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史上的七月】1921年7月19日:亞婁(Rosalyn Sussman Yalow)的誕生

1921 年 7 月 19 日:亞婁(Rosalyn Sussman Yalow)的誕生

文|蕭如珀、楊信男(臺灣大學物理學系)(譯自 APS News,2021  年 7/8  月)

      醫學物理學家亞婁(Rosalyn Sussman Yalow)於 1977 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是出生在美國的女性獲此殊榮的第一位。亞婁和物理學家伯森(Solomon Berson)長達 22 年的科學合作,發展出放射免疫分析(RIA)技術。RIA 技術可以偵測血中少量的物質例如胰島素或酵素,開創了內分泌學中幾個有影響力的研究路徑。

亞婁(Rosalyn Sussman Yalow)|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亞婁 1921 7 19 日出生在美國紐約市布朗克斯(the Bronx, New York),家中有 2 個小孩,她是老么。母親克拉拉 4 歲時移民到紐約,父親賽門出生在紐約下東區(Lower East Side),父母皆未曾接受中學教育,但他們都期待 2 個小孩上大學。亞婁在她諾貝爾傳記中形容她自己是一位「固執、堅定的小孩」,喜愛閱讀,7 歲時愛上數學,8 歲時便立志要當科學家。亞婁就讀沃爾頓高中(Walton High School),那在當時是一所女校,高中時期的她對化學很感興趣。

      高中畢業後,亞婁就讀免學費的女子學院——亨特學院(Hunter College),家人希望她畢業後去當老師,但是她卻被物理所吸引,部分是由於 1930 年代後期核物理領域所帶來令人振奮的氛圍。瑪里‧居禮(Marie Curie)的小女兒伊芙‧居禮(Eve Curie)撰寫她母親的傳記是鼓舞亞婁的來源,亨特學院的教授鼓勵她追求物理專業,但亞婁擔心好的物理研究所不會聘用女性,也不會給予經濟補助。1940 9 月,她大四那年,有一位教授為她找到在哥倫比亞大學一位著名的生物化學家處當秘書,也可讓她上研究所的課程,但她必須兼做速記的工作。可是,1941 2 月,亞婁接到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物理助教獎學金,是她所申請的學校中聲望最好的一個。

      1941 9 月,亞婁到伊利諾大學報到,是工程學院 400 位教員中唯一的女性,根據當時的院長所說,也是自從1917 年來第一位女性。在她的諾貝爾傳記中,亞婁注意到因為二次大戰期間徵召大專年齡的男性入伍,才可能空出位置讓她可以進入研究所。她在研究所的第一年很辛苦:因為亨特學院所開的物理課程不多,所以她除了選三門研究所的課程,並當助教,教大一物理外,還旁聽兩門大學部的課程,沒有學分。亞婁除了光學實驗課得到A- 外,其餘所選的課程全部都是 A,所以物理系主任說:「那個 A- 證實女性做不好實驗」。

     在伊利諾大學上課的第一天,亞婁認識她未來的丈夫,當時也是物理系研究生的艾倫‧亞婁(Aaron Yalow)。他們於 1943 年結婚,因為反裙帶條款禁止夫妻在相同的大學任職,所以結婚有些延遲。1945 年 1 月,亞婁取得核物理博士學位,隻身搬回紐約,在聯邦電信實驗所當工程師,丈夫艾倫則晚了幾個月才去。1946 年,亞婁回到亨特學院教物理,學生當中還有從戰場回來的退伍軍人。在亨特學院期間,亞婁曾影響一位年輕的女學生德雷斯豪斯(Mildred Dresselhaus,美國奈米科學家,綽號「碳科學女王」,曾任美國物理學會會長),放棄當小學老師,去追求物理專業。

      雖然亞婁在亨特學院教書直到 1950 年,但她從 1947 年就開始到布朗克斯退伍軍人部立醫院(Bronx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Hospital)當顧問,參與探究放射性物質醫學用途的研究計畫。在那裏她認識了伯森(Solomon Berson),之後的 22 年他是亞婁主要的合作夥伴,直到他於 1972 4 11 日去世為止。

      亞婁和伯森第一個合作的研究是應用放射性同位素於血容量測定、甲狀腺疾病的診斷、以及碘新陳代謝的運動學。隨著研究的進展,他們發現可利用類似的技術來追蹤荷爾蒙,例如胰島素。RIAradioimmunoassay,放射免疫測定)最先於 1959 年用來研究糖尿病人的胰島素水平,也一直用來偵測其他的荷爾蒙、維生素、和酵素,以診斷一些和內分泌有關的疾病。亞婁和伯森持續合作,1968 年,伯森接受西奈山醫學院醫學系教授職。

      在這段期間,亞婁還扮演著妻子和母親的角色,養育 2 個小孩,維持猶太教規的家庭。亞婁對於家事方面有著傳統的觀念,她於 1978 年接受《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訪問時說,她認為家事是妻子的責任。她相信從事科學的女性不多,主要是因為女性缺乏興趣,而不是缺少機會。雖然這樣的看法讓那些特別要提升女性從事科學的機構遠離她,但她仍強烈相信女性有能力在科學方面有成就。她的諾貝爾演講包括一段對其他從事科學的女性喊話:「我們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否則沒人會相信我們的;我們的抱負要有相應的能力、勇氣和成功的決心,才能實現;我們也有責任為後人掃除障礙。」

      1972 年,伯森參加一個醫學會議時,因心臟病發作去世,留下亞婁獨自繼續他們的研究。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有許多人,包括亞婁自己,開始對於她會因 RIA 開創性的研究而獲得諾貝爾獎沒信心,尤其在伯森過世後,因為有些人錯誤地認為伯森是他們合作研究的主導者。然而,1977 年,亞婁獲得一半的諾貝爾獎金,另一半由吉耶曼(Roger Guillemin)和沙里(Andrew Schally)在其他領域的研究而獲得。

      2011 5 30 日,亞婁在紐約市布朗克斯過世,留下 2 名子女和 個孫子女。她的科學遺產隨著她對醫學的貢獻持續流傳著。2021 年,為了紀念她 100 歲,伊利諾大學設立亞婁講座教授(the Rosalyn S. Yalow Professorship),讚譽她是女性理工科(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方面的先驅。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