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課程】用十個禮拜拯救世界

400px-PeterZG-small
奇點創辦人之一Peter Diamandis,在無重力室。

■ 由一些成功企業人創設的奇點大學,開設每人要價兩萬五千美元的終極豪華夏令營,希望充分發揮科技的力量,激發學員產生充滿未來前瞻性的概念,他們以拯救世界為目標,希望孕育出新一代的世界領袖。他們會成功嗎?

  在一間到處都是樂高機器人之類高科技玩具的房間裡,雷射掃過路易絲 (Alison Lewis) 的臉,將她的特徵掃瞄到筆記型電腦裡。她的影像出現在螢幕上,稍事修改之後,就可以用房間角落跟迷你小冰箱大小差不多的機器,列印出3D影像。

  現場的許多學生都為之驚豔不已,更重要的是,這讓學生開始思考明日科技的可能性,他們如何能運用這些可能性,來改善未來生活。去年受到這類展示啟發的學生,想出了在開發中國家以低廉成本,印製出住宅的點子。有個學生甚至放棄他的博士學位,搬到美國加州舊金山灣區,協助推動這項計畫。

  位於美國加州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 校友簡稱為 SU ),其實不是一所大學。奇點大學既不頒發學位,也不授與學分,而是一套為期十週,包山包海的暑假學校密集課程,提供給學界與商界表現卓越,有研究所程度的學生。今年就有麻省理工學院史上最年輕的研究生,以及幾位千萬富翁參加。奇點大學的使命,是教育、啟發未來的領袖,利用新奇科技,解決貧窮、健康疾病與資源耗竭等全球最嚴重的問題。八月在奇點大學待上個幾天,你會覺得這裡就像是個結合技客探險營,以及商業交流雞尾酒會的智庫。

  要體驗這樣的學習過程可不便宜。奇點大學的學生上課十週的學費與食宿費,要兩萬五千美元,這是大多數美國大學上課一整年甚至兩年的費用。然而這裡的學生卻會彼此激發點子、建立關係、談定協議,這些都是一輩子的事,或許還能拯救世界,不然最起碼也能讓他們賺點小錢。

  這項計畫的創始人之一是迪亞曼迪斯 (Peter Diamandis) ,他最負盛名的腦力激盪成果「X大獎基金會」,頒發幾千萬美元的獎金,給第一個發射載人的私人太空旅行的壯舉。迪亞曼迪斯受到未來主義者庫茲威爾 (Raymond Kurzweil) ,在二○○五年出版的《奇點已近》 (The Singularity is Near) 一書所啟發,那本書描述「加速的科技發展」如何以呈指數成長的速度,增進讓人類活得更久和更好的能力。庫茲威爾認為在電腦會比現今所有的人類智慧,還要強大幾十億倍,正是一個邁向「奇點」的時刻,會觸發一場人類能力的巨大轉變,到二○四五年左右,會讓整個宇宙「覺醒」。

  這樣的預測讓大多數的科學家感到渾身不舒服,甚至大多數奇點大學的學生,也馬上宣稱他們才不是庫茲威爾那種「奇點主義者」。而科技加速發展的觀點,讓迪亞曼迪斯備受衝擊,而他認為這是審視世界的正確之途,也據此形塑他理想中的學校。迪亞曼迪斯之前在法國史特拉斯堡,創立了另一個超級夏令營「國際太空大學」,想要訓練出世界各地太空機構的未來領袖。奇點大學也是同樣衝勁十足,不過涵蓋的領域更為廣泛。

10cir_to_save_the_world_02
毀譽參半的國際太空大學

  包括迪亞曼迪斯與庫茲威爾在內的一群人,在二○○八年聚會探討這個想法,並且馬上就決定聘用 Yahoo 前任的「點子工廠」負責人伊斯邁爾 (Salim Ismail) 擔任執行長。二○○九年夏天,他們首度開班,招收了四十名學生。

  他們一手打造的課程,著實讓一般學界目瞪口呆。迪亞曼迪斯表示,過去兩百年的教育體系,真的是在一個小小的科目上頭鑽牛角尖,所以他們試著把事情翻轉過來,不在單一科目上鑽研深入,而是讓學生視野為之大開大闊。學生並不研習他們所長的過去歷史,而是想像整個世界的未來面貌。

  奇點大學的課程造成一些影響,除了它獨特的管理課程方式,以及略帶煽動性的名稱以外,有力人士的支持也有關係,比方說 Google 就贊助了一百萬美元,協助奇點大學開設課程。 Google 搜尋引擎軟體設計者之一佩吉 (Larry Page) ,在奇點大學去年開學時表示,如果他還是學生,他就想去上課。華盛頓方面也注意到了這個課程,伊斯邁爾在八月時代表奇點大學,在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主持的美國國際發展署國宴上演講。

  學術界對奇點大學的印象,就比較毀譽參半。美國密西根大學風險科學研究中心主任,並未參與奇點大學事務的邁納德 (Andrew Maynard) ,就說他聽到一些參與課程的人說,這課程好幾次差點搞出偽科學,這讓他對此態度有所保留。不過他同時也表示,人們或許也需要突破學術界一般的保守主義,才能解決世界上最急迫的問題。他說或許我們就是需要這樣的機會,讓科學家與工程師的想像力稍微放開一點點。

開出願景

  奇點大學的上課模式很簡單。先上課五個星期,並舉辦校外教學,讓學生接觸到奈米科技、生化科技等十個領域的尖端發展。今年的校外教學就包括參訪位於美國加州門羅公園的機器人研究實驗室「柳樹車庫」(Willow Garage),以及位於帕洛奧托的電動車公司「特斯拉」(Tesla)。學生有機會測試達文西機器人外科手術系統,這是一套可讓醫師利用機械手臂,進行精確外科手術的裝置;還能夠坐上位於 NASA 艾姆斯研究中心,全世界最頂尖的飛行模擬器,奇點大學跟研究中心位是在同一個園區裡。

10cir_to_save_the_world_01
奇點大學入口處一景。

  然後在課程後面的五個星期,學生分組探討五大領域:水、食物、能源、太空、以及「升級再造」(把垃圾轉變成有用的東西)。他們的任務是「支配指數成長的科技力量」,並想出一個可以在十年內改善十億人生活的商業或非營利計畫。

  到課程的第七週,就會看到學生熬夜苦思,一邊消化所學,一邊研擬計畫。好幾十人聚集在大學主要的聚會場所,那裡貼滿了寫著學生們預測未來樣貌的便利貼。其中一張便利貼寫著:「三五年內,連鎖複印公司 Kinko's 就會提供 3D 列印服務。」迪亞曼迪斯雙手互相摩擦,點了杯咖啡喝了提神,不過他看起來精力充沛,似乎並不是真的需要這杯咖啡。

  來自衣索匹亞跟羅馬尼亞等地的學生,在一個房間裡合力解決能源民主化的問題;在另一個房間裡,一位智利籍的學生則在想方設法,要解決貧民窟的飲用水問題。討論談到分配資訊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時,迪亞曼迪斯開口了,「如果你們有誰想要跟創立 Google Earth 那種平台的人聊聊,我可以幫你們搭上線。」學生們只是點點頭示意,他們現在已經很習慣有這種非凡的門路了。

「我們基本上是在創造出能夠培育出未來領袖人物的原生環境。」

---伊斯邁爾

  學生的國籍之廣,也令人印象深刻。今年夏令營有來自八十五國,一千六百多人報名,然後依據他們的學術能力、企業與領導實績、以及投入解決人類偉大挑戰的程度,來進行評審。迪亞曼迪斯與伊斯邁爾會做出最後篩選,他們的目標是選出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的女性,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來自開發中國家的人,並且在專長與地域上都有廣泛涵蓋,最後選出來自三十五國的七十八個學生。

  其中一位學生名叫達倫波 (David Dalrymple) ,才十九歲,五年前開始研讀研究所課程,是麻省理工學院史上最年輕的研究生。他的博士研究題目,是要發明一種更適合人工智慧使用的程式語言。達倫波說奇點大學符合教育的第一法則;人比課程更有意思。文章開頭接受臉部掃瞄的路易絲是一名設計師,她在二○○八年的著作《轉接工藝》 (Switch Craft) ,結合了電子學與縫紉,讓科技能夠更加親近人。二十二歲的倫敦人賈佛 (Zain Jaffer) ,已經創設了一長串的創業公司。比林奇斯 (Santiago Bilinkis) 以三十五歲的歷練,創立了「辦公室網路」(Officenet),阿根廷版的美國辦公用品連鎖供應商「史泰博」(Staples),然後把公司賣給史泰博,賺了幾百萬美元。他說他年輕時想要大發財,並且當個瘋狂科學家,現在他是來圓夢的。

  如果就是這樣而已,那麼這一切也就只能弄出個還不錯的晚餐派對而已。但是奇點大學的規劃者想要搞出來的花樣更多:他們想要培育出明日的總統、諾貝爾獎得主、以及高階總裁。伊斯邁爾說,他們基本上是在創造出能夠培育出未來領袖人物的原生環境。

?

?

  這些學生中很多人無法負擔兩萬五千美元的學費,他們有過半數的人,獲得奇點大學或其他贊助者的全額或部分獎學金。大富翁們當然是自費。伊斯邁爾表示,總計來說,非營利的奇點大學每年從學生與贊助款項中,能夠得到一百一十萬美元,但是向 NASA 租用設施的費用,加上九名全職職員的薪水,以及每年更新課程的負擔,要花掉大約兩百五十萬美元。奇點大學透過其他執行計畫貼補虧損,四十五位學員各付一萬五千美元或六千五百美元,在秋季參與為期九天或四天的課程。

科技烏托邦

  今年的學生在整個夏天,聆聽了一百六十位講師授課,其中包括個人遺傳公司「二十三與我」的創始人之一雅薇 (Linda Avey) ,「賽格威」個人運輸載具及大腦控制義肢的發明者卡門 (Dean Kamen) ,以及奈米科技與量子運算大師默克 (Ralph Merkle) 。資訊科技領域的講師陣容似乎最為星光閃閃,有網際網路之父賽夫 (Vint Cerf) ,以及昇陽電腦前任首席研究員蓋奇 (John Gage) 。

  經過十週的課程洗禮,學生只能對各個議題得到一個大略的概貌,不過他們也能得到一個開口才有,跟知悉最火紅科技內情的人面對面詳談的機會。研讀電機的南韓學生柳湯尼(譯音)表示,許多人都身懷意念,來此面晤世界上能夠回答他們問題的那個人。在聯合國外太空事務辦公室工作過的柳湯尼,並不算是毫無門路的那種人,但他說他以前並不是內圈人士,現在就不一樣了。

  迪亞曼迪斯兩度告訴學生說,我們可以假定能源有朝一日無所不在,形同免費。幾乎所有的職員與學生,都感染了相同的科技樂觀主義與熱情;這種態度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驅策創新想法,但也可能造就更深刻的複雜性與挑戰。來自澳洲雪梨的生技學生,想要成為企業家,並且在二○○九年組織一場破紀錄砸派大賽的索普 (Sam Thorp) 表示,這裡有人這輩子從沒失敗過,現在卻碰上人類的大麻煩,有些人心底裡瞭解到,並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用科技的方法簡單解決。

「有些人暗地裡瞭解到,並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用科技的方法簡單解決。」

---索普

10cir_to_save_the_world
「看看這個我們馬上就能搞出來的酷玩意!」批評者認為奇點流於科技烏托邦主義

  奇點大學的科技烏托邦品味,有些人覺得不對味。位於美國的非營利組織「道德與新興科技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現居舊金山附近,並未參與奇點大學事務的卡奇歐 (Jamais Cascio) ,就批評這個計畫充斥著「看看這個我們馬上就能搞出來的酷玩意!」,卻沒有多少補償性的存疑或防範。他說更糟的是,非科技性的討論似乎未能深入社會議題的核心,比方說經濟學課程似乎只探討財金,而政策課程只討論如何避免科技發展受到阻礙。

付諸行動

  要評估奇點大學的課程設計是否均衡,其中一種方法是看看它的課程計畫。去年有個課程成果叫做「四處閒晃」,這是用奇點大學賺的種子基金開設的一個公司,是讓加州山景區(很快也會推廣到一處當地大學校園內)的汽車車主,在他們不用車的時候,將汽車租借給他人使用。這個想法很好,但是似乎不會成為奇點大學亮眼的學校宗旨所承諾的那種典範移轉概念。

  不過伊斯邁爾說這樣想就整個搞錯了,這些學生真正提出的計畫,是要建立起一個車輛零排放,而且沒有私有車主的未來願景;要達成這個目標,最困難的部分是讓擁有汽車的文化模式,轉變為使用車輛的文化,「四處閒晃」公司就是開啟這種轉變的手段。就如同迪亞曼迪斯不斷告訴學生的一樣;願景激勵人心,但是你們得跨出第一步,才會有人相信。

  同樣地, 3D 列印看似不過是個新奇的玩具而已。學生賈各比 (Derek Jacoby) 把他自製的「製造機器人」印表機帶來奇點大學,這台印表機可以印出哨子或印表機本身替代料件等的小玩意。但是這裡的學生接受的訓練,讓他們的腦袋得以繞著指數成長的科技發展打轉。就像庫茲威爾所言,二十一世紀這一百年的科技進展速度,不會是以公元兩千年的速度,而是令人心驚膽戰的一跳兩萬年。奇點大學的學生認為, 3D 列印技術會從根本改變全球經濟,讓中國輸出絕跡,將金錢與權力從製造者轉移到設計者手上。

  去年的奇點大學畢業生費德勒 (Devin Fidler) ,放棄他在布達佩斯的博士學位,投身他跟他的研究團隊稱為「阿卡薩」的計畫,這項計畫要使用混凝土擠壓成形技術,印製出開發中國家的房子。伊斯邁爾八月時在華盛頓發表演說,談到這支研究團隊想要在未來,用一天半的時間,只需耗費四千美元,就能做出一間使用約三十盞燈電力的簡單房子。費德勒目前正試著為其科學合作伙伴,爭取更多必要的研發經費。

  今年的一連串計畫,包括開設只販售預先種植食物的商店與餐廳,藉此鼓勵研發採用全新水耕技術,毋須土壤,並種植基因改造食物的都市農藝商業計畫(agropolisfarm.com)。另一隻團隊則提議在低地軌道上安裝一層便宜的奈米衛星,它們聯合在一起可執行幾乎所有的太空服務。由來自白俄羅斯的奇點大學學生,理論物理學家柴利亞柯維奇 (Dmitriy Tseliakhovich) 提出的另一項計畫,打算研發既便宜又對環境無害,由地面微波雷射驅動的火箭發射器。並非所有的計畫最後都是新奇有趣或實際可行的,不過有些點子已經開始受到關注。許多學生已經與奇點大學邀請前來參與計畫點子最後發表會的「天使投資者」或創投家會面。

  無論這些學生是否有為他們的點子爭取到資金,他們對於自己能為「拯救世界」盡一份心力,都感到受到鼓舞。伊斯邁爾說,對學生進行普查後發現,有百分之六十的學生想要馬上著手推動計畫,還有約半數的學生喜愛他們在此發掘的人脈,想留在舊金山灣區。去年的畢業生裡,將近半數一直沒有離開加州。

  奇點大學的成果,要過好幾年才能夠知道,而這裡的學生會繼續推動更為恢弘的事業。他們對自己即將放手一搏之事的期望,或許會轉化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賈佛就說他們一直被告知他們的任務就是改變世界,這是他們的責任,而現在他離開這裡的時候,心裡想的是:媽的,我真的得做點什麼大事才行。

?

延伸閱讀:Singularity University奇點大學網站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六期】2010.10.01??????????????????????????????????????????????????? CASE網誌好讀版 by MissZoe

人瀏覽過

4 thoughts on “【另類課程】用十個禮拜拯救世界

  • 2010 年 10 月 04 日 at 17:08:40
    Permalink

    聽說「天使基金」就是有去無回的意思。這篇報導感覺還滿奇妙的....

    Reply
  • 2010 年 10 月 04 日 at 18:17:28
    Permalink

    提供遠見(vision)與視野(scope)的確是教育的方式與方法,也是教育中十分重要的一環。上述的投資,基本上是極端的菁英教育(elite education)。
    投資型的菁英教育本質上的確是賭博性質。台灣教育的問題是普通教育和菁英教育模稜兩可,上不上下不下,結果菁英素質和國民素質都有落差。不過在國際上以上駟對中駟,中駟對下駟,我們還是常常自我感覺良好的。

    Reply
  • 2011 年 02 月 14 日 at 05:41:29
    Permalink

    人类世界的变化的发动机 就是人类大脑 完善学习功能的AI被制造出来 确实会改变整个未来
    但是所谓的21世纪 科技发展几万年一般的前进 其实这个比喻不恰当 本来21世纪 就会这样 20世纪就是20世纪的那样 一切都可以以完美逻辑来进行的话 这个完美逻辑的21世纪 就是21世纪 就是这个 本来 一切都是这个 本来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