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課堂上,那張點不完的工筆畫——科學繪圖介紹

說到科學繪圖,大多數人想到的都是細膩精緻的動植物繪畫;許多生物相關科系的學生,對它的印象也是從大學實習課開始。不過,人們欣賞這些作品時,常常遺忘了許多簡潔單調的圖像,也屬於科學繪圖。到底要達成哪些條件,才能算是科學繪圖;而拍照如此容易的今天,為什麼科學繪圖還沒有絕跡呢?

撰文/何郁庭

只要是森林系、昆蟲系、植病系,或是生命科學系的學生,在大學四年裡,通常都會擁有一個悲壯的回憶——畫點圖。大部分的學生,對於畫點圖(工筆繪圖)的作業,都感到相當頭痛(不過也有少數人畫得津津有味),每到實習課的下午,助教先是講解著生物的外觀形態或解剖構造,接下來的兩堂課,會請學生拿出紙筆和觀察對象(植物枝條、昆蟲的器官、或是顯微鏡下的組織切片),開始所謂「點點點」的繪圖行為,快的人動輒畫個2-3小時,慢一點的人,可能得把圖帶回家配咖啡畫通宵。

維吉尼亞櫟(Quercus virginiana)/筆者提供

不知道你是否好奇,明明現在是科技發達的21世紀,人人手上都有一支可以拍照的手機,記錄生物的影像這麼容易,為什麼還是有好幾門課教導你如何畫點圖,甚至連期刊發表新物種都仍常常加入科學繪圖呢?

確實,今天已經是個能輕易紀錄圖像的時代,堅持手繪這件事或許已經有點過時,不過,科學繪圖的重要性,卻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過。

●生物繪圖不等於科學繪圖

科學繪圖(scientific illustration)有個相當特別的性質,那就是把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科學」跟「藝術」搭在一起;精緻的科學繪圖,可能同時是一幅富含藝術感的畫作,然而美麗的動植物插畫,卻不見得等於科學繪圖。

一張科學繪圖,需要以清晰、客觀的方式,傳達特定知識;也就是說,科學繪圖的目的是利用圖像方式,清楚傳遞正確的科學知識,在圖像佈局中,將欲傳達的重點凸顯出來,用以補足文字所無法完整解釋的概念。

許多人會將精細的生物繪圖(biological illustration)與科學繪圖混淆,若用前面提到的方式,便可以清楚區分兩者的不同。藝術創作帶有作畫者主觀的看法與詮釋,為了想法的展現,有時繪畫的表現不一定符合真實情況,而這在科學繪圖中卻是大忌。

台灣雲豹(Neofelis nebulosa brachyura)科學繪圖(Joseph Wolf 繪)/Wikipedia

除了最吸睛的動植物繪圖外,很少人討論的是,國中理化課本上的透鏡成像圖,高中地科課本中,太陽與地球的相對位置圖,或是化學課本的化學結構式,皆屬於科學繪圖的範疇,因此,我們在生活中會看到的科學繪圖,遠比許多人想像中的要多更多。

●科學繪圖不能被取代的地方有哪些?

最常被拿來與科學繪圖相比的是照相和攝影。現在攝影設備器材相當精良,只要有充足的預算跟設備,大多數的圖像都可以被鏡頭捕捉。然而,許多觀察的主體卻難以輕易拍攝,如過大、過小的物體(前面說的行星、分子);根據破碎不全的生物證據,模擬出該主體的原貌,如化石、人類歷史活動遺跡;複雜組織中的特定部分,如生物解剖構造中的血管、器官;完整呈現一個棲地環境的代表性等。

粒線體的照片(左)與繪圖(右):以穿透式電子顯微鏡(TEM,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拍攝的照片,僅能照出截面,而立體繪圖呈現的狀態更接近真實。/Journal of Visual Literacy

上面舉的例子,並非全部不能用照片表現,但若用繪畫的方式,卻能經由繪師的腦與手,達成鏡頭難以企及的效果。不過,這也不代表繪圖一定優於攝影,依據觀察主體的特性,選擇最適合的資訊載體,才是好的呈現方式。

●科學繪圖跟現代生活的鑲嵌

現在是一個圖像的世代,繪圖的媒材與多元性,圖像傳達的便利性,都是過往人類所無法想像的。正因為如此,科學繪圖並不會沒落,反而會更加蓬勃,並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好比說,ELSEIER出版社提供各式科學用圖表的科學繪圖服務;一般大眾會接觸到的,則有相關展覽,如《繪自然》展覽中陳列的各式畫作,從展品可以發現,科學繪圖不但重視主體的外觀、比例、質感,也講求精緻性與美感。這些科學繪圖的存在,除了它本身的科學目的之外,同時也具備了賞心悅目的藝術特性。

當然,也有些自然創作並不屬於科學繪圖的範疇,反倒著重藝術性的展現。部分藝術家,以自然元素或動物相關的元素進行創作,如紙物不歸鹿Under 1.0等,針對特定自然生物的深刻觀察,亦能在藝術創作中,保留該主體重要的特徵與質感。

狹葉薑(Zingiber chengii)新種發表線繪圖(筆者繪)/PhytoKeys

除此之外,對於想要認真進行科學繪圖創作的人,目前的學習資源也比過往要來的更充沛,例如科學繪圖書籍、影片、線上課程,或是大學開設的課程,以及各機關和坊間的工作坊等,近年來在台灣有逐漸成長的趨勢。不論是立志以此做為賴以為生的工具,或是練習繪畫陶冶身心,學習科學繪圖的技法,都是個很棒的選項。

話說回來,術業有專攻的年代,你可以請專業的繪師幫你繪製專業的科學繪圖,所以經過練習後,若覺得自己沒有科學繪圖的天分,也千萬別因此而討厭它啊!

 

參考文獻:

  1. Punyashloke B. Mishra (1999) The Role of Abstraction in Scientific Illustration: Implications for Pedagogy, Journal of Visual Literacy 19:2, p. 139-158
  2. Geoffrey Belknap (2019) 150 years of scientific illustration. Nature 575, p. 25-28
  3. What is scientific illustration? | Illustraciencia
  4. 繪自然-博物畫裡的臺灣|開放博物館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