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排名】哪個大學排名好?

■ 全球大學評鑑排名影響力與日俱增,它可能帶來教育政策、研究資源分配和學生選校標準的改變。但這類評鑑本身不僅具有文化上的偏差,此外亦獨厚某些領域的學術研究表現,無法顯現出大學整體的教學成果以及社會貢獻。

smcgee@flicker

  每年秋天,政客、大學主管、支持研究經費單位還有無數的學生,都摒息以待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雜誌(Times Higher Education, THE)刊出的世界大學評鑑排名結果。在THE雜誌評鑑裡的名次高低,會影響政府對高等教育的投資,也會決定哪些學校能吸引最好的學者和學生,促使大學對排名的爭先恐後。

  但是長久以來,學術界和各大學都批評說,THE雜誌和其他大學評鑑的影響力過大,他們認為評鑑的方法和資料問題多多。舉例來說,很多大學的排名年年大起大落,這不可能是真實的情形。法國的大學尤其委屈,因為他們的論文常常是和國家實驗室並列,減低了大學本身的貢獻。現在大學和相關人士都在發展各自的評鑑系統,希望改進這些缺點。

  比朗諾(Kazimierz Bilanow)是二〇〇九年在華沙創立的「國際學術排名與表現觀察協會」(IREG Observatory on Academic Rankings and Excellence)的主持人,他說評鑑制度的影響力已經遠超過預期。「原本搞不好只是希望藉此刺激報紙銷售量,現在卻變成對政府政策和機構經費有了巨大的影響。」

  一些新發展出來的大學評鑑系統,現在的重點由學校整體的粗略排名,轉移到更細微的評量,可以讓政府、支持研究經費單位、學者和學生都得到更好的指點。他們將用更廣泛的條件評比學校,採用更多非具體的條件,比方說教學品質。THE雜誌的評鑑制度面對批評,也在尋求因應之道。

?

THE已承諾修正其評鑑方式
泰晤士高等教育雜誌(THE)已承諾修正其評鑑方式

學校名聲調查有利英語系國家

  其中一個針對THE的批評,是他們過於依賴學校名聲的調查,這種調查是請學術界人士提出他們心中認為各領域中最出色的學校。有人認為接受訪問的學者太少,對於被詢問評價的學校不見得都很清楚,而且這種作法特別有利於英語系國家。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THE雜誌宣布他們以後不會再使用倫敦一家高等教育媒體公司QS提供的資料。當時雜誌編輯莫若茲(Ann Mroz)說過,「我們非常清楚這些排名會影響國家的政策和幾百萬英鎊經費的去向。我們也知道大家對評鑑方法有所批評,所以我們覺得自己有義務改進評鑑方法。」

  THE雜誌以後會採用「全球學術機構檔案計畫」的資料。此計畫在今年一月起由湯姆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發起,預計蒐羅全球幾千所大專院校機構全面的資料,包括研究經費細節、學者數目、頒授士學位的人數以及教學評鑑。湯姆森路透公司還打算用他們內部的引用次數和出版數據,來建立大學研究表現的多種指標,同時定下標準程序,審核學校提供的資料是否有誤。

  湯姆森路透公司會繼續進行學校名聲的民意調查,但是會訪問至少兩萬五千位學者,不像QS公司為THE二〇〇九年排名調查時,只訪問了四千人。他們和英國的民意調查公司Ipsos MORI合作,確保調查結果有代表性。湯姆森路透公司的計畫經理普拉特(Simon Pratt)說,「我們不是隨機亂做,是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們要涵蓋各種領域提出比較平衡的觀點。」

  THE雜誌還是會提出學校整體的排名表,有人則批評這種作法予人錯誤印象,誇大學校之間差異。但是普拉特說,新的排名制度會有更多細節,提供資料讓各校可以自行選擇項目,和背景相近的其他學校相比。

?

多面向全球大學院校評鑑資料庫

  歐洲執行委員會正努力建立「多面向全球大學院校評鑑資料庫」(U-Multirank),這個計畫的創見在於可比較同質性的學校。下個月起,德國、荷蘭、比利時和法國數間專司教研評鑑的機構,將聯合執行一項包含一百五十間大專院校的領航計畫:「高等教育與研究表現聯合評量」。

荷蘭瑞特大學前校長梵傅
荷蘭瑞特大學前校長梵傅認為,拿綜合性大學與研究型大學相比並不公平。

  U-Multirank資料庫的用意,在於將有類似活動和目標的大學進行比較。資料庫的領導人之一,荷蘭瑞特大學前校長梵傅(Frans van Vught)認為,現有的排名制度把各種類型的學校都湊在一起,但是拿大型綜合大學和注重教學的地區性大學相比並不合理。

  為了將類似性質的學校分類,這個計畫會參照另一個梵傅參與的歐盟姊妹計畫U-map。U-map是以學校的研究活動多寡、提供的學程和學位,學校與地方和工業的關連以及國際導向程度來分類。U-Multirank將會在這幾方面,分別發展出指標。梵傅說,等到領航計畫完成,兩個資料庫都會尋求捐款以成為長久執行的單位。

  U-Multirank還想要克服眾多評鑑系統的通病,也就是過度重視研究產出,忽略大學其他同樣重要,尤其是教學上角色的這種缺點。事實的確如此,比方說中國上海交通大學提出的世界大學排名,就完全只看研究產量以及引用次數,他們參考的標準包括諾貝爾獎得主人數以及在《自然》、《科學》頂尖科學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數。

  用引用次數作為排名參考的評鑑方式,通常沒有考慮到不同領域間引用論文的程度大有差異。這種作法有利於生醫領域,不利於社會科學和那些很少相互引用的領域。湯姆森路透公司和U-Multilink的計畫,則會使用經過標準化的指標,把這些缺陷都納入考慮。

  U-Multirank會在每一種指標上都提出個別成績,讓學生、科學家和政府都能按自己的菜單點菜,任意組合他們需要的條件,做出自己的排名表。

Airwalkmax@flicker
大學的「教學」是最難比較的項目

  不過所有從事評鑑領域的專家都承認,大學的教學是最難比較的。研究是一種國際化的活動,也有合理的指標可讓不同機構相比。相反的,教育制度則是由各國編制,反應不同的文化傳統。普拉特認為這方面困難得多。

  比方說法國的退學率就不能直接拿來和其他國家相比,因為所有拿到法國高中畢業文憑的學生,自動的都有一間法國大學可念。考試是在大學第一年結束後才舉行,決定是否能繼續讀,因此法國退學率顯得更高。不同國家大學教育的長度和各種學位的內容,也大不相同。

?

測量概念

  這些差異正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想要彌補的。二月間他們開始了一項美金一千兩百五十萬元的領航計畫:「高等教育學生學習成果評估」(AHELO),發展出評量教學和學習效果的標準,重點不在提供更多排名表,而是要評量大學生活的多重複雜面向,比方說來自不同文化和語言的學生,在關鍵思考和原創力上的表現。

  目前細節雖大多還沒定案,但是他們打算找兩百個來自六個國家,十幾個不同學校(包括美國和日本)的學生做調查。英國QS公司的研究主任索特(Ben Sowter)也說,他們高度關注AHELO計畫的發展。

?

「任何評鑑系統,不管有多完美,若是以為自己就是標準答案,就大錯特錯了。因為真正的答案永遠得看問問題的人是誰。」??---索特

  雖然不再能THE雜誌合作,QS公司還是希望繼續發展大學評鑑系統。索特說,他們會繼續改進方法,增加參與訪問調查的人數,還說他們歡迎別人參與競爭。其他專家則認為,評鑑系統增加是好事,這樣可以減少任何單一系統的過度影響。

  弔詭的是,現在評鑑系統自己也需要接受評量了。歐洲大學協會有超過八百所大學,他們打算發表對於所有國際評鑑系統的年度評論,分析各系統使用的方法,針砭各大學在評鑑中高分或低分的原因。這些評論很類似由瑞士教育研究處以及瑞士大學校長會議所共同提出的,對現有評鑑系統的概論文章。

  這些評論能幫助大眾,選擇最能回答自己疑問的評鑑結果。索特說得很好,「任何評鑑系統,不管有多完美,若是以為自己就是標準答案,就大錯特錯了。因為真正的答案永遠得看問問題的人是誰。」

?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期】2010.04.01?

?

分享到facebook

2,940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