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新聞】NASA行星科學家飯碗難捧

 ■NASA行星科學部決定重新分配經費,並暫停接受一項重大研究計畫的申請案長達一年之久。

作者|Alexandra Witze
編譯|高英哲

web-radiosaturn_cassini_big copy
NASA's restructuring will affect researchers studying data from missions like Cassini's survey of Saturn.
RSS, JPL, ESA, NASA

史考特.古澤維奇(Scott Guzewich)在美國空軍擔任氣象預報員長達六年後,才轉換跑道成為他夢寐以求的行星科學家。他目前以博士後研究員的身分,服務於 NASA高達太空飛行中心,專研火星大氣。

然而古澤維奇的夢幻工作可能要變成一場惡夢了。NASA的行星科學部在12月3日宣布,將重新分配挹注各項研究與分析計畫的經費。這聽起來像是官僚作業的重新洗牌,卻挑動了美國行星科學家的敏感神經:他們覺得在這個經費日益緊縮的年代,自己即將成為被排除在外的一員。

尤其是有一項包含近半數行星科學研究提案在內的新研究計畫,2014年卻不給研究員提出新的補助金申請案;那些從補助金裡支薪的研究員,到時候就會落到無處請款的田地。「這下我得跳過2014年,到2015年才能送案。」古澤維奇說。「要是到時候還領不到錢,我想我就得去渥爾瑪打工了。」

幾乎全美的行星科學家,或多或少都是靠NASA總金額達12億美元的行星科學部補助金在做研究。許多老資格或比較有名望的研究員,可以從火星登陸車「好奇號」(Curiosity)或是土星探測太空船「卡西尼號」(Cassini),這類的個別任務中拿到錢;像是古澤維奇這樣的年輕科學家,就相當倚賴總金額約2億5000萬元的研究與分析預算過日子——這筆錢是給對行星任務傳回的資料,進行研究分析的科學家拿去用的。根據位於美國亞利桑納州土桑市的行星科學研究所,在2010年所進行的調查顯示,美國有將近半數的行星科學家,倚賴這項計畫提撥他們一半以上的薪水。

NASA的管理階層在一場虛擬的市政廳會議中,提出研究經費重新分配的計畫,令許多人感到相當錯愕。喬治亞理工學院行星科學家布蘭妮.施密特 (Britney Schmidt) 說:「人們擔心他們快要沒頭路了,這消息真是嚇死人。」

沒有人會否認研究分析計畫的經費需要做調整。把經費重新洗牌,可以清掉一大串尾大不掉的資金挹注計畫,重整為五大主題:新行星、太陽系相關作業、可居住行星、外星生物學、以及太陽系觀測。這些新領域中最為龐大,也可能成為最受歡迎的,是太陽系相關作業;然而在那場NASA舉辦的市政廳會議中,有人卻說直到2015年2月前,該領域都不會接受請款提案。這是壓垮許多靠著不斷申請補助金,勉強度日的研究者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他們手頭上有的資金,大多會在可以申請新的補助金之前就用光光了。

氣得跳腳的科學家,在會議網站以及推特上大肆宣泄他們的不滿。「人們對於不知道自己下個月的薪水要從哪來,要怎麼樣才能付貸款,感到十分憤怒。」施密特說。然而這股憤怒之情,其實是源自於NASA行星科學部更為根本,更加大條的資金問題。行星科學部在2012年拿到15億美元的政府預算,而歐巴馬政府今年跟國會請求的預算金額,整整少了將近3億美元。國會議員最後同意給的數字,還稍微提高了一點行星科學部的預算。

NASA行星科學部主任詹姆士.葛林(James Green)指出,這個部門有多頭馬車的情況。舉例來說,行星科學部每年都要給美國能源部5000萬美元,製造未來的太陽系相關任務所需使用的鈽。國會也喜歡插手設定行星科學部的工作優先順序,比方說由德州共和黨眾議員約翰.庫伯森(John Culberson)帶頭的一批議員,這幾年來就叫NASA要繼續推動登陸木衛二的任務。假扣押的大筆一揮,使行星科學的研究預算更形見絀。

這樣搞的結果,使得眾人更加爭相搶奪縮水的預算大餅。明年NASA將會有一次高階的審查作業,可能必須在「好奇號」跟「卡西尼號」之間做一個選擇。這兩個任務都很成功,但是每年得花上6000萬美元左右,葛林表示行星科學部實在是無法長期負擔這樣的支出。

葛林捧出將在2015年抵達冥王星的「新地平線號」探測器(New Horizons),以及預定在2020年發射升空的火星登陸車計畫,希望這些未來的任務能夠安撫行星科學家們的憂懼。「NASA在考量現實財務困難的同時,仍會持續堅定投入行星探索的研究分析活動,在這個領域不打折扣地引領世界目光。」

不過行星科學研究所所長馬克.席克斯(Mark Sykes)可不吃這套官腔。「研究計畫重整是件大事,這樣處理下來的結果,是許多科學家不得不開始考慮另謀出路。」他說。「這件事他們可沒有好好深思熟慮過。」

對於像古澤維奇這種職業生涯才剛起步的研究員來說,可能已經太遲了。他說:「我一直想要當個行星科學家,我也想繼續幹下去。」、「實在是時運不濟啊⋯⋯但我也沒有別的時候可以進這行了。」

--

 研究出處:NASA funding shuffle alarms planetary scientists

譯者:高英哲 科教中心特約寫手,從事科普文章編譯。
責任編輯:Kerina Huang

2,854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