more

操控細胞老化、成功延長酵母壽命

歷史上人們窮盡一生尋找東方長生不老藥、西方的青春之泉,到現代人生活中琳琅滿目的化妝品、瞬間秒殺額滿的重量訓練課程。人類總是想盡辦法想要常保青春,想要找回永恆的生命。近期研究發現,科學家能透過電腦模擬、基因工程來修改酵母的遺傳物質 DNA,讓酵母走一條新的老化路線,成功讓壽命可以變得很長。

Read more

【探索基礎科學系列講座第24期】改變歷史的瘟疫

每個人類社會都是歷史的產物,有特定的生活方式、與自然的互動模式,以及因而接觸的微生物病原。經過天擇的鑪捶,每個社會的人都「適應」了那些病原。大規模的急性傳染病,古人叫作瘟疫、大疫,是那些「適應」失靈的結果,不是因為社會自身的動亂,就是外來的病原作祟——通常透過貿易、戰爭。瘟疫往往發生在關鍵時刻,因而改變歷史。世人對13世紀的蒙古西征印象深刻,但是14世紀中葉的「黑死病西征」對歐洲的衝擊更大:除了生命損失,經濟體系都發生了變化。最戲劇化的例子,莫過於16世紀上半葉少數西班牙人「征服」中南美洲原生文明的故事。推測是天花、流感造的孽。最嚴重的後果不是人命,而是心理的——原住民對於自身文化傳統的信心因而崩潰。現在我們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中,除了SARS、新冠肺炎等新興疾病的威脅,即使已有有效療法的傳統傳染病似乎也有死灰復燃之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