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史中的八月】1620 年 8 月:克卜勒(Johannes Kepler)的母親因施行巫術入獄

1620 年 8 月:克卜勒(Johannes Kepler)的母親因施行巫術入獄

文|蕭如珀、楊信男(臺灣大學物理學系)(譯自 APS News,2015 年 8 月/ 9 月)

Photo: konbini.com
克卜勒的母親凱瑟琳納的畫像,
17世紀一位不知名的畫家所畫

1615 年,一位德國雷昂伯格(Leonberg)的地方行政官艾因霍恩(Lutherus Einhorn)展開一連串的女巫審判,這是當時橫掃歐洲獵女巫風潮的一個行動,此風潮奪走了數千位有巫師嫌疑的性命。一共有 15 位當地的女士在艾因霍恩的監控下被控告施行巫術,其中 8 位被處死。在此風潮被逮捕之中有一位是歷史上最偉大天文學家克卜勒(Johannes Kepler)的母親。

凱瑟琳納(Katharina Guldenmann)於 1546 年出生於斯圖加特(Stuttgart,是符騰堡 Württemberg 公國的一部分),由一位阿姨帶大,阿姨後來因為巫術在火刑柱上被燒死。凱瑟琳納和當過威爾鎮鎮長的知名商人之子海因利希‧克卜勒結婚,生了 4 個小孩,但婚姻並不美滿。後來家道中落,加上海因利希脾氣壞,酗酒,情況更糟。克卜勒形容父親是一位「墮落、頑固…注定下場不好的人」。凱瑟琳納的脾氣也沒好多少,有一歷史報導形容她是一位「性情邪惡的潑婦」,克卜勒描述她是「又小、又瘦、皮膚黑、愛搬弄是非又好爭辯,她性情不好。」

海因利希將他繼承的財富揮霍剩下的部份買了一個小酒館,而當酒館經營失敗,他完全棄家庭於不顧,到奧地利從軍,和土耳其打仗。那時候克卜勒已完成杜賓根大學(University of Tübingen)學業,定居在林茲(Linz),獲得了符騰堡公爵的資助。他大都和他難纏的媽媽保持距離,凱瑟琳納在雷昂伯格當地是一位「聰明的女士」,為常見疾病調製草藥劑,以符咒、咒語加強藥效,賴此維生。她的職業加上壞脾氣以及家庭背景,也難怪城鎮的流言很快就將她貼上女巫嫌疑的標籤。

有些歷史學家猜測說,甚至有可能因為克卜勒寫《夢遊記》(The Dream)的寓言而造成這些謠傳,這本可以認為是科幻小說最早期的作品,描述月球之旅,並猜測從其他星球觀測所看到的天文學面貌。書中的角色包括一位虛擬的、販售神奇符咒的聰明女士費歐希德(Fiolxhilde),她在月球和一個惡魔成了莫逆之交──和凱瑟琳納極為類似。這本書直到 1634 年才正式出版,遠在凱瑟琳納的審判之後,但克卜勒在正文所加的注釋暗示說,在出版過程中的原稿有一份大約於 1611 年就出現在杜賓根(Tübingen),他相信這激起了巫術的猜疑。克卜勒寫道:「你可以這樣認為是火花掉落在乾柴上,我的話語被懷疑一切都是邪惡的性惡人士拿來攻擊。」

不管克卜勒的評估是否正確,有關他母親的謠傳更加劇。1615 年,有一位和克卜勒的哥哥克里斯多福交惡的女士海高爾德(Ursula Reingold),聲稱凱瑟琳納用草藥劑來毒害她。海高爾德的表哥艾因霍恩,是地方行政官,趁著喝醉時,試著在武力威脅下要強迫取供,憤怒的凱瑟琳納反擊,控告她的指控者誹謗。

這是個危險的賭注,在克卜勒的時代,歐洲獵女巫風潮正值高峰期,因此就算是惡意的謠傳都可能讓凱瑟琳納有潛在致命的危險。審問被告女巫標準的開庭程序通常會動用嚴厲的酷刑,以逼出口供;在證明無罪之前,全部都假設有罪,而被證明有罪的人即刻處斬。克卜勒是一位孝子,把威脅看得非常認真,所以聘請律師,並把凱瑟琳納帶至林茲,而他則往返於兩個城鎮間。他一度擱置大部分的科學研究,不過仍設法完成他的「和諧理論」,他的書《世界的和諧》〔1〕Harmonices Mundi)於 1619 年出版。

這個訴訟拖延了幾年,而當一位新的,較無同情心的法官接手凱瑟琳納的案子時,海高爾德利用此變更,對她正式提起施行巫術的控告。在那時,凱瑟琳納已回到雷昂伯格,下定決心要面對面迎戰她的控告者。結果那是個嚴重的誤判,1620 年 8 月,她在女兒家被法院拘提,關進監牢,被控施行巫術等 49 項罪名。克卜勒和聘用律師採用很有效的抗辯,寫了一大份 128 頁詳盡的供述,駁倒原告的論據。

最後,杜賓根大學的司法學院判定雙方都無足夠的證據,既無命令凱瑟琳納接受酷刑以取得口供,也沒立即釋放她,而是決定讓她看行刑的工具 ─ 燒熱的鐵棒、鉗子、長針、肢刑架、及用來取出內臟和肢解的絞刑架 ─ 並以圖解說明每一項工具如何使用。這種圖解行刑工具的口頭恐嚇方式用意是要讓被告因恐懼而招供,然而凱瑟琳納個性堅定,斷然拒絕招供,還表示:「你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甚至要從我的身上把血管一條條拉出來,我也沒有什麼可招認的。」之後,她跪著朗誦《主禱文》(Pater Noster),展現出由衷的虔誠。

終於,克卜勒的抗辯成功了:符騰堡公爵裁定凱瑟琳納拒絕招供證明她的無辜,所以宣告她無罪而下令於 1621 年 10 月釋放。冥頑不化的凱瑟琳納立即提起另一個訴訟,堅持海高爾德要付她的審判費用,以做為無根據指控的補償。那個訴訟從未審理;凱瑟琳納隔年去世。

 

Further Reading:
James A. Connor. Kepler’s Witch: An Astronomer’s Discovery of Cosmic Order Amid Religious War. San Francisco: Harper, 2004.

 

註 1: 該書主要是提出宇宙的幾何模型,主張天體的運動與五個正多面體,即柏拉圖固體,的性質相似,所以物理世界具和性。最後一章則提出克卜勒第三定律

 

加入好友

2,418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