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自拔的打遊戲!談腦部與網路遊戲成癮的關係

圖片出處 @pixabay

撰文|周玟萱

美國有超過1億的人口將電玩當成休閒活動,相關產業除了提供娛樂、商機,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大眾的隱憂了:長久接觸電玩恐怕導致上癮。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尚未在2013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手冊中,把電玩/網路成癮列入正式診斷。幸好隨著造影技術發達,研究人員已準備好許多問題,為診斷提供更多實證基礎:沉迷遊戲世界,是否與認知缺損有關?成癮與正常大腦的差異有哪些呢?

●認知功能與相關腦區

很多腦部造影研究顯示,網路成癮的運作機制,與衝動控制障礙(Impulse control disorder)、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還有其他物質成癮症狀相似,它們都涉及某些共同腦區,比方說: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學者發現當網路成癮受試者進行注意力偏誤測驗時,若看見電玩圖片,右背外側前額葉(Right Dorsal 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眼眶額葉皮質(Orbital frontal lobe)、兩側前扣帶迴 (Bilateral anterior cingulate)、尾核 (Caudate nucleus)、內側前額葉(Medial frontal cortex)以及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的活化程度均比常人強,這些區域涉及了目標導向活動、酬賞評估、目標偵測、學習、情緒強度、經驗回想、記憶、注意力、衝動控制與自動化學習歷程。因此長久依賴特定物質,無論是網路遊戲、藥物或是精緻食品,確實會讓人對相關線索越來越敏感,而過往的經驗又會強化感覺,使人不得不屈從於強烈的衝動 (Urge),繼續採用相同的行為/物質來滿足慾望。

除了上述的「功能」改變,也有研究人員指出,成癮大腦的「結構」與常人似乎有些差異,例如:S. Kühn等人於2011年提到,網路成癮受試者的左側紋狀體(Striatum)灰質增加,為了釐清這與成癮的前因後果,曾有別的團隊給予受試者進行網路遊戲技巧訓練,發現紋狀體體積大小似乎關係到訓練後的表現,所以推測紋狀體大小也許是造成成癮的成因之一。

●Stroop 叫色作業

有鑑於網路遊戲成癮的問題在中國、韓國日漸嚴重,一個來自西安的團隊選用27名遊戲成癮玩家擔任實驗組受試者,控制組為30名正常人(兩組性別、教育水準與年齡均經配對設計)。在透過fMRI檢視腦部之前,請受試者進行Stroop 叫色作業,讓研究人員觀察受試者面對衝突情境時的表現,以及他們的抑制強勢反應(Inhibit prepotent response):這關係到一個人是否能在看見遊戲相關刺激時,阻止自己打開來玩。

實驗組在面對叫色作業的衝突情境時,比控制組容易出錯。他們的背側紋狀體變大了,因此研究人員推測,這與認知功能退化、難以控制衝動有關。團隊也發現,實驗組的右側尾核增大且活性增強,但該區多巴胺受體(D2)卻變少,抑制了自我監控能力,使受試者花更多時間玩遊戲來滿足期待。

另外,前額葉紋狀體路徑(Prefrontal-striatal circuit)是一條掌控認知控制、執行功能以及情緒調整的重要途徑。尾核作為路徑的一部分,異常增強的活性可能與認知管控失衡有關,受試者執行叫色作業時將更難抑制失誤;同時在這條路徑上,伏隔核、眼窩額葉皮質與腹內側前額葉共同掌管了期望、情感還有決策,所以伏隔核體積增加,受試者會更期待遊戲帶來的歡樂,與先前S. Kühn等人的研究成果互相呼應:網路遊戲成癮越嚴重者,伏隔核活化程度越高。未來的醫護人員在評估青少年的網路遊戲成癮嚴重度時,以上的研究結果相當具有參考價值。

●目前研究的瓶頸

儘管近代的研究,已讓我們認識了成癮大腦的微妙變化,然而根據Aviv Weinstein等人於2017年發表的文獻回顧(Review),現階段的研究方法仍有美中不足之處:

  1. 若只用一次性的「橫斷式研究」,就沒有辦法輕易斷定這些異常變化,該算是濫用物質的後果,還是導致成癮的脆弱因子?
  2. 腦的結構與功能改變,不只受認知功能或特定物質影響,教育程度、文化差異、性別、社經地位以及種族等因素也相當重要。可惜實驗室只能用幾種簡單的測驗來研究部分認知功能,當然也只能產生固定幾種結論。
  3. 名詞定義不明確:有人慣用「線上遊戲成癮(Online Gaming addiction)」來描述主題,但也有作者經常術語混用,常見的還有「網路成癮(Internet Addiction)」或「網路遊戲成癮(Internet Gaming Addiction)」等,名詞差異仍有待釐清。

 

參考資料:

  1. Aviv Weinstein, Abigail Livny, and Abraham Weizman, New developments in brain research of internet and gaming disorder, Neuroscience and Biobehavioral Reviews, 2017
  2. Yuan-Wei Yao, Lu Liu, Shan-Shan Ma, Xin-Hui Shi, Nan Zhou, Jin-Tao Zhang, and Marc N. Potenza,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neural alterations in 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2017
  3. S. Kühn, A. Romanowski, C. Schilling, R. Lorenz, C. Mörsen, N. Seiferth, T. Banaschewski, A. Barbot, G. J. Barker, C. Büchel, P. J Conrod, J. W. Dalley, H. Flor, H. Garavan, B Ittermann, K. Mann, J. L. Martinot, T. Paus, M. Rietschel, M. N. Smolka, A. Ströhle, B. Walaszek, G. Schumann, A. Heinz and J. Gallinat, The neuro basis of video gaming, Translational Pszchiatry, 2011
  4. Chenxi Cai, Kai Yuan, Junsen Yin, Dan Feng, Yanzhi Bi, Yangding Li , Dahua Yu, Chenwang Jin, Wei Qin, Jie Tian, Striatum morphometry is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control deficits and symptom severity in 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Brain Imaging and Behavior, 2016

 

加入好友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