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發展AI國家隊

分享至

沙烏地阿拉伯試圖發展AI國家隊,要能獨立自主,成為阿拉伯世界的AI火車頭,不受制於美國或中國。但現實上,這支國家隊的成敗卻仍取決於美中衝突的情勢。

撰文|謝達文

來源:MotionElements

斥資1億2千萬美金,購買3000枚最頂尖的H100圖形處理器 (GPU)──根據外界估計,這就是今年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與晶片設計龍頭輝達 (Nvidia) 的交易內容 (Murgia et al., 2023)。

王國的政府之所以要購買這些晶片,是為了打造AI的國家隊。這支國家隊的根據地並非該國繁華的首都利雅德 (Riyadh),而是位於濱海的小城圖沃 (Thuwal),設在成立剛滿14年的阿布都拉國王科技大學 (King Abdulla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KAUST)。

這所新大學原先設立的使命就是引領沙烏地王國的科技發展。為此,當年政府砸下重金成立這所大學,光是校園便占地3,600公頃,比32個臺灣大學校總區加起來還大,甚至設有專屬的高爾夫球場。也正是為了吸引國際人才,KAUST的官方語言是英語而非阿拉伯文,更是王國第一座同時招收男女的大學,在該國權力極大的宗教警察並不會進入校園巡邏,女性在校內也可以不必戴上面紗。

以國家的力量協助大學購置GPU,反映政府對KAUST寄予厚望,具體而言,政府的短期目標是希望能建置自己的大型語言模型,成為阿拉伯世界的ChatGPT,並且發展出專屬該國的超級電腦Shaheen III──除了直接藉此獲利之外,沙國也顯然希望能夠成為阿拉伯世界的AI強權,並且在AI的發展中成為一股獨立自主的力量,不必仰賴美、中等強權 (Kerr et al., 2023)。

不過,自主終究是長期的願景。沙國這支AI國家隊到目前為止的發展,仍然深受美中兩國之間角力的影響,既帶來機會,也造成限制。

 

沙烏地國家隊上的中國外援

若要發展AI或其他高科技產業,錢對於沙烏地阿拉伯而言從來都不是阻礙。沙烏地王國長年都非常富裕,俄國侵略烏克蘭以來能源價格飆升,更是讓沙國賺進不少現金。在這個背景下,該國的主權基金PIF不僅是全球第六大,且與其他國家的主權基金不同,還主攻國內市場,可以用於培植沙國自己的產業──多數國家主權基金的目標在於貢獻國家財務,因此主要都投資海外的債務與建設,但在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媒體上通常簡稱MBS)的新經營方針下,沙國主權基金的投資標的多數在王國之內,目標是希望能在國內培植多元的產業,避免僅依賴石化工業。根據統計,沙國主權基金有79%投資國內,遠高於新加坡的27%、阿聯酋的23%、紐西蘭的20%,遑論瑞典、韓國的0% (Hay and Kwok, 2023)。

但是,人才與相應的技術並非有錢就能買到,尤其人才經常會待在對他們生涯最有幫助的地方,而要建立起能滿足這些人才的產業生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對此,美中衝突對沙烏地阿拉伯反倒是一大利多。這是因為,許多剛受訓完成的中國學生或博士後研究人員,本來都希望去國外闖盪,而他們的第一志願幾乎都是美國矽谷。可是,在美中衝突下,美國基於科技發展和國家安全的考量,大幅限縮中國人在美國科技業就職的機會,尤其如果這些人是畢業於美國政府所特別指名的幾間中國大學,更可以說等於被全面封殺。這使得這些專業人員必須另覓出路,而在這個背景下,KAUST才成為一個重要的選項。

在此一基礎上,KAUST又進一步向更多中國的大學展開合作,取得技術面的奧援。就AI而言,最為重要的就是與深圳中大(香港中文大學與深圳大學的合作)共同發展大型語言模型──正是因為有許多中國人才參與,這個大型語言模型除了使用英語和阿拉伯文之外,也會納入中文。除此之外,KAUST的校長也正在積極與深圳地區其他大學洽談合作。

值得補充的是,KAUST在2018年就職的現任校長來自香港,是數學家陳繁昌,先前曾經在香港科技大學擔任校長長達十年,在中國、香港高教界有其人脈。而就在今年9月,他更與另外兩人合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美國無法阻止中國崛起:也不該再繼續嘗試這麼做〉(America Can’t Stop China’s Rise: And it should stop trying,Chan et al., 2023),主張美國不應該再防堵中國的科技發展。言下之意,是希望美國停止科技防堵,讓像KAUST這樣的機構可以自由與中國合作,而不需擔心美國方面的反制。

事實上,美國反制正是他們最擔心的問題──雖然美中衝突看似對他們有利,讓他們更有能力吸引中國人才,但卻也帶來無可忽視的風險,隨時可能危及他們辛苦建立的成果。

 

晶片,最大的問題又是晶片

沙國替KAUST向輝達購買晶片,而輝達是美國公司,必須遵守美國政府的出口規範。沙烏地目前當然不在美國的出口禁令範圍內,但中國正是美國要全力防堵的對象,AI更是美國策略裡的重中之重。

在這個邏輯下,美國政府絕對不會容忍中國透過後門取得相關的資源與設備,而KAUST的計畫恰恰有這樣的危險。萬一美國將KAUST這樣的合作案也列入打擊對象,對於沙國來說絕對得不償失──不但拿不到晶片,還會讓他們從美國其他公司取得關鍵技術變得更加困難。

除了晶片之外,在許多AI相關的關鍵科技上,美國的地位至今也仍無可取代,尤其是無法由中國取代。舉例而言,協助KAUST建立超級電腦的公司是慧與科技(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是惠普集團一分為二的結果),同樣是美國的企業,而慧與也已經公開表達,所有這類的合作都將完全遵守美國政府的出口相關規定。另外,值得補充的是,慧與使用的晶片也來自輝達,所以假使美國真的加緊控制,對KAUST而言將至少會是雙重重擊。

為此,KAUST也對外宣示,即使與中國有合作,但相關技術、設備與資料都只有研究團隊和慧與科技的人員可以使用。這項公開說明的主要目的,顯然就是向美國保證沙烏地的這支國家隊不會成為中國的後門。至於美國政府是否相信這項保證,之後又會採取怎樣的動作,尤其在這幾年來美沙互信度不高的狀況下,有待進一步觀察。

 


參考文獻

  1. Murgia, Madhumita, Andrew England, Qianer Liu, Eleanor Olcott, and Samer Al-Atrush. 2023. “Saudi Arabia and UAE race to buy Nvidia chips to power AI ambitions.” Financial Times.
  2. Kerr, Simeon, Samer Al-Atrush, Qianer Liu, and Madhumita Murgia. 2023. “Saudi-China collaboration raises concerns about access to AI chips.” Financial Times.
  3. Hay, George and Karen Kwok. 2023. “Saudi’s $700 billion PIF is an odd sort of sovereign fund.” Reuters.
  4. Chan, Tony, Ben Harburg, and Kishore Mahbubani. 2023. “America Can’t Stop China’s Rise.” Foreign Policy.

 


延伸閱讀:《壟斷就是權力:AI產業鏈上的戰爭

(Visited 189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至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