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方式會影響別人看待我們的能力嗎?

回想一下自己在課堂團體討論或是跟別人合作的時候,有沒有聽過合作者說過類似的話:「我覺得這部分應該要明確強調有什麼例子,但有可能是我太挑剔了」、「我知道該怎麼寫,我絕對不會寫出像這樣的東西來」當聽到這些內容的時候,你覺得誰聽起來比較有能力?

不同表達方式會影響我們判斷對方的專業能力嗎?一起來看看這些細微的人際溝通如何影響工程領域的性別分佈與合作氛圍。

撰文/楊期蘭

在工程教育領域中,其中一個被許多研究者關注的研究問題是:為什麼有許多在學校表現不錯的學生,在接受了工程教育後,最後有很高比例的學生選擇決定離開工程領域,其中特別是女性居多?[2, 3] 導致這個結果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工程領域有部分的歷史根源於軍隊,一個以男性為主的環境,有著高競爭力、重視高低位階以及地位的傳統,在這樣以男性為主且又高度競爭的文化下,導致許多女性在工程領域中感到不快樂。

這篇文章想從「表達方式」來切入理解這個問題,試圖了解我們日常生活對話所使用的溝通方式會如何影響工程領域團隊合作時對彼此專業能力的評價,進而讓某些學生或是工作者覺得自己不適合這樣的文化氛圍而決定離開。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過去研究發現當男女在團隊中抱怨時,較常出現的說話方式,以下我們個別稱作「典型男性/女性說話方式」[4]:

●典型男性說話方式

1. 自我吹捧:「我很常在工作上看到怎麼寫計畫書,現在這個根本不算是計劃書」,在批判的時候,男性傾向透過自我吹捧來展現自己比他人優越。

2. 直球對決:「大家都聽到了吧,我已經講過至少3次了」,當想給團隊建議時,男性傾向直接在團隊中說出對他人的不滿。

3. 找藉口:「我昨天晚上在寫的時候很累」,當面對自己不好的表現時,較多男性傾向以外部的理由(而非歸因於自己)來解釋自己不好的表現。

●典型女性說話方式

1. 承認無知:「我其實不太知道怎麼寫這個部分」,當面臨質疑的時候,女性傾向運用把問題歸到自己身上的表達方式,像是表達自己對於某個領域的了解不深。

2. 軟性建議:「(給了建議後)... 但可能是我比較吹毛求疵」,當想給團隊建議時,女性傾向為了替別人保留面子,用比較謙遜的方式說出建議。

3. 承認錯誤:「我沒有注意到那個部分不小心刪掉了」,當表現不如預期時,女性傾向在發現錯誤之後承認自己技術上的錯誤或是能力上不足。

 

註:這裡提到的典型男性/女性說話方式只是根據兩性說話後分析歸納後得到的結果,並不表示所有男性一定都會用或只會用典型男性表達方式,反之亦然。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為了了解不同領域的人對於這兩種不同的說話方式有什麼觀感,研究者們邀請了500多位來自工程領域(電腦科學、機械工程等)以及非工程領域(藝術、人文社會)的學生,把他們隨機分配到兩個組別中,其中一組的人會看到以上提到包含男性/女性典型說話方式的六段對話,會看到男性的名字說出典型男性對話,女性的名字說出典型女性對話,例如:大衛說「我知道怎麼做,我絕對不會做出那種東西來」;另一組學生則是被分配到女性名字配上典型男性的說話方式,反之亦然,例如:瑪莉說「我知道怎麼做,我絕對不會做出那種東西來」。[1]

●謙遜在以男性為主的工程領域行不通?

接著請所有人看完每段對話後,評價說話者的專業能力以及與他繼續合作的意願,結果發現工程領域的男性傾向認為用典型女性說話方式表達的組員能力不足、缺乏安全感、浪費團隊時間、並且不想與對方繼續合作,也就是說「承認自己的弱點」、「為別人保留面子」的表達方式在工程領域容易得到的是「能力不足」的評價。除此之外,相較於工程領域的女性以及非工程領域的男性與女性,工程領域的男性對於典型女性的說話方式展現較強烈的負面感受;相反的,工程領域的女性則是對於典型男性說話方式感到較強烈負面感受,這或許也是部分導致不少女性決定選擇離開工程領域的原因。

●不是性別的影響,而是「表達方式」

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當改變說話者顯示的性別時,無論說話者是男生或女生,只要使用偏女性化的表達方式,工程領域男性都會對這個說話者產生較負面的評價,像是覺得對方在浪費團隊時間、沒有能力、無病呻吟、不想繼續合作。這結果讓我們知道影響工程領域男性判斷的是對方使用的表達方式,而不是對方的性別。

Photo by You X Ventures on Unsplash

●我們如何一起塑造開放多元的合作環境

最後也請讀者們不要誤會,這個研究並不是想說工程男性的壞話,而是想要了解有哪些因素直接或間接造成女性離開工程領域。在高度競爭以及追求優越感的文化裡,自然而然為了讓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就必須要展現出比別人更強勢、更優越、更有自信的行為。這系列的研究並不是要指責工程領域的典型男性表達方式,而是想讓大家意識到如果不改變的話,我們每個人都是形塑這個文化的幫凶,唯有意識到並嘗試改變我們彼此溝通的方式後,才能從個人做起,逐漸改變整個工程社群的文化。

我們可以一起思考「表達方式」除了影響團隊合作氛圍之外,在工程領域的老師會不會受學生表達方式而影響他/她看待學生的能力?表達方式會不會影響工作環境中上司們看待下屬或是同事們之間的能力?

在了解這些之後,工程教育可以嘗試改變的是讓大家意識到不同表達方式會影響大家對於彼此專業能力的判斷,我們可以透過訓練以及教育來讓工程領域習慣使用偏典型男性說話方式的人意識到「自我吹捧」與「找藉口」會讓自己損失新的學習機會、「直接攻擊他人」也對團隊合作沒有幫助。當我們能夠意識到自己與他人的表達方式可能影響對彼此專業能力的判斷後,才能靈活調整跟不同溝通風格的人討論的方式,讓工程領域有更多元的人願意留下來繼續投入發展。

 

作者:東京大學 學際情報學 楊期蘭 (搜尋「人機共生你我它」了解更多)

 

參考資料:

  1. Wolfe, J., & Powell, E. (2009). Biases in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How engineering students perceive gender typical speech acts in teamwork. 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98(1), 5-16.
  2. M. Teresa Cardador and Brianna Barker Caza. (2018, November 26). The Subtle Stressors Making Women Want to Leave Engineering. Retrieved October 05, 2020, from https://hbr.org/2018/11/the-subtle-stressors-making-women-want-to-leave-engineering
  3. Silbey, S. (2016, August 23). Why Do So Many Women Who Study Engineering Leave the Field? Retrieved October 05, 2020, from https://hbr.org/2016/08/why-do-so-many-women-who-study-engineering-leave-the-field
  4. Wolfe, J., & Powell, E. (2006). Gender and Expressions of Dissatisfaction: A Study of Complaining in Mixed-Ge... Women and Language, 29, 2.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