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認知思考可能對你的睡眠有不同負面影響?

失眠與其他睡眠障礙一直是許多人在生活中時常體會過的經驗,是一個長期性的主觀不適症狀,而據台灣睡眠醫學會去年的調查,在針對300位日班工作者的調查結果顯示,近11%的民眾表示有失眠困擾,其中針對300位日夜型態較不穩定的輪班工作者,更有23%左右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受失眠所苦。睡眠量的多寡也與我們在生活中因應各式各樣的事件的能力有關,像是具備足夠的注意力、警覺性或是儲存白天所經驗到的記憶等。當我們面前有位受失眠所苦的人,你可能會想給予他這些建議,像是「你就別想那麼多吧」或「你一直想著要睡覺就會睡不著哦」等。然而,這些建議確實能助於改善他的睡眠困擾嗎?又或者,進一步探究,頻繁的擔心睡不好或是頻繁的想起白天的事情對於睡眠有什麼負面的影響呢?

圖片來源:pixabay.com

文/蔡岷哲

●擔憂與反芻對睡眠的影響

在2002年,Harvey以認知取向針對失眠的成因與表現進行討論,在他所提出的理論模型中,他認為人們對於睡眠困擾的負向認知思考是促發失眠的最初階段,包括對於睡眠不足的擔憂或是聚焦於失眠可能造成的後果。而這些認知歷程則可能近一步讓這些人出現情緒困擾或是處於焦慮狀態,並與最終真實出現的失眠症狀有關係。Harvey也提到,有關失眠的負向認知類型包含了擔憂(worry)與反芻(rumination)。這兩者都是有關自身且持續性的思考歷程,不過他們代表的意涵仍還是有些差異。擔憂是個人對於未來尚未發生的事情的過度聚焦,可能與焦慮狀態的出現有關;而反芻的定義則十分多元,但主要是對於生活中的事件或是負向情緒狀態進行反覆性的思考,不過時常缺乏進一步的問題解決過程,使得個體的憂鬱或是其他不適情緒更加地被強化。

奠基於上述的理論,且近年有研究發現這兩種認知歷程與睡眠困擾有關,來自美國阿拉巴馬大學心理系的學者Joshua Tutek、Heather E. Gunn與Kenneth L. Lichstein於今年初在Behavioral Sleep Medicine所發表的論文,則是好奇:究竟擔憂與反芻思考會不會各自與失眠困擾的不同面向有關呢?Tutek等人假設,反芻與日常生活中因為失眠所可能導致的後果有關,像是反覆思考若是失眠發生,工作或是其他表現可能會受影響;而關於擔憂,他們則假設這與在睡眠時間的睡眠困擾(sleep disturbance)有關,在尚未入睡前,睡眠就是尚未發生的未來事件,個體擔憂若是無法入睡該如何是好,或是若失眠發生會不會影響白天的作息。

●減少擔憂與轉移注意力,或許可以睡得更好!

Tutek等人自網路招募619名受試者,並邀請他們填寫完一系列的問卷,包含了解睡眠障礙、與睡眠有關的困擾、擔憂與反芻思考的程度等,其中為了瞭解當這些認知歷程所涉及的內容不僅限於睡眠時是否仍有相似的意義,他們同事調查了一般狀態下,與在睡眠有關的擔憂與反芻表現。研究結果發現,當指涉的內容與睡眠有關時,比起反芻思考,擔憂能夠預測兩種睡眠不適類型的表現。不過當尺度擴大到一般情境時,擔憂與反芻接能夠預測這些睡眠不適的表現,除此之外,也和Tutek等人的預期相符,擔憂對於睡眠障礙的預測力更強;而反芻思考則是更能預測個體受聚焦於失眠可能導致的後果所苦。

這些結果的意義,也能夠應用於臨床工作的場域當中。像是Tutek等人建議當臨床工作者對失眠進行治療時,加入減少擔憂的介入方式或許有助於治療的進行與效果;除此之外,針對反芻思考的介入,Tutek等人則提到建議個體嘗試在白天生活中從事有益的日常活動,目的在於將注意力從關注睡眠造成的後果的不適感受轉移到其他地方,減低反芻思考的發生與帶來的有害效果。儘管在這份調查中,仍受限於橫斷性研究的限制,像是單一時間點的測量導致無法更細緻的確認關係間的方向性,或是無法進一步了解這些認知歷程的動態變化是否造成不同的影響,但仍然提供了重要的訊息,像是確認不同的認知思考可能與不同的睡眠困擾有關,也提供對這些困擾進行後續處理的思考方向。

 

參考資料:

  1. Harvey, A. G. (2002). A cognitive model of insomnia.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40, 869-893.
  2. Tutek, J., Gunn, H. E., & Lichstein, K. L. (2020). Worry and Rumination Have Distinct Associations with Nighttime versus Daytime Sleep Symptomology. Behavioral Sleep Medicine, 1-16.
  3. 台灣睡眠醫學會(民 108)。2019台灣睡眠醫學學會年度調查—輪班工作者慢性失眠盛行率及睡眠問題大調查。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