蛭類的醫療用途(一):傳統的活體外用法

撰文/賴亦德

自古以來,蛭類便因為吸食人畜血液、讓傷口流血不止的習性而惡名昭彰,即使並非所有蛭類都是以血液為食,多數人還是不自覺的將蛭類與貪婪吸血劃上等號。不過,正因為蛭類吸血造成的傷口會流血不止,蛭類在醫療上做為放血或治療血液循環相關病症的用途,在東西方醫學史中早已履見不鮮。蛭類的英文俗稱(Leech)乃是起源於古代盎格魯-撒克遜語言中的醫師(laece)一字,據此不難想像蛭類在西方醫學史上的重要性。由於蛭類在醫療用途上大致可分成活體外用或藥材內服兩大方式,因此以下將區分使用方式來討論蛭類在醫療上的用途。

●古文明的活體外用法

吸血蛭類的醫療應用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之久。西元前15世紀,蛭類療法的景象就出現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墳墓的壁畫中;西元前7世紀的古希臘史詩「伊利亞德」(Iliad)中,也提及古希臘醫師在特洛伊戰爭中用吸血蛭類來治療戰士的傷口。猶太教經典、文獻以及聖經中也曾概述以蛭類放血的醫療目的,但蛭類在醫療上最早的記錄,應為西元前兩世紀古希臘克羅豐地區的說教詩人尼坎德(Nicander of Colophon),在其醫藥相關詩作「毒與解毒劑」(Alexipharmaca)中所記錄的蛭類療法在當代希臘醫學的用途。

尼坎德畫像Nikander, Theriaca, 10th century, Constantinople(來自維基百科)

 

西元以後,埃及、印度、希臘以及阿拉伯古文明的醫師,不僅利用吸血蛭類為病人單純放血,也藉由蛭類吸血治療各種問題。當時的希臘學者亦認為邪靈導致疾病,故必須藉由放血將邪靈逐出體外。西元二世紀以降,羅馬醫師蓋倫(Galen)進一步闡揚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的體液失衡致病說,認為用蛭類來放血就能夠恢復體液平衡並移除體內的毒素,此一學說影響其後的西方及鄰近地區伊斯蘭醫學一千多年之久,蛭類因此屢屢用來放血治療各式疾病,從單純的發炎症狀、痔瘡、風濕痛、痛風、發燒、聽力喪失、頭痛、到心智失常都包括其中;西元十世紀的波斯醫師阿維真納(Avicenna)相信,蛭類放血比拔罐更可以直達更深層的靜脈血液,不但推薦使用蛭類放血來治療皮膚病,甚至認為蛭類放血療法可避免愛人陷入瘋狂。十二世紀時,伊斯蘭醫學文獻中記載手術後使用吸血蛭類的好處,並且開始依照外型和顏色區分醫用蛭類和非醫用蛭類。

●文藝復興時期的活體外用法

隨著文藝復興時期到來,蛭類放血的用途越加廣泛,從神經系統疾病如癲癇和腦中風、泌尿生殖疾病如腎炎、亞急性卵巢炎和性病、急性胃炎或喉炎、到眼科疾病都成了適應症之一。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最知名的外科醫師安布魯瓦茲·帕雷(Ambroise Paré),在著作中除了討論槍傷治療、截肢後的動脈結紮之外,還用了整整一章來說明蛭類放血療法的各種應用。由於當時普遍認為蛭類放血療法遠比其他器械放血更加無痛,再加上相較玻璃拔罐或放血針等放血器械,蛭類更適合用在痔瘡和陰道炎的脆弱敏感患處上,蛭類放血療法於是變得更受歡迎。無獨有偶的,在十六世紀後期的中國明代,名醫李時珍所編著的本草綱目當中,也有使用水蛭放血的方式來治療赤白丹腫和癰腫初起的症狀。

婦人以蛭類放血圖 Bossche, Guillaume van den, 1639(來自維基百科)

 

用來儲存吸血蛭類以備使用的各式水蛭罐(圖片來源:左:維基百科;中&右:Wellcome Image)

 

●盛極而衰的活體外用法

十七、十八世紀時期蛭類放血療法的盛行風氣,隨著拿破崙大軍的外科醫師佛郎施瓦·布魯塞(François-Joseph-Victor Broussais)的推廣,在十八世紀末攀上巔峰。在他的鼓吹之下,拿破崙從匈牙利進口了數以百萬的吸血蛭類用來治療戰場上的傷兵;同樣的,在戰場上使用蛭類放血進行醫療的風氣也於十九世紀初吹到了英國,英國軍醫尤其推薦反覆以蛭類放血來治療關節處的槍傷。除此之外,蛭類放血療法的適應症也拓展到心智失常、痛風、結核病、百日咳和歇斯底里症。由於當時全歐洲的蛭類放血療法所需的蛭類數量極大,僅1833年的法國醫界就進口了四千兩百萬隻吸血蛭類,當年的蛭類需求量甚至達到一億隻。過度採集之下,歐洲吸血蛭類在部份西歐地區變得日漸稀少甚至瀕臨絕種,且時至今日歐洲的醫用吸血蛭類依然被IUCN認定為近危,亦即不久的將來可能有瀕危或滅絕風險,更幾乎在所有原生分佈區域都受到法律保護。為了滿足對吸血蛭類的需求,義大利、匈牙利和波蘭開始出口大量吸血蛭類到西歐,法國政府也開始提供獎賞以鼓勵開發蛭類養殖的新方法。吸血蛭類的稀缺,也導致1823年就有禁令控管從德國漢諾威出口的蛭類數量,而俄羅斯也訂定採集吸血蛭類的季節,就某方面而言,這可能是史上第一個保育單一動物物種的政策,而且保育的對象居然不是雄壯亮眼的哺乳動物,而是不起眼又惹人厭的水蛭。

到了十九世紀末,由於現代醫學觀念興起與常規建立,以及各醫學領域的迅速進展,蛭類放血療法漸漸不再受到歡迎,僅在癲癇治療或預防上還算常見。單一間英國醫院的蛭類用量在1832年為十萬隻,五十年後大降到不及兩千隻,蛭類放血療法的盛況不再,由此可見一斑。

 

參考文獻:

A. M. Abdualkader, A. M. Ghawi, M. Alaama, M. Awang, and A. Merzouk. 2013. Leech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Indian J Pharm Sci 75: 127–137
K.S. Bharanija, K. Jalagandeswarar & V. Ashok. 2016. Hirudotherapy-A Cure in Vampire’s kiss: A Review. J. Pharm. Sci. & Res. 8: 822-827
J.Malcolm Elliott and Ulrich Kutschera. 2011. Medicinal leeches: historical use, ecology, genetics and conservation. Freshwater Reviews 4: 21-41
U. Kutschera. 2012. The Hirudo medicinalis species complex. Naturwissenschaften 99: 433–434
Sebastian Kvist, Gi-Sik Min & Mark E Siddall. 2013. Diversity and selective pressures of anticoagulants in three medicinal leeches (Hirudinida: Hirudinidae, Macrobdellidae). Ecology and Evolution 3: 918–933
Porshinsky BS, Saha S, Grossman MD, Beery II PR, Stawicki SPA. 2011. Clinical uses of the medicinal leech: A practical review. Journal of Postgraduate Medicine 57: 65-71
Sawyer, R.T. 1986. Leech Biology and Behaviou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USA
I.S. Whitaker, J. Rao, D. Izadi, P.E. Butler. 2004. Historical Article: Hirudo medicinalis: ancient origins of, and trends in the use of medicinal leeches throughout history. British Journal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 42: 133—137

 

--
本系列其他文章:
蛭類的醫療用途(一):傳統的活體外用法
蛭類的醫療用途(二):現代的活體外用法
蛭類的醫療用途(三):水蛭內服藥材的歷史
蛭類的醫療用途(四):蛭類抗凝血的主要成份探究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