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水下文化資產保衛戰

在全球海平面上升前,澳洲沿海曾有大範圍的陸棚區位於海平面之上,是早期智人從巽他古陸遷徙、擴散入澳洲的主要路徑,也是當時人群的生活區域。在越來越多澳洲近海陸棚區的水下資產被發現後,考古學家提醒澳洲當局應開始重視原來一直受到忽視的水下文化資產,以免遭受人為破壞,並呼籲未來澳洲的環境影響評估必須納入考古學,海洋研究也必須更加留意水下文化資產。

編譯|江柏毅

圖片出處:Wikimedia Commons

冰河時期的澳洲與島嶼東南亞因海平面較低,陸棚均位處海平面之上。海平面上升前連結有今日澳洲、新幾內亞、塔斯馬尼亞及周遭小島的大陸稱之為莎湖陸棚(Sahul),陸域面積較現今多約30%,而海平面上升前連結了今日大陸東南亞、蘇門答臘島、爪哇島、婆羅洲及鄰近小島的陸域,稱為巽他古陸(Sunda)。另外,今日的菲律賓、蘇拉威西、摩鹿加、小巽他群島過去從未與兩塊古陸相連,稱為華萊士區(Wallacea)。

古代智人離開非洲後向全球擴散,部分人群沿著巽他古陸向東南,跨越華萊士區,大約在距今六萬五千年前抵達莎湖陸棚的西北角,並在約距今三萬年前來到東南角。研究顯示,莎湖陸棚外緣大約兩百萬平方公里的範圍,包含現今澳洲東部沿海、西部沿海、北部卡奔塔利亞灣一帶,都曾是早期智人的生活區域和遷徙擴散主要路徑,但在大約兩萬年前開始這些土地逐漸遭到海水淹沒。

澳洲考古學家近日於Australian Archaeology期刊上呼籲當局應重視澳洲大陸周遭珍貴的水下文化資產,因為它們正逐漸遭受沿岸疏濬、管線架設、採礦、石油天然氣探勘等各種人為破壞威脅。

由澳洲福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詹姆斯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Airborne Research Australia基金會和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組成的考古團隊日前在與原住民組織Murujuga Aboriginal Corporation的合作下,透過航拍、潮間帶調查等方式,於西澳北端的吉德利島(Gidley Island)北端發現各類古代智人的活動證據,如種子加工、海洋資源利用、採石場、石器製造場、岩畫、儀式活動等。

儘管這些考古遺跡難以準確定年,但種種跡象顯示它們的年代可能橫跨更新世與全新世。2019年時研究團隊也曾潛入吉德利島北端的布魯吉埃爾角(Cape Bruguieres),並在約2.4公尺的水下發現269件石器。後續根據石器出水地點周遭的風化岩狀態、碳十四定年及海平面變化研究,推估這個水下遺址的年代至少距今七千年。

詹姆斯庫克大學榮譽教授Sean Ulm教授表示,現今吉德利島的水下與陸域其實有著連續的文化景觀,反映著早期澳洲原住民的土地利用與面對氣候變遷的生存策略。福林德斯大學John McCarthy博士也指出,澳洲北領地以北,過去與新幾內亞相連的陸棚區在早期智人來到時其實位處海平面之上,北領地的研究結論也顯示達爾文港與拜諾港間的水域過去應是早期智人的生活區,極具水下考古研究潛力。

澳洲現有的地方法令雖對水下文物具有保護效力,但程度因地而異,而國家所制定的水下文化遺產法顯然效力不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水下文化遺產公約雖宣稱保護所有超過一百年以上的遺產,包括澳洲殖民時代遺址和原住民水下文化遺產,但澳洲目前的國家政策與公約並不一致。對此,學者提出區域性和地方性雙管齊下的辦法,不僅要從大數據判斷可能的水下遺址位置,以進行後續保護,也要從地表調查、潛水兩種方式尋找、記錄這些文化遺產。以Murujuga地區為例,目前該地區的考古研究已同時著眼於陸域、沿海及淹沒區,同時結合原住民口述歷史中與海平面上升有關的內容進行研究探討。

另外,目前北領地的水下考古工作也已開展至海床上的考古遺留評估,未來類似的作法或可導入其他地區。

澳洲現有的國家級研究計畫框架下,如海底海洋生物區域計劃,主要是關注海洋生物多樣性和生物棲地,在考古學的部分僅會額外注意歷史時期的沈船,而在缺乏地方或國家級的規劃下,澳洲早期原住民的水下文化遺產往往被忽視或邊緣化。學者呼籲未來澳洲的海洋研究應結合原住民觀點及傳統,澳洲的文化遺產保護系統也必須開始改變,從事澳洲古代原住民研究的考古學家在未來的科學研究、海洋環境管理及產業發展中需擔任核心角色,同時考古學也必須納入環境影響評估。

目前澳洲能源公司Woodside Energy已對此作出回應。該公司認同水下文化資產的重要性,並開始與原住民組織Murujuga Aboriginal Corporation合作,試圖了解目前規劃的能源管線架設範圍可能影響到的水下文化資產價值。

 

參考資料:

  1. 8.31 Jonathan Benjamin, Chelsea Wiseman, John McCarthy, Peter Jeffries, Sean Ulm, Australia's coastal waters are rich in Indigenous cultural heritage, but it is hidden and under threat.
  2. 8.30.  New archeological discoveries in Australia highlight lack of protections for submerged Indigenous sites.
  3. Peter Bellwood & Peter Hiscock, Chapter 8 Australia and the Austronesians, in Chris Scarre (ed), The Human Past, pp. 265-268. New York: Thames & Hudson.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