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的南丁格爾——專訪柯乃熒

反骨的南丁格爾——專訪柯乃熒

採訪/黃愉芳

從小,媽媽陪伴她在想像中徜徉,爸爸教導她女性也可以勇敢表達自己的觀點,但論點要清楚。高中被選上儀隊的那天,她篤定地拒絕了。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只有爸爸直接告訴教官:我女兒不要就是不要,沒有人可以強迫她。爸爸說那是一個人的自覺,是autonomy(自主性)。這樣的家庭教育,養成了反骨的她。   

資訊不流通的1990年代,社會上充滿著對愛滋病的不理解與歧視,使其成為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新興傳染病。當年大三在醫院實習的柯乃熒,曾在高中做過愛滋病的專題報告,了解愛滋病必須透過血液才會傳染。反骨的她於是自告奮勇,接下照顧愛滋病患者的工作。面對來自世俗的壓力,身為家中掌上明珠的她也不是沒有想過放棄,只是每當下定決心要離開時,總會碰上一些奇妙的際遇。

有一次,一位患者的肛門長了一顆膿,這對愛滋病患而言是十分危險的。那年代沒有什麼特效藥,若一直沒好,傷口又被感染的話,可能引發敗血症,死亡率非常高。事態緊急,柯乃熒心一橫,縱使會被學長責罵,她還是硬著頭皮敲了學長診療室的門。說明來意後,學長堆滿熱情的臉一瞬間垮了下來,甚至將病歷重重地摔在地上。她含著淚,還是勇敢地直視學長:「學長,真的麻煩你了!」明明可以置身事外,但柯乃熒願意幫患者找醫師開刀。在幾乎被社會遺棄的愛滋病患者家屬心中,這份溫暖終身難忘。他們直接跪下來道謝的那幕,也讓柯乃熒將照護愛滋病患視為自己的終身志業。一路走來,她逐漸了解到照護的真諦,看到了什麼是歧視,也更加體會到南丁格爾誓言中,每一位護理人員應當恪守的價值。

一不小心就跨領域,主導自己學習的重要性

長期研究愛滋病的柯乃熒,深知愛滋一直是國際議題,博士學位選擇到美國華盛頓大學就讀。在世界護理領域排名第一的大學裡,養成了對自己的肯定與對護理的認同,也認知到自己才是學習的主體,進而開始主導自己的學習。柯乃熒開始查詢教授們的研究背景,是否與自己感興趣的議題相符,並主動與教授約談。因此雖然念的是護理,但指導教授中有人類學家、歷史學家,還有一位是傳染病大師。華大的教授也覺得她很有趣,尤其她所提出的問題與看待事物的觀點都有些異於常人,於是鼓勵柯乃熒踴躍發問,並一次次協助她將問題問得更具體、更清楚。

華大求學的這段時間,柯乃熒就像是條被放回大海的魚,悠游自在。積極探索不同興趣,在發現問題與尋找答案的過程中玩得很開心。跨領域不是刻意為之,而是開始對一個議題有所好奇後,自發性地深入了解不同看法,結交各式各樣的朋友。

護理結合科技,溫心手環的誕生

自稱「3c敗家女」的柯乃熒,始終對新興科技懷抱著極大的好奇心。曾經將男友送她的電腦拆開後組裝不回去,男友過不久再買了另一台電腦給她,這次她拆開後組回去了,但電腦卻打不開了。網際網路尚未普及時,柯乃熒學寫email向專家索取研究資料,結果隔天被圖書館員責罵,因為對方傳真資料過來,將學校圖書館印表機裡的紙全部用完了。這些「慘痛的」經驗,並沒有使柯乃熒打退堂鼓,反而對科技的熱忱不減反增。後來在美國跟著一位教授做研究時,發現科技可以應用在照護上,將疼痛等級的測量電子化,使病人在看診前便可自行完成疼痛評估,醫師於是可以花更少的時間做出更精確的診斷,斟酌適當的劑量來緩解病患的疼痛。講到這,柯乃熒眼裡閃爍著光芒,告訴記者這完全是她想做的事情!

回到台灣後,老師帶著她的問題四處尋覓對的合作對象。登革熱肆虐台南的那年,終於陸續找到合適的合作夥伴,開始做自動捕蚊燈。而後在成大感染科柯文謙主任的指點下,柯乃熒又從傳染病的共通點──也就是「發燒」──下手,有了智慧手環的初步構想。透過隨時測量並蒐集使用者的體溫數據,進而能夠在病患感到不舒服前預警。一開始廠商都說測量溫度這件事很簡單,沒想到光是體表溫度的測量就花了整整一年去克服技術層面的問題。更令人為之卻步的是,生理學上發燒、體溫的研究居然是近五年才開始受到重視,也就是說發燒的研究大概有二十年都沒有進步,團隊踩到藍海了!

專業是累積而來的,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手環如何精確掌握體表溫度?柯乃熒決定從研究面著手,申請科技部研究敗血症的計劃,因為敗血病患者通常只能躺在床上無法起身走動,病人的體溫因此不會受到運動的影響,且病房的溫、濕度都是固定的,環境因素的影響也大幅降低,這對於智慧手環的研究很有幫助,更何況未來手環也能應用在敗血症的病患與研究上。這個計畫其實是有益於原本的研究,並不是亂槍打鳥,因為柯乃熒堅信:要做一件事情,一定要跟自己的專業有關,要不斷地累積經驗。即使是跨領域,也要挑選計畫,而不是照單全收。每一個決定都應該環環相扣,專業才得以累積。

去年年底新冠疫情剛開始蔓延時,有過多年抗疫經驗的柯乃熒便察覺到苗頭不對,於是在自己的團隊、學生都認為時機尚未成熟的情況下,果斷地開始準備,堅持要在今年年初就將智慧手環投入防疫。柯乃熒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驗證機會:手環先配發給醫護人員使用,而後是病人與檢疫學生,在實際場域有了大量數據之後,資金與計畫也就會慢慢到位,一切水到渠成。

談及最初的堅持,柯乃熒認為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而準備這件事需要持續不斷地努力,並且要堅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最重要的是要認清自己心中的問題是什麼?知道自己要什麼,才會有明確的規劃與藍圖,如此一來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夥伴、工具和資源。

(本文為教育部「人工智慧技術及應用人才培育計畫」成果內容)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