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到最高點的代價:甲基安非他命對腦部可能造成的損害

圖片網址:unsplash.com

文/周玟萱

甲基安非他命 (Methamphetamine) 是近代最盛行的非法藥物之一,大部分的情況之下,它並不像高純度海洛英或古柯鹼那樣昂貴,而且只需要一些基礎的化工知識就可煉製,所以根據臺灣衛服部在 2015 年的統計,甲基安非他命是國內第二常見的非法藥物,約 5,600 人使用過它,佔通報案件的 30%左右,衍生出不少社會問題。

目前多數的研究都認同,吸食甲基安非他命會使認知功能產生缺損,但是 Fitzpatrick 等人認為無法確定在甲基安非他命成癮者身上所發現到的認知功能缺損,是否可以完全歸因於這種藥物的濫用?還是由於患者本身也具備其他成癮物質的濫用使然?因此 Fitzpatrick 等人將把香菸、酒精與大麻的使用,以及人們本身的憂鬱程度列入考量,來檢視甲基安非他命與認知缺損的關聯。

●如何評估受試者的衝動、決策與記憶力?

Fitzpatrick 邀請了108 位甲基安非他命成癮者以及健康民眾來完成一些測驗,除了基本的背景資料調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利用各項神經心理測驗工具,來評估受試者的智力、決策能力 ( Decision-making )、消除抑制 ( disinhibition ) 以及工作記憶 ( Working memory ) 等,以便瞭解他們的認知能力;同時也用「流行病學研究中心抑鬱量表 (The Center for Epidemiologic Studies Depression Scale;CES-D) 」,來調查受試者的憂鬱症病史;其他的物質濫用情形,則是請受試者利用時序、重要日期等提示,來回想當時的濫用頻率、劑量以及時間點等。

受試者首先要完成的第一項任務,叫做「延遲折扣任務 (Delay discounting task) 」,這是用來評估受試者如何衡量酬賞價值,並且做出決斷的測驗,首先他們會讀到一些假設情境題,實驗者會請他們做出選擇,看他們比較想要「現在」就領取「少量」的獎勵,還是「等久一點」再領取「更有價值」的獎賞,通常在經過審慎的評估、等待與多次練習之後,功能較佳的受試者應該會慢慢偏向選擇後者。

接下來的測驗是「愛荷華賭局測驗 (Iowa Gambling Task) 」,這套測驗主要由 A、B、C、D 四種卡牌組成,選擇其中兩張卡片可獲得大額度獎賞,但相對來說也可能得到較大的懲罰;反觀其他卡牌,獎賞額度雖小,但隨機出現的懲罰也比較小。這個測驗可用來觀察受者「受獎勵驅動的衝動決策能力 (Reward-driven impulsive decision-making) 」,正常而言決策能力正常的人會慢慢傾向選擇「小」卡牌,因為雖然獎賞較少,但是能夠避免被「罰得太重」,但如果受試者有過於衝動的特質或決策能力不佳,可能會無視懲罰帶來的影響、堅持選「大」卡牌。

第三個神經心理測驗為「持續性表現測驗 (Continuous Performance Test II)」,受試者將會看到一連串連續的字母,他們要對所有英文字母 X 以外的字母按下按鍵,以測量「消除抑制 ( disinhibition ) 」程度,也就是一種忽略規範、難以抑制強勢反硬的行為特質,由於本實驗有將近 90 %的字母都是不是 "X",所以這會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任務。

工作記憶的評估,則是由兩種工具組成,第一種是「霍普金斯詞與學習測驗 (Hopkins Verbal Learning Test-Revised)」,這個測驗一共分成三回合,每一次都由 12 個詞語組成,這些詞語可被歸納為三種不同的語意類別 (例如:家具、動物與顏色)。受試者必需在聽完的 20 分鐘後,盡可能將它們回報出來;「數-字序列測驗 (Letter Number Sequencing test)」則是由一些交錯的數字跟英文字母組成,受試者必需記住這些字串,並且將英文字母按照順序排列、數字由小排到大來回報。

●專家:非法藥物對抑制、決策影響甚鉅

在控制了憂鬱程度、智商、其他物質濫用使以後, Fitzpatrick 等人發現甲基安非他命的使用與「消除抑制」以及「決策能力」呈現負相關,也就是說吸食情形越嚴重的人,在這方面的表現最差;但是工作記憶與一般人無顯著差異;受試者工作記憶的表現落差與本身的智商較有關聯,不一定是與過去吸食安非他命有關;這可能是因為甲基安非他命會漸漸損害前額葉、紋狀體等腦區的正常運作。

非法藥物的濫用,不只消耗社會資源,更可能給當事人帶來許多危害,根據過去的文獻回顧,甲基安非他命造成的認知功能缺損,可能使吸食者日後難以配合心理治療或是職業訓練,因此他們即便有機會重返社會,適應能力也常常讓人擔憂。因此 Fitzpatrick 等人相當建議未來臨床心理師在安排戒治計畫時,盡可能配合他們的認知能力,調整治療的步調,使療程達到最佳的效果。

 

資料來源:

  1. Rebecca E. Fitzpatricka., Adam J. Rubenis., Dan I. Lubman., Antonio Verdejo-Garcia., Cognitive deficits in methamphetamine addiction: Independent contributions of dependence and intelligence., Drug and Alchohol Depedence., 2020
  2. Laura Stevens., Antonio Verdejo-García., Anna E. Goudriaan., Herbert Roeyers., Geert Dom., Wouter Vanderplasschen., Impulsivity as a vulnerability factor for poor addiction treatment outcomes: A review of neurocognitive findings among individuals with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Journal of Substance Abuse Treatment., 2014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