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詞序會影響說話者的工作記憶嗎?

撰文|王冠云

近年宮鬥劇打得火熱,各位戲迷們會不會一頭栽入劇情之後,容易不小心說話也開始加入「本宮」、「娘娘」、「奴才」等稱呼,把勾心鬥角的劇情、融入到自己平凡的日常生活當中了呢?這種入戲太深,說話活像古代皇宮貴族的現象,讓今年1月下旬時,中國大陸傳出封殺宮鬥劇的消息,當地官方報紙列舉了宮鬥劇影響人心的諸多罪狀——那麼你相信語言會影響思考嗎?

語言中的那些層面可能會影響認知呢?

語言學家、心理學家、生物學家組成了一個研究團隊,深入這個世界上八個擁有截然不同文化的國家進行心理學的記憶測試,想要進一步探索語言和思考之間的奧秘。Amici等人在2019年發表的論文中寫到,語言相對論者認為,語言會影響說話者如何去感知(perceive)以及概念化(conceptualize)這個世界,而影響概念範疇(conceptual categories)最有相關的是所謂的語義邊界(semantic boundaries),也就是不同語言對於顏色、數字、空間、時間、氣味等用法有不同的劃分標準,已有很多實證研究指出,語義效果對於認知的影響。

在句法結構方面,特定的句法結構也會影響資訊處理的方法,例如名詞和形容詞的次序會影響該語言使用者提取名詞類別的速度與再認記憶(recognition memory);而及物或不及物結構、主事與非主事結構(如:有人弄破了瓶子/瓶子破了),會影響說話者記不記得「肇事者」是誰。

然而,除了在這些認知表徵(cognitive representation)——即一整個在心智中儲存於長期記憶的感知、理解這個世界的系統——之外,語言是不是也會在人們的認知歷程(cognitive process)中產生影響呢?這就是研究者們想再進一步探索的問題。

兩大類型的句法結構 = 兩種不同的工作記憶?

Amici的研究團隊首先將各種語言分類成右分支(right-branching)的語言或是左分支(left-branching)的語言,典型的右分支語言如義大利文,詞頭會先出現,才出現用來修飾詞頭的描述詞,因此若畫出句子的結構樹,右邊會有比較多的「枝條」。典型的左分支語言例如日語,會先出現修飾用的描述之後,才出現詞頭,因此句子的結構樹的左邊會有比較多的「枝條」。實驗者分別選擇了這兩個類型各4個語言,環遊世界去訪問不同國家中說那些語言的母語使用者。

為了檢驗這兩類型語言之母語使用者在認知歷程上有什麼不同,實驗者使用短期記憶(short-tern memeroy)測試和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測試來檢驗。短期記憶測試是在快速閃現刺激之後,讓實驗參與者按照順序重新回憶(recall)一次出現過的刺激;工作記憶測試是需要請實驗參與者一邊記憶刺激,一邊完成另一個分心(distracting)任務,因此就需要把刺激暫存在工作記憶中,待分心任務完成之後,才按照順序回憶記憶刺激。

實驗結果指出,短期記憶測試在左分支語言使用者和右分支語言使用者之間沒有顯著差異,工作記憶測試則作出了不同的結果。由於工作記憶不涉及單一特定領域,且序列性處理實驗刺激的這個歷程,和一般語言使用歷程的句子處理歷程相似。右分支語言的詞頭率先出現,因此該語言使用者剖析句子的時間點較早;左分支語言的詞頭較晚出現,在聽到句子的最後之前,都還有很多模凌兩可的空間,該語言的使用者就必須使用工作記憶把說在前頭的詞彙記住,才能在較晚的時間點剖析句子。因此,該實驗中的左分支語言使用者在回憶最初(initial)刺激的狀況比最後(final)刺激狀況的正確率高,而且比右分支語言的使用者好,右分支語言使用者的表現則是相反過來。

多元文化可能也意味著多元思考邏輯

Amici說,這個計畫最棒的地方就是跨越了大漠大海去世界各地接觸說著各種語言的人們,並且了解到這些形形色色的語言可能給了不同地區的人們看世界的獨特視野。語言和思考之間到底能產生多少影響,仍然是個具有爭議性的問題。這篇論文的新奇之處在於將句法結構的處理聯想到工作記憶的序列處理歷程,並且收集了來自世界上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資料,突破了所謂只有「白人、中產階級、男性」的理論模式問題,也讓人藉此深思人類與文化環境之間的交互影響。即使只是一個工作記憶的測試,但是工作記憶也和更高層次的認知功能,如閱讀、問題解決、決策、計畫等有關,因此,很難說語言和思考真的八竿子打不著呀。

 

參考資料: 

  1. Amici, F., Sánchez-Amaro, A., Sebastián-Enesco, C., Cacchione, T., Allritz, M., Salazar-Bonet, J., & Rossano, F. The word order of languages predicts native speakers’ working memory. Scientific Reports9(1), 1124. 2019.
  2.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 Word order predicts a native speakers’ working memory. ScienceDaily. 2019.

加入好友

1,361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