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爾2.00—— 孟德爾的科學人生(個人履歷)

在我辭世十幾年後,科學界終於看出我研究的重要性,並將這個方向的研究定名為遺傳學。我想即使到了後基因組的時代,以我這樣勤勉好學、實事求是的堅毅精神和數學天份,依舊可以勝任相關的研究工作。這份兩百年後的履歷,投遞給未來的遺傳學界⋯⋯

撰文|王惟芬

履歷設計|孫正涵

01

 

 


關於教育背景:

  • 馬基塔(Thomas Makitta)和薛伯( Schreiber)這兩位老師,讓我在兒時就接觸到科學知識會讓人擺脫迷信的想法。)
  • 由於缺乏朋友和介紹人,再加上捷克與不流利,在奧洛摩茲找不到家教工作,在焦慮、哀傷和無助的情況下,鬱抑成疾,只能返家蝸居休養一年。
  • 在奧洛摩茲捷克語區的進修學院第一學期的期末考結束後,儘管數學和拉丁哲學以高分通過,心理疾病又再度發作。

 


 

關於語言能力

沒錯,我不會英文,但在我那個年代,我的母語和拉丁文才是科學領域的必修語言,就連英國最有名的自然史學者達爾文也會讀德文。英文其實要到二十世紀,尤其是一戰結束後,隨著美國勢力崛起,才成為科學界的主要語言。

 


 

02

 

03

 

04

 

延伸閱讀與參考資料

  1. Heritage from Mendel ,P336)

(由孟德爾2.00 持續更新中⋯⋯)

 

更多孟德爾兩百週年誕辰(Mendel 2.00)相關文章:

策展人的話

孟德爾的鍛鍊之路

貧寒農家子弟約翰・孟德爾的少年時期

踏入研究之途的修士葛利格・孟德爾

孟德爾的視界

提供孟德爾種種背景知識的第一個巨人

幫助孟德爾量化生物學的第二個巨人

世界的孟德爾

孟德爾兩百冥誕的虛擬記者會

孟德爾的重生與再現

 

 


 

王惟芬

文字工作者。臺大動物系、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科技醫療史碩士。日前在巴黎半工半讀,一邊於索邦法式文明課程修習法文,一邊翻譯寫作,在羅浮宮藝術學院旁聽藝術史。曾經謀生處:中研院動物所與生物多樣性中心、葉子咖啡店、總統府、臺大海洋所與臺大醫學院。文字作品以科普、科學史、藝術史、環境科學、遊記及傳記文學等翻譯和撰稿為主。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