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學奇境】霍布斯、波以耳與屠龍之術

■「猶大以拉比之名敘述:神聖且被祝禱的那一位,在祂的世界創造雄和雌---被斬殺的、蜷蜿的利維坦亦如是,有雄也有雌;若牠們被允許交配,世界將為之毀滅!於是神聖、被祝禱的祂怎麼做呢?祂閹割那雄的,然後將雌的殺了,鹽漬起來,供未來的公義之人食用;因有這樣的記載:『祂將殺除海中之龍。』」---《巴比倫他勒目》

Behemoth
地上的獸,弼襲魔(Behemoth)。

?

撰文 ∣ 周炳辰

  牟中原教授在十月二日的演講中提到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和波以耳(Robert Boyle,1627-1691)的辯論。那是個政治、科學、哲學不如今日壁壘分明的時代,有熱忱的人以各種方法尋覓真實,理解世界,其中較有資源的人更運籌帷幄為自己的認知辯解。

  霍布斯認為存在一些可以說明自然事物運作的法則,例如歐氏幾何,霍布斯相信可以透過公理化與通則化這些法則來構築一套全面的科學體系,並以此作為他研習政治、哲學和神學的邏輯依據。他曾在《利維坦》(Leviathan)中論述:在缺乏中心權威,每個人都有對所有事物的權利,那麼人類會淪入「自然狀態」,為了競爭、卑怯、跬譽而互相爭鬥,最後的結果就是所有人對所有人(all against all)的戰爭。人類的自然狀態是如此悲慘,人們只能透過社會契約,放棄自身一部份的自然權利,建立「利維坦」。

意在屠龍

  希伯來聖經將利維坦描繪成性格兇殘的海龍,體格奇大,表皮堅硬如石,背上滿布堅實的鱗甲,連最銳利的魚叉、劍刃和箭矢都無法穿透。牠長了滿口森森尖牙,會噴煙吐火,任何人看到牠就只有絕望和妥協。這種醜陋又龐大的怪物原來有兩隻,一公一母,但到後來造物者慮於牠們的強大,擔心牠們的子嗣會毀滅整個世界,只得將母利維坦殺除,鹽製了贈給公義的人們。[註1]

  霍布斯以足以令造物者憂懼的孤獨巨物代表一個遠遠高於個人的權威,隱約可以想見他看到的世界是階層式的,所有的人、事、物,甚至個人的思維和行為,還有到後來──「神」,都可以像物件般被放在世界的某一個位置,被排列、堆砌。

  霍布斯的「利維坦」不是迷信的產物。霍布斯相信他的主權國家,他的「利維坦」,可以透過公理化的知識體系層層推演出來。對霍布斯來說,英國當時的種種紛擾都來自於大家不相信「方法」的效用,因此你說人性本善,他說人性本惡,但無人知曉如何推出這些結論?霍布斯認為,平息紛爭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一套眾人皆可評判和操作的公理化方法演繹體系,他與波以耳的最大爭議便在此發生,霍布斯偏好演繹而非實驗,對霍布斯來說,實驗了充滿太多變數,實驗也不可能在條件完全相同的狀況重來一遍,透過實驗所得的知識,無論如何都不比方法演繹體系所得的知識來得穩當。

  儘管波以耳與霍布斯的世界觀均深受當時流行的微粒論(corpuscularianism)影響,但兩人科學、神學和政治價值觀則南轅北轍。波以耳相信人類可以變得更好,發展更好的農業,更好的醫藥;他認為基督信仰是最好的藥,但任何信仰須接受實驗,才可能趨近真實;他認為人類的認知終須透過想像,以一種物理的方式在腦中投映,但他同時相信有些事物是難以想像的,例如笛卡爾(René Descartes,1596-1650)的千邊形(chiliagon)、根號的概念,還有抽象思考的能力。波以耳接觸世界的態度不像霍布斯那麼惟物、化約,比較起來波以耳似乎懷抱更謙遜的態度接受人類不能夠完美說明、安排世界的情況。

幾乎空了

  波以耳做實驗,很多實驗,並忠實地維護實驗紀錄。他常感嘆當時的科學環境缺乏記載數據和觀察的「實驗歷程」。然而縱使他豐富的實驗經歷讓他可以發表大量的實驗紀錄,非常特別的是:他似乎對「系統」沒有什麼興趣。他不急於詮釋世界(這顯然和霍布斯完全不同),也不喜歡為了解釋現象扭曲自己的實驗紀錄。與其說他熱愛實驗,不如說實驗是他的信仰,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現在回過來看,波以耳不急於詮釋世界實是大智之舉。實驗的特性是獲得之結果僅在實驗的條件下成立,是一種有限的真實。在虎克(Robert Hooke,1635-1703)的協助下,波以耳利用幫浦將中空的金屬球體抽真空,作了一系列關於真空的實驗,例如把毒蛇放進真空艙裡發現減壓症,或把鈴鐺放進真空艙裡聽不到聲音。乍看來波以耳的實驗似乎成功描述真空──真的什麼都沒有,絕對的虛無,然而現在透過量子物理我們知道真空不是「真的空了」或「幾乎空了」,而是非常熱鬧地在真空的每一點皆有量子勢能。由此可見,透過實驗獲得的真實僅在當下的條件和有限的觀點下為真。霍布斯和波以耳辯論時,曾因為沒有觀眾可以在所有的觀點全程、全面旁觀波以耳的實驗,從而質疑實驗本身的意義,雖然霍布斯意在攻擊,頗有雞蛋裡挑骨頭的意味,接近無賴,但在量子真空理論中,偏激又唯物的霍布斯或許比我們以為的,在某一個觀點下,更趨近真實也說不定。

  寫到這裡,我不知道有沒有離題,也有些沮喪地自知沒有對「知識是什麼?你知道什麼?又如何得知?」這三個問題獲得更進一步的心得,對於先驗、後驗的爭辯也沒有更精闢的結論,但在內心某個深渺的角落,我感動於前人的熱忱,那是一種接近信仰的熱度。他們的思辯和發現必須和生命切身相關──必須是那些最最熱情的人才具備的高度凝視,才可能看見,才可能實現。

??

註一:

此一雄一雌之巨獸分別為弼襲魔(Behemoth)與利維坦(Leviathan)。見猶太法典:
Rab Judah said in the name of Rab: All that the Holy One, blessed be He, created in his world he created male and female. Likewise, Leviathan the slant serpent and Leviathan the tortuous serpent he created male and female; and had they mated with one another they would have destroyed the whole world.

---猶太法典《巴比倫他勒目》(Babylonian Talmud: Tractate Baba Bathra

註二:屠龍之術,典出《莊子‧雜篇》:「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雖為絕世名技,但無龍可屠之時,則派不上用場。

?

(本文作者為雪梨大學免疫暨傳染疾病研究所碩士)

?

責任編輯:蕭育和(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班)
4,428 人瀏覽過

5 thoughts on “【化學奇境】霍布斯、波以耳與屠龍之術

  • 2010 年 10 月 20 日 at 14:35:03
    Permalink

    最近事忙,沒時間多寫。
    我想你寫出了自己的感想,我也不確定講員在這些事物上的立場,我自己也不常談這些方面,和沒有信仰的同事不容易談,也不覺得需要談,和教會的人更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當知難行易的事太多時,大眾都是埋頭苦幹的。科學是否有新的典範,在科技與經濟賽跑的局面下,好像也沒有舞台。

    Reply
  • 2010 年 10 月 20 日 at 18:46:25
    Permalink

    老師好久不見,在大學曾經上過您的課……老師好!

    Reply
  • 2010 年 10 月 21 日 at 02:01:23
    Permalink

    CASE居然能要到我學生的文章。
    人名的記憶是我失去得最多的一部份,抱歉你需要多給我些資訊,喚回我的記憶。

    Reply
  • 2010 年 10 月 21 日 at 18:07:23
    Permalink

    台大教授與台大畢業生在台大的網站重逢,尚在情理之中!:P (另外,我猜樓上兩位應該相逢於七八年前的普化課....)

    Reply
  • 2010 年 10 月 21 日 at 21:49:05
    Permalink

    那大概是植物或農化系的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