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三千年前大衛王與所羅門王的衣櫥

以色列研究團隊於該國提姆納河谷發現帶有皇家紫染的機織物、流蘇及羊毛纖維殘留,經放射性碳素測年測定年代在公元前一千年的大衛王與所羅門王統治時期。新研究確認紫染來自地中海兩種不同的軟體動物。紫染實物的出土同時說明當時的以東王國雖為遊牧社會,但具有複雜的社會經濟結構,為階級社會。

圖片出處:Creative Commons

編譯|江柏毅

以色列研究團隊在該國南部古代銅礦區提姆納河谷(Timna valley)歷時數年的研究中,意外發現帶有皇家紫染的機織物、流蘇和羊毛纖維殘留,經放射性碳素測年,年代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大衛王與所羅門王統治耶路撒冷時期。台拉維夫大學考古學系教授Erez Ben-Yosef表示,由於當地氣候極為乾燥,使得他們得以找到鐵器時代的紡織品、繩索和皮革等有機遺留。近年考古團隊開始在河谷中最大的冶銅遺址Slaves’ Hill進行發掘,於遍布成堆工業廢棄物(例如來自煉爐的銅渣)的其中一個小堆發現三塊紫色織物碎片。

紫染染料由距離提姆納河谷超過300公里之遠的地中海軟體動物製成,見於聖經和猶太、基督教文獻。以色列古物管理局Naama Sukenik博士表示,古代皇室成員、貴族及祭司才穿著紫色,其絢麗陰影、不褪色的特質,以及因軟體動物體內稀少而生產困難的染料,都使得紫染成為染料中價值最高者,甚至高於黃金。在實體證據發現之前,有關鐵器時代紫染工業的證據僅間接來自軟體動物外殼和陶器上沾附的顏料斑塊。目前相關研究已發表於 PLOS ONE 期刊。

根據研究,真實紫(True purple, 或稱argaman)源自於地中海的三種軟體動物:Banded Dye-Murex(Hexaplex trunculus)、Spiny Dye-Murex(Bolinus brandaris)及Red-Mouthed Rock-Shell(Stramonita haemastoma),紫染原料來自於牠們的腺體,需經複雜的化學反應程序與數日製作。今日大部分學者認為真實紫與天藍色(azure)這兩種珍貴的染料其實都源自於這些軟體動物,當牠們暴露於陽光下可產生天藍色顏料原料,而在缺乏陽光照射下則可產出真實紫原料。這兩種顏色常在古代文獻中被提及,具有象徵與宗教重要性,聖殿祭司、大衛王、所羅門王以及拿撒勒的耶穌都曾被敘述身著紫色服飾。

為了重建染料的製作程序,Zohar Amar曾前往義大利提取數千個軟體動物樣本,並從其腺體中提取染料原料進行數百次重製實驗。Naama Sukenik博士表示,大部分出土於提姆納的有色織物多使用當地容易取得的多種植物性染料,而使用動物性染料染衣則被視為較為尊貴,凸顯穿著者的高社經地位。研究團隊利用高效液相層析(HPLC)方法分析染料原料的物種來源,認為其中一塊紫染的染料來自兩種不同的軟體動物,而這種使色澤更加豐富的雙重染色技術曾被公元一世紀的羅馬歷史學家老普利尼(Pliny the Elder)記述為當時最尊貴的染色。

提姆納河谷古屬以色列王國國境之南的以東王國(Kingdom of Edom),紫染發現挑戰了學界對以東王國為鬆散遊牧社會的既有認知,因為提姆納河谷顯然為有著貴族階級存在的階級社會,人群也與沿海平原地區有著貿易往來。Ben-Yosef教授表示,目前在以東王國範圍內並沒有發現任何長期性定居聚落。當我們想到遊牧民族時,往往會聯想現代的貝都因人,但其實在某些特殊條件下,遊牧社會也能發展出複雜的社會政治結構。也許舊約聖經作者同樣視這般的社會組織為一個王國。以色列十二支派(Tribes of Israel)在組建以色列王國之前同樣也是遊牧社會,其定居進程同樣是逐步而緩慢。考古學家一直在尋找大衛王的王宮,但或許大衛王其實並不以華麗的建築表現其財富、身分地位,而是以符合遊牧民族性質的紡織品或特定器物來呈現,也因此,不能因為目前考古工作找不到輝煌的宮殿和要塞而認為聖經中的以色列王國(United Monarchy)為虛構的。

 

編譯來源:2021 01. 28, 台拉維夫大學, A glimpse into the wardrobe of King David and King Solomon, 3000 years ago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