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長輩的照顧者值得我們多加關懷與協助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文/周玟萱

阿茲海默症是造成長輩失智的原因之一,這種疾病的病程發展相當緩慢,患者的認知功能通常而言會依照以下順序慢慢退化:首先是輕微的認知功能退化,像是忽然發現自己記不住才剛剛交代的事情、組織能力變差、常常忘記別人名字等;再來患者會發現,自己漸漸記不住最近發生的事情、無法完成或是管理複雜的事情,且基本的算術能力也會開始衰退;接下來,他們的「定向感(Orientation)」會跟著變弱,使得患者無法判斷時間、季節以及方向的變化;病程最後的階段,患者會遺忘自己的身份、往事以及重要的親友,生活自理能力也會衰退到幾乎無法自理的程度。

阿茲海默症是近代最讓人感到棘手的疾病之一,因為我們目前只能延緩阿茲海默症長輩的退化,沒有辦法完全治癒這種疾病,這會衍伸出另一個困難:主要照顧者是否能承擔隨之而來的的壓力。

●照顧者壓力源:對症狀的誤解以及犧牲自身生活品質

根據N. Beinart等人曾經針對照顧者負擔(Caregiver burden)做出文獻回顧,他發現其中一種照顧者壓力(Carergiver stress),可能來自於照顧者並不是這麼瞭解阿茲海默症,因此他們可能對家人的症狀有些偏見跟誤解,例如:在阿茲海默症的病程發展中期,患者可能會出現行為異常、喜歡到處遊走、不合作、抗拒治療、出現口頭攻擊等,有些照顧者會認為這些退化行為是出自於個人選擇,是相當不理性且可恥的;也有不少照顧者為了照顧失智症長輩,使自己陷入財務困難、生活作息變得不規律甚至長期失眠。

這些事情很有可能增加主要照顧者罹患心血管疾病、憂鬱症或是焦慮症的風險,多數的主要照顧者都曾經表示過,自己的情緒正在經歷一場「巨大的浩劫」,並且隨時都可能崩潰。

●照顧失智症長輩的經歷,真的只是全然的惡夢嗎?

事實上並非所有人都會因為照顧失智症長輩而罹患憂鬱症,Beinart等人發現,在「擁有良好社會支持系統」的情況下,失智症照顧者所經歷到的就不全然是負擔而已,他們將有機會藉由這層照顧關係來進行「反思」,重新體認自己與此人的關係,並且藉此獲得成長。但是Beinart等人也在回顧中強調,這僅是少部分人的經歷,況且還需要將「其他的變項」納入考量,例如:社經地位、主要照顧者的年齡、身體狀況、性別以及壓力因應策略(Coping strategy)等,更重要的是,在評估主要照顧者壓力時,我們也應該考量到照顧者與其他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是否和諧,然而最適合用來預測日後憂鬱症發病機率的變項,依舊是「社經地位(Socioeconomic status)」。

●定期的介入與關懷,如何協助失智長輩照顧者

照顧者負擔可能對失智症病患的主要照顧者造成龐大的身心壓力,所以為了顧及他們的福利(Well-being),學者認為他們需要適時的接受介入(Intervention),才能長久陪伴失智症長者。

Selwood等人根據文獻回顧,認為給予「面對面(Face-to-face)」的介入可能是最好的幫助方式,例如:進行衛生教育、給予心理治療、行為治療或是其他支持性治療等。然而也有學者認為,利用電話或是網路進行定期追蹤,也可以達到良好的成效。

 

資料來源:

  1. Leah D. Clyburn.,  Michael J. Stones., Thomas Hadjistavropoulos & Holly Tuokko., Predicting Caregiver Burden and Depression in Alzheimer's Disease., Social Sciences., 2000
  2. N. Beinart J., Weinman D & Wade R. Brady., Caregiver Burden and Psychoeducational Interventions in Alzheimer’s Disease: A Review., Dement Geriatr Cogn Disord Extra 2012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