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焦點】火星研究的道德風險

■NASA日前公佈了火星上有液態水的觀測證據,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這次的研究是利用偵測器在高空觀察的結果,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送偵測器到這些地方來進行近距離觀察呢?

photo:NASA
photo:NASA

撰文|陳勁豪

近距離觀察有兩種可能,一是讓目前在火星表面的火星探測車直接開過去,二是發射一台探測器直接降落在可能有液態水的區域中。這兩種可能性在技術上而言,應該沒問題,實際上則是有很大的爭議性。

先從技術性來看,以火星探測車好奇號為例,走到目標區域十公尺左右的距離,便可以用好奇號所攜帶的雷射來進行測量,走到一公尺左右,甚至可以直接進行採樣分析。

事實上好奇號目前距離其中一個科學家認為有液態水的地方大約只有五十公里,以好奇號的移動能力而言,只要願意而且中途沒有發生重大意外,走個五年十年應該也是會到(作為參考,另一台較小的火星探測車「機會號」用了十一年的時間走了42.195公里,相當於跑完一趟馬拉松)。

如果是第二種方法,以目前NASA的技術,把新的火星探測器降落在目標區附近是可以做到的。例如2012年好奇號的實際降落地點距離原訂降落點大約隔了2.4公里(在經過5.6億公里的飛行後),可以說是指哪裡打哪裡。

但是最大的問題不在到達現場,而是到了之後可能污染現場。對於這種太空實驗而言,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不希望我們藉由發射探測器到火星,而把地球上的微生物一併送上火星。如果要避免發生這種事情,發射到火星上的偵測器都應該接受最高等級的加熱殺菌,確保可以殺死所有偵測器上的微生物。

但是如果要在火星上進行精密實驗,這樣高溫殺菌的結果往往也會同時殺掉這些高精密度的電子元件。如果要利用能夠承受這種高溫殺菌能力的電子元件,那麼可能會大幅提高所需經費,同時減低可能的探測能力。

所以目前送上火星表面的探測器,基本上只做了基礎的消毒工作,但是要讓火星探測車開到可能有液態水的地方則是具有相當風險,因為這些液態水的地方很可能也會有火星生命的跡象,如果被來自地球的生命污染,這會變成相當麻煩的問題。

因此,在之前的任務規劃中,火星探測車直接就把可能存有火星生命證據直接排除,根本不列入考慮。但是現在的新發現會不會改變這些考量,這大概還需要科學界仔細討論。

參考資料
Nature 2015/09/28: Why hunting for life in Martian water will be a tricky task

--

作者:陳勁豪 科教中心特約寫手,從事科普文章寫作。2011年於美國紐約州立石溪大學(SUNY at Stony Brook)取得博士學位,研究主題為相對論性重離子碰撞(Relativistic Heavy Ion Collision)。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

 

加入好友

2,544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