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中西技術交流證據:新疆洋海古墓所發現的皮製鱗甲

圖片出處:Wikimedia

 

瑞士蘇黎世大學研究團隊近日於《第四紀國際》期刊發表了一件2013年於新疆吐魯番洋海古墓出土,一位年約30多歲死者所有的裙狀牛皮製鱗甲,為全球目前考古發現具有清晰年代(公元前一千紀上半葉)及來源的第二件。該鱗甲可能為古代中西技術交流的證據,且可能源自於新亞述帝國或其鄰邦。鱗甲的使用可能經絲路傳入中國,出現於春秋戰國時代至漢代,並於漢代後逐漸流行。

編譯|江柏毅

洋海古墓群位於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鄯善縣洋海夏村,吐魯番盆地火焰山南麓的荒漠戈壁地帶,分為東、西墓群,東墓群可劃分相鄰的I(西區)、II(中區)、III區(南區),主要分布於相對獨立並毗鄰的三塊略高出周圍地面的臺地上,墓葬類型以二層台豎穴土坑墓為主(註一),墓口有蓬蓋遮蔽,年代約介於公元前1200至公元後200年;西墓群則以斜坑墓為主,年代介於中國的晉到唐代。

洋海古墓群粗估墓葬總數達數千座,過去曾多次被盜掘,2003年後始經搶救性發掘而獲得保護,目前仍持續研究中。洋海古墓群大量出土各類包含銅、木、金、石、骨及海貝、皮製品、毛織物等生活用具,以及迄今世界上保存最古老的大麻標本(約距今2500年)、中國境內最早的有襠褲(約距今3200至3000年)。

瑞士蘇黎世大學亞洲與東方研究所研究員Patrick Wertmann近日於《第四紀國際》期刊(Quaternary International)發表了一件2013年於洋海古墓出土,屬於一位年約30多歲死者的裙狀皮製鱗甲。從與這件鱗甲共出的兩件木、角製馬挽具陪葬品推測,墓主人是一位騎士。這件鱗甲以皮革帶串連5444塊較小和140塊較大橫向排列的鱗形牛生皮革製作而成,可保護前胸、後背、身體左側,並可在無需他人協助的情況下自行快速穿戴,是一款質輕(重約4至5公斤)、經濟、高效且能適用於各種身材的調整式鱗甲。

過去全球考古發現年代較為清晰的皮製鱗甲僅有兩件,其中一件來自公元前十四世紀埃及的圖坦卡門王墓室,另一件則為公元前八到三世紀,由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的皮製鱗甲,但其來源不詳。德國考古研究所歐亞部主任Mayke Wagner表示,洋海所發現的鱗甲是一種人類早期的仿生製品,能夠增強了人類皮膚抵禦打擊、刺傷和射擊的能力。

研究人員表示,洋海鱗甲與公元前5世紀波斯士兵所穿的鱗甲類似,但對洋海鱗甲上嵌入的一根植物錐刺進行放射性碳十四定年後,發現這根錐刺的年代介於公元前786年至534年間,比波斯鱗甲更早。由於洋海墓群以東東亞大陸早期的盔甲多為塗漆編綴式皮革甲(且主要用於車戰)(註二),且鱗甲出現的時間相對較晚(註三),因此研究人員推測洋海鱗甲並非源自東亞。

鱗甲的製作可追溯至公元前1500年的西亞,專為戰車上的武士防禦所設計,技術後北傳、東傳至波斯與斯基泰人(Scythians),最終為希臘人所知(註四)。儘管證據有限,根據大英博物館館藏石雕推測,洋海鱗甲可能源自於公元前911年至公元前609年的新亞述帝國(Neo-Assyrian Empire),或是新亞述帝國的鄰邦。也由於洋海鱗甲的出土地點吐魯番發窪地介於西亞與東亞之間,因此洋海鱗甲可能是公元前一千紀上半葉中西交流的證據之一。洋海鱗甲的主人很可能是一位曾服役於新亞述帝國的戰士,又或者這件鱗甲其實是來自於一位被擄獲的西亞戰士。

 

【註釋】

註一:二層台為中國考古學術語,指的是在墓穴底部放置葬具後,墓壁充填熟土所形成高於墓底的較規整台子,或是直接在墓室中央下挖一個較規整矩形墓坑而形成的邊壁台子。

註二:根據考古發掘所獲的中國古代甲冑實物推測,商代、西周乃至春秋戰國時代所使用的甲冑主要是皮甲,迄今為止在考古發掘中獲得年代最早的皮甲實物,是在河南安陽侯家庄1004號墓的南墓道中發現的皮甲殘跡。這些皮甲僅剩下皮革腐爛後遺留在土上的紋理,有黑、紅、白、黃四色的圖案花紋。發現的兩處殘跡,最大徑都在40公分左右,看來還是一種整片的皮甲。周代之後的皮甲則為先裁製成甲片,然後以固定及活動編綴方式製成整領的合甲(雙層皮)。製造甲冑的皮革一般是牛皮或犀牛皮,皮甲外層塗漆。戰國時代晚期始出現鐵甲,稱之為鎧。

註三:中國的鱗甲相傳由波斯傳入,是中國使用時間最長、最普遍的鎧甲,多以鐵片製成,以防護弓箭射擊等貫穿傷害為主,出現於春秋戰國至漢代,興於唐朝,盛於宋明。

註四:希羅多德曾描述波斯軍隊的裝備:「他們頭上戴著稱為阿拉斯的軟氈帽,身上穿著五顏六色的帶袖內衣,上面有像魚鱗般的鐵鱗,腿上穿著褲子。」對希臘人而言,波斯鱗甲總是具有異國情調的。希臘人更偏好凸顯誇張胸肌、堅實肌肉紋路的笨重青銅製盔甲。

 

參考資料:
2021 12 09.  Archaeologists Find 2,700-Year-Old Assyrian-Style Leather Armor in China. Sci-News.
2022 01 11. Laura Geggel. Rare 'bionic' armor discovered in 2,500-year-old China burial. Live Science.
2011    新疆吐鲁番学研究院、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鄯善洋海墓地發掘報告〉,《考古學報》2011年01期,頁99-150。
2019    吐魯番市文物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吐魯番學研究院,吐魯番博物館(編),《新疆洋海墓地》。北京:文物出版社。
2017    楊泓、李力,《圖解中國古代兵器》。台北:風格司藝術創作坊。
1980    楊泓,〈中國古代的甲冑〉,《中國古兵器論叢》,頁1-78。北京:文物出版社。
2001    楊泓,〈中國古代甲冑續論〉,《故宮博物院院刊》2001年第6期,頁10-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