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五世紀末葉的雅典大瘟疫起因仍是歷史謎團

雅典與斯巴達爆發伯羅奔尼撒戰爭後隔年,雅典便開始出現了一場史稱雅典大瘟疫的疾病流行,導致近三分之一的雅典人口死亡,重創雅典社會,並間接左右了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結果。這場瘟疫的病源過去曾有多種細菌性和病毒性疾病的推測,但現階段受限於科學分析技術限制和古時的公衛情況複雜影響,雅典大瘟疫的確切原因可能永遠是個謎。

Creative Commons

編譯|江柏毅

公元前431年以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和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聯盟(Peloponnesian League)在歷經了長期的利益和意識形態對抗後,終於在希臘本土最南端的伯羅奔尼撒半島(Peloponnese)爆發了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戰爭初期,斯巴達靠著重裝步兵(Hoplite),以擅長的陸戰擊敗了雅典外圍的聯軍,但當斯巴達繼續挺進雅典與其盟邦所在的阿緹卡半島(Attica)之際,雅典人轉而利用優勢海軍攻擊伯羅奔尼薩半島,封鎖敵方海港,使戰爭初期雙方處於軍事僵持。受到斯巴達的入侵,阿緹卡半島的難民開始湧入雅典城,而此事件可能引發了後來的雅典大瘟疫(The Plague of Athens),並影響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結果(註一)。

根據歷史記載,雅典大瘟疫最初在公元前430年,也就是戰爭爆發隔年,於雅典城西南不遠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出現疫情,前所未見的疫情蔓延迅速,甚至連愛琴海北端的利姆諾斯島(Lemnos)都出現確診案例,僅影響相對輕微。在數週內,瘟疫便蔓延入雅典城中造成普遍死亡。當時雅典領袖伯里克里斯(Pericles)所採取的應對策略是將阿緹卡半島半島的染疫群眾收容進雅典城內,但此舉卻導致了城內的感染率大幅上升。

雅典大瘟疫的記述主要來自同時代的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在其著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中他認為這場瘟疫可能源自東非(今日的蘇丹),疫情則向北傳入埃及、利比亞,向東傳入波斯,最終來到希臘。在他的記述中提到:病患在染疫初期頭部會開始發熱、眼睛紅腫發炎、體內(如喉嚨、舌頭)開始出血、散發惡臭,同時伴隨噴嚏和聲音嘶啞、劇烈咳嗽;之後病患胃部開始不適,引發膽汁排出、乾嘔和劇烈痙攣。修昔底德也記錄了患者皮膚外觀,包括發紅、青紫、小膿皰和潰瘍;患者會發高燒,感覺體內正在燃燒、出現無法抑制的口渴症狀。病患為了紓緩病症會試圖脫去所有的衣服,將自己浸在水箱中;最終病患會出現失眠症狀。

這場瘟疫為雅典社會帶來重大影響,不僅傳統階級制度蕩然無存,道德規範也被拋諸腦後,因為群眾已傾向將每日當作生命中最後一日在過;當生命朝不保夕,人們變得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包括司法在內,因為死亡陰影比任何懸而未決的法庭案件都來的迫在眉睫。這場瘟疫也讓雅典人擔心是某些事情激怒了眾神,導致眾神釋放疾病作為懲罰。

當疫情日趨嚴重,雅典人開始將矛頭指向伯里克里斯,他的政敵指責他以戰事轉移疫情焦點。在數十年的擁戴後,雅典人轉而反對伯里克里斯,對他處以巨額罰款,而伯里克里斯也不再獲選參與政治策略擬定。根據歷史學家布魯塔克(Plutarch),伯里克里斯下野後家族也先後染病,其妹與長子很快死於瘟疫,而後次子同樣染疫身亡,伯里克里斯本人則在公元前429年秋天死亡。

這場瘟疫大大削弱了雅典,使其黃金時代告終。迄公元前425年瘟疫結束,雅典約有近三分之一,近75,000至100,000的人口死亡。歷史學家迄今沒有找到雅典大瘟疫的確切病源。由於修昔底德使用”瘟疫”一詞,使部分學者推測病源可能類似十四世紀黑死病的腺鼠疫(bubonic plague),但修昔底德的記述並沒有提及黑死病最惡名昭彰的症狀 – 淋巴結腫大、變黑、破裂。因此學者們也曾推測過其他病源,如斑疹傷寒、霍亂、流感、天花和麻疹。隨著研究手段愈加繁複,新結論也一一出現。

1994年考古學家在雅典發現了一座年代約介於公元前430至420年的亂葬崗,其中的150具遺骸顯然是在匆忙中草草掩埋。Manolis J. Papagrigorakis的研究團隊後續分析了其中三人的牙髓DNA,發現了一種與傷寒有93%相似度的病源體,說明疫情與傷寒有關。但仍有部分學者質疑此結論,因為傷寒在當時的雅典社會極為常見,而修昔底德所描述的瘟疫卻是古希臘從未見過的。

修昔底德記述的許多病症與伊波拉病毒相似,但科學家找尋病毒性疾病的證據,相對於找尋細菌性疾病,難度較高,因為為了識別病毒,遺傳學家必須研究比DNA更不穩定的RNA,且RNA隨著時間的推移較DNA更容易降解,因此如果雅典大瘟疫的病源確實為病毒,要找到公元前五世紀樣本的機會也不高。考量到已知疾病的特徵可能隨時間發生變化,或這場瘟疫是由不再存在的疾病所引起、以及難民湧入雅典城所產生的擁擠、食物飲水供給不足問題都會導致公衛危機,助長不只一種流行病的發生,因此雅典大瘟疫的確切原因可能會永遠是個謎。

 

註一:伯羅奔尼撒戰爭從公元前431年一直持續到前404年,期間雙方曾幾度停戰,最終斯巴達獲得勝利,結束了雅典在希臘世界的霸權與雅典的民主時代。

 

參考資料:2021 05. 21 CÉSAR SIERRA MARTÍN, The Plague of Athens killed tens of thousands, but its cause remains a mystery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