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數之起源 系列五】日本中世算學的發展與家族世襲化

撰文|英家銘

8世紀的唐帝國與東北亞的新羅與日本,都建立了律令制度下的官方算學教育制度。8 世紀時日本頻繁派出遣唐使向唐帝國輸入文化。時間進入9世紀,838年之後就再也沒有派出遣唐使,但持續靠著新羅與佛教僧侶的交流瞭解東亞大陸的文化與情報。10世紀初,維持三個世紀榮華的唐帝國崩潰,東亞大陸進入群雄競逐的五代十國時代,本來以唐帝國為學習對象的東北亞與東南亞諸國,這時開始逐漸發展自身的本土文化,例如日本也開始寫作獨特的日本漢詩。

10-11世紀的日本屬於「攝關政治期」,藤原家擔任令外官「攝政」或「關白」,掌握最大權力,奈良時代建立的中央集權律令制度逐漸崩壞,而且日本朝廷對於國際的文化交流變得消極。不過即使在這樣的景況中,日本也並未完全斷絕與東亞大陸國家的交往。事實上,位於現今浙江、江蘇東南和福建東北,存在於10世紀的吳越國,曾主動贈與日本天皇與大臣禮物,並且向日本與高麗尋求佛教經典。在此交往的同時,唐代的另一套曆法《符天曆》,也被傳入日本,與當時日本使用的《宣明曆》可互為對照。

攝關政治期的代表建物:平等院(作者攝於2016年11月12日)

10-11世紀的日本歷史,從古代進入中世。11世紀日本朝廷進入「院政」時代,國家權力從藤原家的攝政、關白轉到退位的太上天皇或者出家的法皇。而隨著律令制度的崩壞,原本以科舉考試選才的政治與技術官僚,也逐漸變成由特定氏族傳承特定職位,也就是形成了與職業連結,有特定「家格」的「家」。最有名的技術官僚家系,當然就是在流行文化中常出現的陰陽道安倍氏。在算道方面,11世紀的小槻氏與三善氏則世襲算學官僚的位置。日本平安時代之後,某些家族將知識變成秘傳家學,使家族得以獨佔特定技術官僚的情形,跟後來韓半島朝鮮王朝的情形很像。

鐮倉大佛(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Kamakura_Budda_Daibutsu_front_1885.jpg)

日本進入中世的另一個社會轉變就是武家的興起。在12-13世紀之交,武家源平爭霸的年代,原本在京都獨佔算道的氏族之一,下級貴族三善氏,族中有一位三善康信,因為其母親是源賴朝乳母之妹,所以在源賴朝年輕被流放到伊豆的時候就有聯絡。源賴朝起兵對抗平家之後,三善康信就被邀請到鐮倉輔佐政務,後來擔任源賴朝鐮倉政權的首任問注所執事,負責訴訟、裁判事務。源賴朝死後,三善康信還擔任十三人合議制的其中一位御家人重臣。

像算學這樣的技術被家學化、秘傳化的結果,使得中世日本的算學發展,比起半島上的高麗王朝更為隱晦不明。日本中世經過源平爭霸、鐮倉時代、室町時代與戰國時代,16世紀末邁入近世之後,算學的發展才露出曙光,留下些許紀錄,並且持續跟異文化進行科技交流,後來也才有獨特的「和算」文化出現,不過這是後話啦。

室町時代建立的慈照寺銀閣(作者攝於2017年9月19日)

 


參考書目
五味文彥(2016),《中世社会のはじまり》(東京:岩波書店)。
古瀨奈津子(2011),《摂関政治》(東京:岩波書店)。
城地茂(2014),《和算の再発見 :東洋で生まれたもう一つの数学》(京都:化學同人)。

 

--
感謝英家銘老師提供,本文原載自:東北亞數之起源系列五:日本中世算學的發展與家族世襲化

加入好友

751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