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大學教授】從英國文學到認知神經科學|內華達州立大學心理學與諮商系Corey Fernandez助理教授(上)

分享至

職涯探索與自我定位

採訪、撰文|王紹芳 博士

審訂|Corey Fernandez 助理教授

因緣際會的結緣

Dr. Corey Fernandez 目前任職於內華達州立大學 (Nevada State University) 擔任助理教授,是位認知神經科學家,研究專注於人類學習和記憶的心理機制。她的研究是在探索人類如何透過新的經驗更新記憶,並從這些記憶積累對世界的認知。然而,她的學術旅程起始點並不是從科學領域,而是從英國文學。高中時,她對文學充滿熱情,人文科目也是她的強項,因此,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後,她選擇主修英文。原本她計劃只主修這個領域,殊不知,她因為必修的社會科學通識課程選修了普通心理學,從此她的興趣開始轉變。受到心理學主題的吸引,她進一步修讀更多不同的心理學課程,還上了許多進階的研究所課程,並閱讀相關的書籍,甚至加入了心理學實驗室,最終完成英文和心理學的雙主修。

 

讀博士?找工作?不用急著下決定

像多數新鮮人一樣,大學快畢業時,Corey對未來也很徬徨。雖然她大概知道自己想要攻讀博士學位,從事與學術相關的職業,但她不確定從何開始著手,也不確定如何將興趣轉化為具體的職業。當時,她甚至不知道博士學位是什麼!這些不確定性促使她聯絡了大學期間認識的人,尋求建議,從中瞭解到她應該花時間探索不同的可能性,累積一些工作經驗。更重要的是,她瞭解自己不需要急於申請博士學位,或草率做出任何職涯決定(美國博士學位並不需要先讀碩士)。現在回想起來,她覺得先有工作經驗有許多好處:除了獲得額外的經驗,增強她的博士申請條件和履歷,還幫助她後來的研究生涯。儘管當時感覺自己好像落後,不像許多人一樣已經開始職涯的下一個階段,但現在她卻覺得這些經驗非常珍貴,也無可取代。因此她鼓勵學生,如果對職業方向感到不確定,大可放心花時間探索各種選擇,盡可能取得足夠的相關經驗,不用急著立下長期承諾。

因為決定畢業後先工作,Corey開始尋找各種研究工作機會。她想利用工作經驗釐清自己在認知神經科學領域中,想要深入研究的主題。最後,她加入了Mount Sinai醫學院的阿茲海默研究中心,擔任助理研究員。一開始,Corey研究的對象為參與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退伍軍人,探討他們因腦震盪所造成的認知損傷;後來,她的研究重點轉向阿茲海默症。

在Mount Sinai,Corey雖然只有大學畢業,但大家對她一視同仁,因此她幸運地接觸到一般研究助理職責之外的研究經驗和培訓,使她成為了可以獨立執行研究的科學家,並參與不同管道的學術發表,分享研究結果。在醫學中心的工作經驗為她往後的職涯道路鋪路,提供了日後成為學者所需的成長契機和發展機會。工作兩年後,因為想要繼續留在紐約,她申請了四個都在紐約的博士學位。儘管收到了三封錄取通知,但她發現這些學程並不完全符合她的研究興趣,因此陷入了危機。她在醫學中心累積了許多研究經驗,但那裡的醫生皆沒有學術博士學位的經歷,所以她一直沒有接觸到,也沒有想過要如何申請博士學位和選擇研究實驗室。

 

陷入迷途?也許導引就在你身邊

在遇到如此困境時,她到處尋求建議:大學時期認識的教授和在工作過程中結識的人,都成為好的諮詢對象。從他們的建議中,Corey瞭解到,如果現有的選擇不合適,她不必急著攻讀學位,反而應擴大尋找自己真正想要合作的實驗室,與一些自己感興趣但完全不認識的教授聯繫,向他們尋求建議。Corey承認,這個過程並不容易,她當時其實很害怕聯絡那些素未謀面的教授,討論自己的情況。然而,她很高興接受了這個挑戰,因為許多教授回覆了她的郵件,同意她應該加入一個真正感興趣的實驗室進行博士研究,而非只是因為被錄取,就加入不太適合的實驗室。她聯絡的許多教授中,其中一位是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UC Irvine) 的Dr. Mike Yassa。Dr. Yassa邀請Corey到他的記憶實驗室擔任研究助理,讓她可以接觸大腦影像的實驗(fMRI功能性核磁共振),這剛好是Corey非常有興趣的研究領域與技術。她接受了這個工作機會,搬到了加州,與Dr. Yassa合作了一年才再申請博士。這次,她很明確知道自己的職業目標和研究興趣,也申請了更多適合自己的學校和實驗室,最終決定加入了斯坦福大學 (Stanford University) 的神經科學博士學程。

 

繞路不是浪費時間,而是從新的角度看世界

回顧來時路,Corey強調,在面對未來決定的不確定性時,耐心嘗試,探索不同機會非常重要。她建議學生與教授、實驗室的研究生、自己的同學等不同職涯階段的人交流,學習他們的觀點和經驗。從自己諮詢許多人的過程中,她體會到職涯的決定要盡量與自己真正的興趣相一致,並花時間仔細考慮各種選擇。她鼓勵學生相信自己的直覺,追求與自己有共鳴的目標,不要害怕改變原本的職涯計畫。花時間自我發現和探索並不是浪費;長遠來看,這些過程會豐富你的人生經歷、加強你的履歷,幫助整體的職業發展。

此外,Corey還意識到,她最初主修英文是因為這是她擅長的科目。然而,她真正感興趣並感到好奇的是心理學和神經科學。好奇心激勵自己不斷學習,對認知神經科學持續保持興趣。如果想要選擇一個長期的職涯領域,Corey建議可以先思考自己對什麼領域感到好奇和興趣。

最後Corey也提到,儘管後來自己的職業是科學而非文學,但她仍然非常珍惜、感謝大學時的英國文學訓練。她的英國文學背景提供了科學研究中所必須的批判性閱讀能力、理解和溝通力。科學家的工作需要大量閱讀、理解科學文獻,因此這些技能在科學研究中非常重要。此外,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寫作能力在科學研究中過程非常關鍵:事實上,許多研究人員花在寫作上的時間可能比實際做實驗的時間還要多!

 


本篇文章開放提問留言,歡迎有興趣的朋朋留下你的問題。備註:科教中心CASE報科學保有審閱問題的權力。
(Visited 222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至
view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