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寬恕」可能對自殺者遺族的情緒發揮緩衝效果?

圖片來源:pixaby.com

撰文/蔡岷哲

不論就個人或是社會層面而言,自殺一直是重大且複雜的議題之一。根據衛福部統計,在台灣每年約有近四千人因自殺而死亡,自殺也在國人死因排行中約佔第9至第11名。然而,當面對自殺議題時,有一群人雖未從事自殺行動,卻很有可能因此出現情緒困擾。這群人是所謂的自殺遺族(suicide loss survivors)——自殺者的家人、重要朋友或是親近的同事、同儕。對自殺者遺族而言,這個重大的生命事件具有什麼意義呢?

●自殺者遺族的難題

當自殺者遺族面對身旁的人以如此方式離開時,很可能會產生多種對於心理健康有害的心理症狀,如憂鬱症狀、創傷後壓力症狀或哀慟症狀等,有時更會出現自殺相關的意念。除此之外,對於熟識的人自殺,這些周遭的人們也極有可能受到汙名的影響,像是社會大眾對於自殺者或是對他周遭親友的不解與無法同理。不久前,學者Oexlea、Feigelmanb與Sheehanc在研究中發現,這些汙名與自殺者遺族後續的負向心理狀態有關,且這些汙名還可能導致自殺者遺族更不願意揭露這些經驗與情緒,進而又導致負向情緒狀態的出現。自殺事件對自殺者身旁的人們帶來的影響確實非同小可,並可能隱含複雜的機制。那麼有什麼機制,可以協助人們從這個重大事件中慢慢好轉與恢復呢?

來自以色列 Ruppin 學院的 Yossi Levi-Belz1 與 Tal Gilo,在刊於今年期刊 Frontiers in Psychiatry 的研究中,探討了可能保護自殺者遺族免於受負向情緒所困的特質。Levi-Belz和Gilo提到,除了過去研究中提及的——適當的揭露和穩固的支持系統能夠作為自殺者遺族與後續的哀慟症狀之間的保護因子之外,自我寬恕(self-forgiveness)——接受自己的失敗,並且試著不去對自我進行懲罰或是怨恨,並積極的抱有正向感受與思維—是另一項被認為可以協助個體面對壓力的個人特質。他們認為,基於過去研究對自我寬恕益處的瞭解,像是緩解重大壓力或是減輕負向症狀,這項特質或許可以對自殺者遺族的情緒起伏發揮減輕的效果。Levi-Belz和Gilo更認為,這個減輕效果在自殺者遺族身上,會比起在經歷重要他人因不同類型事件死亡的週遭旁人身上,效果來的更顯而易見。

●自我寬恕的緩衝效果

為了驗證他們的假設,Levi-Belz和Gilo透過網路上各式平台,招募309位參與者,並可以進一步分為自殺者遺族、親近他人因不同原因(意外、心臟病等)驟逝,以及親近他人因可預期的事件(慢性疾病、歲數已高等)離世,共三個組別。研究的結果呼應原先的假設:首先,自殺者遺族所報告的憂鬱症狀與自殺意念高於另外兩組;此外,自覺有比較高程度自我寬恕的參與者,也確實表現較少的負向情緒問題。值得注意的是,在自殺者遺族組中,經驗到最低程度的自我寬恕時,他們的憂鬱症狀或是自殺意念都會比起另外兩組來的更高。

研究的結果顯示了自我寬恕的重要性與影響。Levi-Belz和Gilo認為,當人們能夠適切保有自我寬恕時,可以減少思緒圍繞在負向念頭的可能性;換言之,低的寬恕狀態促使人們會不斷的去反芻那些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思考內容。除此之外,Levi-Belz和Gilo也認為,能夠擁有自我寬恕的人們可能同時受惠於本身較佳的情緒因應與辨識的能力,而可以協助自我面對與處理這些情緒經驗;最後,自我寬恕也可能促使人們開始從事比較健康的行為與思考,進而遠離自我傷害或是相關的負向念頭。儘管受限於一些研究限制,如樣本的代表性和研究設計,這份研究結果或許可以在思考針對自殺者遺族的介入方式時,能產生更多新的方向性。

參考資料

  1. Levi-Belz, Y., & Gilo, T. (2020). Emotional distress among suicide survivors: the moderating role of self-forgiveness. Frontiers in psychiatry11, 341.
  2. Oexle, N., Feigelman, W., & Sheehan, L. (2020). Perceived suicide stigma, secrecy about suicide loss and mental health outcomes. Death studies44, 248-255.
  3. 衛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民 108)。全國自殺死亡資料統計。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