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介紹】科學革命:一段不存在的歷史

■ 這世界上是否存在一場單一的革命,將歷史的連續面切割成截然不同的兩塊?十七世紀的歐洲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人感覺「彷彿經歷了一場革命」?科學家們可是在某一刻忽然如大夢初醒,從此只信仰某一種類型的科學,再也不相信其他的事?

shapin_SR
《科學革命》繁體中文版書封。

撰文 ∣ 張孟哲、張茵惠

  這本名為《科學革命》(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的小書有個不尋常的副標題「一段不存在的歷史」,開頭的第一句話更明確地表達了作者史蒂文.謝平(Steven Shapin)的意圖:「歷史上沒有科學革命這回事,而本書想討論的正是這個命題。」這不禁讓人產生疑惑:在科學無疑成為主流價值的這個時代,認為科學革命只是段不存在的歷史,究竟是什麼意思?不正是因為經歷了那場劃時代的運動,我們才得以脫離古老的無知與偏見,讓現代性的科學思想得以萌芽嗎?

  「科學革命」的概念由歷史學家夸黑在二十世紀中提出,他讚頌科學革命是希臘時代以來,「人類心靈所達到,或說所承受過最深遠的革命。」從此在一般人的眼中,它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科學的」、「革命性的」事件。但科學革命時代以前曾經存在過的各種研究世界的方法「難道就比較不科學」嗎?在本書中,謝平試著指出歷史上真實存在的異質性,以及在許多不同層面上與其時代背景的關聯。從機械化的世界觀、知識的經驗主義、與歷史情境影響下的發展等面向來談這個問題。

  亞里斯多德以降,在自然哲學的體系裡一直認為事物有回歸其本性的意圖,它的運動依此目的產生。一個典型的描述是這樣的:物體向下落的原因在於它具有「想去底部的企圖」。大約在十七世紀,這樣的觀點開始被視為是荒謬而難以理解的。取而代之的是機械論哲學的崛起,主張事物本身不具有意志,是完全被動的。一個代表性的形象是時鐘譬喻,自然就像一座運轉中的時鐘,外觀看似精密而複雜,卻完全能夠被理解而無需涉及任何神秘難測的力量。它可以用全然機械的、物質性的原因來說明。這是當時自然哲學發展的主要面向。

自然討厭真空

  但機械論不是只有一種版本,它甚至包含了許多對立的觀點。在經典的氣體壓力實驗「托里切利的水銀柱」中,將水銀柱倒立後上方產生的空間究竟是不是真空?不同的機械論者有不同的答案。許多人完全反對傳統的「自然厭惡真空」觀點,但它仍然有一些著名的支持者。有人認為將自然哲學數學化的牛頓把機械論帶向新的境界,但萊布尼茲批評牛頓萬有引力的假設「重新引介神秘原理」,因而破壞了機械論本身。這些案例說明了機械論並非在發展於統一架構之下,連帶使它的追隨者們所宣稱的優越性受到了動搖。作者認為這必須放在歷史脈絡下檢視,並非不言自明的。

jef safi@flickr
科學革命,一條往特定的機械論發展的路。

  無論如何,這些新觀點的一個共同訴求就是:重新回到經驗,以事物本身所在的「自然之書」為知識合理的來源,而不是依賴典籍或傳統自然哲學形而上的解釋。其中有兩種對待經驗的方式得到發展:以個人實際的觀察取代僅僅只是文字上的立論,或是以規範過的實驗守則來排除個人無可避免的失誤。它們分別代表了方法上的不同實踐:如何將自己從權威中解放出來,以感官和理智獲取自然界中的真理,以及該如何處理來自其他人的特殊經驗、決定它們的可靠程度,並且依同樣的方式令自己的成果取信於人。

  根基於個人經驗的方法主要展現在歐陸學者身上。義大利人伽利略認為「應該是要讓名稱或屬性去符合事物的本質,而不是反過來,要事物去符合(傳統的)名稱。」法國人笛卡兒也聲明他將丟棄所有讀過的哲學論文,把自己關在燒著爐火的房間裡,獨自開始新的自然哲學研究。他們傾向於利用能被感官直接察覺的明顯經驗,進行思想性的實驗。伽利略用以說明慣性運動的斜面實驗,長久以來一直被歷史學家爭論著是否真的進行過了,或只是一場進行在腦海中的心靈實驗。這樣的偏好與傳統亞里斯多德學派的方法,實際上相當類似。

  英國人波以耳則發展了另一種處理經驗的方式。他主張同一件事實中存在著許多種不同的可能成因,而實驗者必需將研究的方向由傳統的自然哲學方法轉向自然史,也就是在特殊設計的實驗中觀察「事實」,並滿足於提出一套僅僅只是可能的解釋。這些「事實」再透過複數的見證人與對細節詳盡記載的書面報告形式傳播出去,取得眾人的認可。在討論不同理論之間解釋力的差異時,「事實」本身受到了保護而不會被質疑,得以在實驗者社群中成為知識的堅實基礎。

歷史中的科學敗者

Leviathan_book
作者另一本作品《利維坦與空氣泵浦》書封。

  值得注意的是兩條處理經驗的途徑並非總是協調的。採取第一種立場的機械論者霍布斯曾經批評波以耳著名(不僅神秘兮兮且一度屢試屢敗)的空氣泵浦實驗,認為那不是研究的正確方法。現在大家通常只記得霍布斯的政治哲學主張,而忽視了他在當時也是知名的物理、幾何學者。作者另一本書《利維坦與空氣泵浦》中詳細地討論了兩人對於泵浦實驗的不同認知,與在那背後相關聯的社會與政治背景,包括波以耳創立了英國皇家學會這件事。謝平認為,雖然霍布斯最後在這場爭議中落敗,甚至從此在科學的歷史中除名,但這並不減少他論述自己的觀點時的「科學性」。霍布斯的自然科學觀點在當時的脈絡下,具有可信的基礎,而非如某些科學史描述的一般純粹是場錯誤。儘管以結果來說霍布斯顯然是選錯邊了,但卻不能因此認為他不是個科學家。

  當自然哲學由機械論取代了傳統的目的論,付出的代價之一就是放棄了對於原因的追尋,取而代之的是不可知論。這並不代表當時的學者們不再尋求知識的目的,相反地,他們十分清楚機械論的侷限,特別是它無法解釋人類本身的存在。神秘性雖然從自然中排除了,卻在心靈層面上重新得到發展。這也代表了與宗教之間的決裂「根本就不曾存在」。如同古希臘哲學受到基督化成為經院哲學一般,同樣有神學上的修正與機械論一同興起,就是設計論證:有如時鐘一般精確的自然必然是經過設計的,而神就是它的設計者。如此一來,自然哲學仍然是「宗教最忠實的女僕」。

  此外,當時的自然哲學也受到了各種因素的刺激而加速其改革。歐洲長期的危機狀態,如發現新大陸、民族國家興起、宗教改革等等,都為重新確立知識彊界提供了誘因。傳統自然哲學中爭吵不休但毫無進展的狀態不再令人滿意,迫切需要新的方法論。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哲學的改革一方面是為了治療本身的失能狀態,另一方面則是因應來自政治、社會的挑戰。於是各式各樣的實際改變也接連著發生,像是宮庭科學家的出現、受到國家官僚制度收編的實驗機構。學會內部的運作狀態也有了變化,容易引發爭議的政治、宗教議題被排除了。從此自然科學僅僅只重視客觀的實然知識,直到現在。

  這本書結束於對於科學革命遺產的反思,作者在這裡再一次地宣稱「所謂科學革命的『本質』並不存在」。我們也終於可以了解所謂「不存在的歷史」真正的意涵。個別的事件的確發生過,每一位學者也貢獻出他們的知識結晶。然而,十七世紀發生的事無法被簡單地以「科學革命」這個詞語歸結---如果人們期待的是一場去脈絡化的驚天動地大改變,那麼所謂的科學革命這件事其實不算有發生。它們必須放入社會學和歷史學的脈胳下去理解,整體的特性才得以顯現。而重新檢視科學發展的進程,揭露出它互異的、歷史性的一面並非攻擊科學本身,反而是要突顯日常語彙中流露的不正確期待。

  作者冀望讀者看完這本書後可以「對於科學與社會有不同於以往的看法」。此書適合各種科系的學生閱讀,可以快速掌握科學革命時期的概略面貌。必須承認,他的確做得相當成功。

?

書籍資訊

書名:科學革命:一段不存在的歷史》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
作者:謝平(Steven Shapin)
譯者:許宏彬、林巧玲
出版:左岸文化,2010

延伸閱讀:謝平與夏佛合著的《利維坦與空氣泵浦:霍布斯、波以耳與實驗生活》(內有試閱與導讀)
6,126 人瀏覽過

One thought on “【書評介紹】科學革命:一段不存在的歷史

  • 2011 年 10 月 01 日 at 10:30:11
    Permalink

    謝謝分享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