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大人物】關於沙克(Jonas Salk, M.D.)

■10月28日是沙克的百歲冥誕。大家對他的記憶,大概都只限於他發明了針對小兒麻痺(polio)的沙克疫苗,不久以後被沙賓(Sabin)疫苗取代。

1955年的沙克(Jonas Edward Salk)。 圖片來源:wiki
1955年的沙克(Jonas Edward Salk)。
圖片來源:wiki

撰文|葉綠舒

沙克(Jonas Edward Salk)在紐約出生,是猶太人的後裔。在他就讀紐約大學醫學院(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他就讀NYU主要是因為學費便宜,而且對於猶太人不排斥)時,他開始對研究發生了興趣。或許這是命定的,不過他因為家境的因素必需半工半讀,其中有一份工作就是實驗室助理。當然,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他在高中以前也從未表現過對醫學的興趣;而他也說自己去念醫學系其實是為了做醫學研究。

當他在醫學院裡面的時候,他開始對細菌學感興趣;但是,等到他在1941年到密西根大學的Thomas Francis博士(B型流感病毒的發現者)的實驗室裡做研究以後,他開始對病毒學感興趣。

雖然他並不想當醫生,但是他還是在紐約的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完成了他的住院醫師訓練。接著他換了幾個單位之後,在1947年落腳於匹茲堡大學醫學院。

1956年,他接受了美國國家小兒麻痺基金會(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Infantile Paralysis)的邀請,開始進行小兒麻痺病毒研究計畫。除了羅斯福總統本身就是小兒麻痺症的受害者以外,在當時,美國人對於小兒麻痺的恐懼大概僅次於原子彈。1952年的大流行造成3,145人死亡,21,269人終身殘廢,而大部分的患者是小孩。這個經由糞口傳染的病毒,是當年家長們最大的恐懼。

雖然他在1956年才接受小兒麻痺基金會的邀請,但他在到達匹茲堡以後,就開始進行發明小兒麻痺疫苗的工作了。當時對於人體試驗的限制沒有現在這麼嚴格,他在1952年就開始進行人體試驗-在華生兒童身障院(D.T. Watson Home for Crippled Children)以及波克啟智學校(Polk State School for the retarded and feeble-minded)為兒童進行疫苗的注射。這些人體試驗引發了大眾的疑懼。而面對外界的質疑,他的反應是,他會負起全責,同時他也強調,他的妻子與三個兒子也都參加了這項試驗。

在1954年,他的疫苗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測試(field trial)。這項測試包括了兩萬名醫師與公衛人員,六萬四千名學校的人員,一百八十萬名學童以及二十二萬名志願者。因為大眾對小兒麻痺的恐懼,以及這項測試所牽涉到的人是那麼多,當年的蓋洛普調查發現,知道這項測試的人,比知道美國總統的名字的人還要多。而測試所需的經費,除了國家提供以外,March of Dimes Foundation也全力支持,甚至不惜讓基金會負債。

March of Dimes為疫苗測試製作的募款海報。 圖片來源:wiki
March of Dimes為疫苗測試製作的募款海報。
圖片來源:wiki

而這些努力都感動了沙克,足足有兩年半的時間,他每天工作十六小時,從不休息,終於在1955年4月12日(羅斯福總統的十週年忌日)發佈了報告,證明了疫苗是有效的。在宣布的那一刻,全國歡欣鼓舞,教堂鐘聲齊鳴,甚至有商店在櫥窗上寫了:「沙克醫師,謝謝你!」

圖片來源:wiki
圖片來源:wiki

雖然後來發現只有百分之60到90的免疫率,而且在幾年內很快的被沙賓疫苗取代,但是在當年,小兒麻痺症很快地由一年數萬名感染降到一年幾十個。而大家所不知道的是,由於沙賓疫苗近年來被發現有引發變種的疑慮,因此美國從1998年開始,已經不再提供沙賓疫苗,而是以改良版的沙克疫苗做為預防小兒麻痺的方式。

而沙克的成名也促成了沙克研究所(The 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的建立。可能是因為他在匹茲堡大學時的經驗,當他建立沙克研究所時,他找了他的好朋友Louis Kahn來設計建築,並要求每間實驗室都要有對外的窗戶。筆者剛到The Salk時,就對於它的建築讚嘆不已;但顯然日本人也有相同的喜好。假日時總會看到許多觀光客(日本人最多),躑躅於建築物之間,透過每間實驗室的窗戶往裡面好奇的窺探;有些研究人員感到不堪其擾,便拿了大張的海報把窗戶貼起來,這好像又違背了沙克博士的想法了。

沙克研究所。圖片來源:wiki
沙克研究所。圖片來源:wiki

沙克一直對於科學研究與人文科學的融合非常有興趣,也不遺餘力地推動。雖然不見得成功,但是他對於人文科學的興趣,使得他結交如Louis Kahn等人,更不用提他1970年再婚的對向是畢卡索的最後一任女友Françoise Gilot囉。Françoise Gilot至今仍在人世,經常以展出畫作的方式為沙克研究所募款。

筆者在1998年剛到The Salk時,植物研究室是棲身於研究所後方的停車場的木造建築中;後來等到實驗室完成後,整個植物研究室搬到研究所的最前方。據說,那些木造建築是當年沙克做研究的地方,而「侏羅紀公園」的作者Michael Crichton曾經在沙克博士手下做過一段時間的研究,當時沙克的研究室還是在木造建築裡面。當時曾聽到討論要保存那些建築,不知道是否仍屹立在停車場上呢?

參考文獻:
Jonas SalkFrançoise Gilot
Daniel C. Schlenoff. 2014. Remembering Polio Vaccine Developer Jonas Salk a Century after His Birth.

--
作者:葉綠舒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科教中心特約寫手,從事科普文章寫作。

6,268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