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泄物沉積固醇數據顯示馬雅文化人口深受氣候變遷影響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研究團隊利用瓜地馬拉伊察湖所收集的固醇數據,推估馬雅文化過去3300年來的人口變化,並與過去生物學研究、考古發掘所獲得的氣候變異、植被變化資料進行對照,發現馬雅文化人群過去不僅受到三次長期乾旱影響,在極濕潤的極端氣候下也出現一次人口大幅減少現象。研究數據也顯示伊察地區有人類活動的時間早了考古證據六百五十年,且即便在馬雅社會出現社會崩潰後,仍有小部分人群留在馬雅低地聚居活動。此外,固醇數據也顯示馬雅文化在人口高峰期可能曾使用人體排泄物作為肥料進行灌溉。

圖片出處:Creative Commons

編譯|江柏毅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研究團隊日前於國際期刊Quaternary Science Revies發表研究成果,指出位於今日中美洲瓜地馬拉馬雅低地(Maya Lowland)的馬雅文化(註一)伊察(Itza)地區(今日瓜地馬拉北部與部分貝里斯地區)過去深受極端氣候變遷影響,不僅乾旱,極度的潮濕也同樣造成馬雅文化人口的大幅衰減。這項結論所根據的是一項新分析技術 – 固醇(stanols)含量的測量。固醇是人類和動物排泄物中的有機分子,研究團隊此次測量數據收集自伊察地區的伊察湖(Laguna Itza)沉積。各沉積層所顯示的固醇含量數據可用以推估人口規模的變化。透過該方法,並同時結合由生物學研究和考古發掘所獲得的氣候變異、植被變化資料,研究人員不僅勾勒出了馬雅文化人口規模在過去的3300年間的變化,也逐漸瞭解馬雅文化數百年來聚落型態變遷與土地利用、農業發展間的相互關係。

此次湖底所收集的固醇數據顯示人類活動出現在伊察的時間較考古證據早了六百五十年。另外數據也顯示馬雅文化在經歷了公元800至1000年間所謂的社會「崩潰」後(註二),其實仍有小規模人群在伊察地區活動的跡象。另外,固醇數據也顯示當西元1697年西班牙人進攻馬雅低地南部最後一個馬雅文化據點Nojpeten(今日瓜地馬拉的Flores)之際,許多難民其實是湧入伊察地區。這項結論是前所未知的。

過去研究對古時馬雅低地人口規模的估算主要仰賴地表調查與考古發掘。為了瞭解人口的歷時性變動,考古學家大多從事各時期居址的定位、繪圖、數量計算、發掘與定年,並從單一遺址或區域性角度進行分析。同時,考古學家也利用諸如花粉分析、土壤流入湖中所測得的侵蝕度變化去重建環境變遷的時空系統。麥基爾大學地球與行星科學系博士生Benjamin Keenan表示,馬雅低地由於地處熱帶雨林環境,許多人類活動證據和建築都無法順利保留下來,導致大部分考古資訊在被擷取之前便已流失,但新開發的固醇數據分析能夠幫助考古學家檢視傳統考古證據所無法提供的環境資訊。

此次伊察湖沉積所收集的固醇資料顯示馬雅文化人口在公元90至280年、公元730到900年,及現階段研究相對較少的公元前1350至950年間曾因乾旱而大幅減少。此外,研究人員也發現當地人口在公元前400至210年極度潮濕時期也曾大幅衰減,此事實迄今才為人所悉。上述資訊顯示馬雅文化人群在長期乾燥與濕潤的極端氣候下都深受影響。論文主要作者,麥基爾大學地球與行星科學系助理教授Peter Douglas表示,透過氣候與人口變遷數據,我們逐漸能夠瞭解降雨變化與馬雅古代城市維持人口規模能力的關聯性。

除上述研究結論,研究團隊也發現當馬雅人口處於高峰之際(根據考古證據所獲得的結論),伊察湖所測得同時期的固醇數據卻處於相對低峰值,說明流入湖中的人體排泄物大幅減少。這個現象說明馬雅人可能為了適應土壤侵蝕、營養流失的環境變化問題,也利用人類排泄物做為肥料進行作物灌溉,導致沖刷入湖中的排泄物量減少。

 

註一:馬雅文化是中美洲的古文明,主要分布於今日的墨西哥東南、瓜地馬拉、貝里斯、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馬雅文化區主要分為三地:尤加敦半島的馬雅低地、中部高地和南端臨太平洋的海岸平原。馬雅是現代人給予當地人的稱呼,過去這塊土地上的人群並不稱自己為馬雅人,也沒有共同的身分與政治認同。馬雅文化粗分為幾個時期:前古典期(2000 BC - AD 250 )、古典期(AD 250 – 900)、後古典期(AD 950 - 1539),以及最後的與歐洲人群的接觸期(AD 1511 - 1697)。馬雅文化最終因西班牙人的征服而消亡。

註二:過去研究似乎認為馬雅文化在歷經了一系列乾旱與戰爭後,社會產生崩潰現象,人群逐漸離開馬雅低地。

 

原文出處:2021 06. 30, Shirley Cardenas, Faecal records show Maya population affected by climate change , McGill University Newsroom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