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研究】你對食物過敏嗎?

■時至今日,令免疫學家頭痛又困擾的問題之一,鐵定是少不了愈來愈多的人對食物過敏這件事。你對食物過敏嗎?又或更甚者,你對花生過敏嗎?

臨床試驗用的"Bamba" 也是以色列最暢銷的嬰兒食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臨床試驗用的"Bamba" 也是以色列最暢銷的嬰兒食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撰文|駱宛琳

對花生過敏?這在亞洲或許不太普遍,但在歐美卻是日益嚴重的問題。但不只是花生,對食物過敏的孩童比例逐年攀升。2000年時,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在Pediatrics期刊上,建議三歲以下的孩子若是對花生過敏的高危險群,就不要接觸任何花生製品。而「高危險群」的指標,包括曾經出現過濕疹(eczema)、皮膚紅疹與氣喘等症狀。但2008年時,該學會正式宣告之前的防堵策略,沒用。

為什麼防堵策略沒用呢?其中一個假說是,就算避免攝取了會引起過敏的食物,但是透過皮膚,也有可能會接觸到所衍生出來的過敏原。加上許多食物過敏的孩子也有皮膚上的醫療問題,使其皮膚做為第一層保護障礙的功能也減弱許多。而另一個科學家或許比較了解的假說,主張正因為完全避免攝入可能引起的過敏食物,而無法發展出對食物過敏原的口服免疫耐受性(Oral tolerance)。

以老鼠實驗來說,讓老鼠單次吃下高劑量的某種蛋白抗原,會幫助體內免疫細胞發展出對該種抗原的耐受性,而不會引起過敏反應。在醫學臨床上,支持這項假說的研究報導也多如過江之鯽。而最有趣的研究,大概是藉由比較不同國家因為飲食與育兒習慣的不同,來探討文化與環境因素對小兒過敏發生比例的影響。

在中東,因為對花生等堅果食品的接觸很早,幼童對花生過敏的比例比英美國家要低得許多。2008年時,George Du Toit比較以色列境內的猶太人小孩,與新移民至英國的猶太人小孩對花生過敏的比例;算是第一個在妥善控制基因與種族等變因,而能專一探討文化差異與環境對小兒食物過敏的影響。
實驗結果顯示,在以色列境內養大的4657個猶太人孩子裡,只有8位對花生過敏(約0.47%),但是3943個在英國長大的新移民猶太人孩子,對花生過敏的比例則高達2%, 而且對其他堅果類也有較高的過敏比例。就算只看有濕疹病史的「高危險群」孩子,在英國長大的有6.5%對花生過敏,但在以色列長大的卻只有0.8%。有趣的是,如果比較這些孩子對雞蛋或牛奶過敏的比例,則都差不多,顯示飲食習慣的確對食物過敏有因果關係的影響。進一步分析發現,在以色列的父母親習慣非常早給予嬰兒花生類食品,而且通常在四個月的時候。愈早開始給嬰兒吃花生食品,似乎和降低孩童發生對花生過敏的比例在統計上有顯著相關。

給四個月的嬰兒吃花生! 難道不會噎死嗎?原來以色列有種超級暢銷的嬰兒食品:花生口味的Bamba!根據維基百科,從1964開始販售以來,Bamba銷售數字一直居高不下,大概占以色列零嘴市場銷售的四分之一。一包Bamba大概有28g,其中有大約一半是花生蛋白質。 George Du Toit的研究很有趣,但當然需要更嚴謹的研究來加以證實。而最新的研究結果,正發表於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期刊上。

研究團隊假設,如果嬰兒為對花生過敏的高危險群,則在十一個月大之前餵食花生為原料的嬰兒食品,可以降低日後對花生過敏的比率。他們在英國境內找來640個四到十一個月對花生過敏為高危險群的嬰兒,這些嬰兒因為曾經出現濕疹,或是對雞蛋過敏,因此對花生過敏的機率比其他孩子要高很多。他們接著對加入試驗的孩子進行皮膚貼布測試。大約有一百位嬰兒在皮膚貼布測試中出現輕微的花生過敏反應。為了安全起見,研究人員先酌量給予這些皮膚貼布測試陽性的嬰兒Bamba,來確認他們是不是可以接受花生食品。其中有22個嬰兒因為過敏反應太劇烈而無法繼續參加。然後,研究人員隨機把皮膚貼布測試陽性與陰性的嬰兒,隨機各分為兩組。給其中一組吃花生口味的Bamba,另外一組則完全不接觸任何花生產品。試驗進行了五年,然後對這些孩子檢測體內對花生抗原的IgE免疫球蛋白反應。

在皮膚貼布測試為陰性的孩子群中,吃Bamba的只有1.9%出現對花生過敏的症狀,而完全不碰花生製品的孩子,對花生過敏的比率則高達13.7%,顯示愈早開始吃花生製品的確顯著降低高危險群的孩子日後對花生過敏的比例。另一方面,在皮膚貼布測試為陽性的孩子群中,吃Bamba的有10.6%出現對花生過敏症狀,但是完全不碰花生食品的,卻有35%對花生過敏!

雖然這項研究以花生過敏為主,但或許能讓科學界重新思考一直以來奉為圭臬的防堵逃避策略的利弊。

參考資料: 

  1. Du Toit G, et al. Early consumption of peanuts in infancy is associated with a low prevalence of peanut allergy.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08. 122(5):984-91. doi:10.1016/j.jaci.2008.08.039.
  2. Sampson HA. Clinical practice. Peanut allergy. N Engl J Med. 2002 Apr 25;346(17):1294-9. No abstract available.
  3. Gruchalla RS, Sampson HA. Preventing peanut allergy through early consumption--ready for prime time? N Engl J Med. 2015 Feb 26;372(9):875-7. doi: 10.1056/NEJMe1500186. Epub 2015 Feb 23.
  4. Bunyavanich S, et al. Peanut allergy prevalence among school-age children in a US cohort not selected for any disease.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4 Sep;134(3):753-5. doi: 10.1016/j.jaci.2014.05.050. Epub 2014 Jul 30.
  5.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Committee on Nutrition. Hypoallergenic infant formulas. Pediatrics. 2000 Aug;106(2 Pt 1):346-9.
  6. Greer FR, et al. Effects of early nutritional interventions on the development of atopic disease in infants and children: the role of maternal dietary restriction, breastfeeding, timing of introduction of complementary foods, and hydrolyzed formulas. Pediatrics. 2008 Jan;121(1):183-91. doi: 10.1542/peds.2007-3022.
  7. Du Toit G, et al. Randomized trial of peanut consumption in infants at risk for peanut allergy. N Engl J Med. 2015 Feb 26;372(9):803-13. doi: 10.1056/NEJMoa1414850. Epub 2015 Feb 23

--
作者:駱宛琳 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免疫學博士,從事T細胞發育與活化相關的訊息傳導研究。

 

加入好友

26,204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