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實驗室】葛蘭素史克藥廠(GSK)不想要更多克憂果

■ 今年二月葛蘭素史克藥廠婉轉地宣布其企業方針有所改變,未來將以罕見疾病的療法為重點,而不再從事疼痛及憂鬱症藥物的研發。影響所及,研發部門的預算減少了一半。葛蘭素史克的藥物研發部門副總裁Patrick Vallance說,罕見疾病療法的研發「風險比較小,獲利比較高」,有利於公司的整體營運。

Vincent_van_Gogh_Wheat Field with Crows(1890)
有烏鴉的麥田(1890),梵谷。

?

撰文 ∣ 張茵惠

  自從1992年新一代抗憂鬱藥劑「克憂果」(Seroxat,藥名是帕羅西丁Paroxetine)核准上市以來,世界第二大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GSK)至少被告了五千次,這個數字還僅止於美國境內。克憂果是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SRIs)家族的一員,有個更廣為人知的哥哥叫做百憂解(Prozac)。

  SSRIs的出現是為了解決過去治療憂鬱症藥物的缺陷,三環抗憂鬱劑(TCAs)單胺氧化抑制劑(MAOIs)相較之下副作用強,安全劑量較難拿捏,而且容易與其他藥物及食物結合。SSRIs的藥物機轉如同名稱所示,是透過抑制血清素的循環再用,而使神經細胞之間血清素濃度增加,減低憂鬱情緒以及某些強迫行為的發生。過去的藥物同樣可以抑制血清素,不過同時還有一些其他的作用,諸如影響去甲基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與多巴胺(Dopamine)的代謝。

Seroxat-antidepressant-pi-001
克憂果的爭議:有論者認為它會提高自殺機率

  SSRIs系列藥物可以想像成是比較精純的藥物,它與舊式藥物之間的差別可比精米及糙米。那麼為何SSRI系的克憂果會受到批評呢?基本上這是來自於精神醫學目前的侷限——人們其實不知道究竟憂鬱症藥物的哪個部分發生了作用。「去蕪存菁」的結果,或許只是弄巧成拙,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哪些部分是「蕪」,哪些部分是「菁」。許多科學家相信,血清素對人類的認知和情緒有很大的影響,但也僅止於相信而已,確切的機轉仍待分析。而21世紀的流行疾病「憂鬱症」到底跟血清素有什麼關連,更是尚在黑箱之中。

  換句話說,儘管各種憂鬱症藥物推陳出新,但是不是新的藥必然比舊的有效,這是可疑的。此外,安全性的議題也亟待釐清。葛蘭素史克藥廠在美國遭起訴的原因之一,便是他們可能隱瞞了臨床實驗報告,沒有警告使用者SSRI藥品可能誘發青少年與兒童的自殺行為。有些人甚至激進的認為,憂鬱症藥物根本沒有用。

Ian Wilson@flicker
GSK英國總部

  但究竟SSRI真的有那麼危險嗎?恐怕也不見得。有些醫師認為,SSRI藥物之所以可能提高自殺率,是因為它先解決了憂鬱症中的低行動力問題,但還來不及解決抑鬱情緒的問題,在高行動力、低落情緒的狀態之下,患者自殺成功的可能性因而提高了。因此,問題不在於SSRI本身,而在於怎麼使用它。從中我們可以推導出一個假設,沒有心理諮商配套的投藥治療,或許比「沒有治療」還危險。

  SSRI藥物仍廣泛地在全球使用,顯示人們還是相信它們有用,而且也相信利多於弊。美國FDA 2004年起要求SSRI系列藥物必須標示「提高自殺可能」的警告標示(稱為黑盒子警告),同年英國也禁止了包括克憂果在內的多數SSRI藥品被用在兒童身上。

  葛蘭素史克藥廠對克憂果的專利已到期,他們顯然已經厭倦於繼續發明大家用得到的藥(譬如普拿疼跟克憂果),然後一直被告。他們轉向研發罕見疾病用藥,一方面可能真的是為了罕病患者著想,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罕見疾病患者「數量少到難以形成臨床訴訟證據」。葛蘭素史克藥廠策略的轉變,或許只有該公司股東會感到高興。

?

葛蘭素史克藥廠新聞公告:2010年2月4日

延伸閱讀:克憂果增加七倍自殺風險?醫師:未有定論?、 SSRI於抗憂鬱藥之角色(成醫藥誌)

分享到facebook

14,211 人瀏覽過

One thought on “【瘋狂實驗室】葛蘭素史克藥廠(GSK)不想要更多克憂果

  • 2010 年 04 月 09 日 at 23:28:16
    Permalink

    這讓我想到近代醫學的發展在接受對化學療法以及以偏機械論的態度看待身體,曾經是一段漫長崎嶇的路。現在西醫雖然在醫學領域遙遙領先,但是心靈醫治與替代療法的重新抬頭,都顯示了現代社會對現代醫學又落入了信心不足的困境。

    我常說,西方近代科學習慣了以物理與數學領導理論發展,能解釋已知現象同時預測未知可能的科學典範,從牛頓到愛因斯坦,獨領風騷四百年,忘掉了人類知識體系中還有一支以經驗、操作領導思考學習的模式,也能夠進入化境(state of art),這種途徑也可以與理性思考結合,而且造就了近代化學與醫學。

    今天的科學史提及煉金術時,多以負面思考解讀,並視之為偽科學,有時不免忽略了煉金術的操作經驗,其實提供了許多了解物質世界的實際知識和數據。一但理論架構踏入正途,譬如對元素和化合物的確認,或是原子說的提出,都是臨門一腳,促成了近代化學發展的得分。

    藥物的使用在有效和對病理、生理的關係之間,常常不是黑白分明、先後有序的狀態,中醫尤其如是。雖然中國不少皇帝可能是命喪丹藥,經驗醫學和藥方也不乏正確醫病的例子。在今天,社會的經濟、法律要求皆是今非昔比的情況下,藥商的做法也是無可厚非的。

    所謂的科學、技術與社會的關係,也不過就是市場價值與非市場價值的拔河罷了。

    愛因斯坦說過:The countable things are not always accountable; and the accountable things are not always countable.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