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壓力與毒癮發作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文/周玟萱

在1855年,有人發現從古柯葉中提煉出來的生物鹼,可以用和合成一種叫做「古柯鹼(Cocaine)」的產物,人們早期發現它有局部麻醉的用途,將它視為醫療用的藥物。

但是80年代以後,人們煉製藥物的技術進步了,使古柯鹼「純度」得以提升,成為了一種吸食方便的「中樞神經興奮劑」:吸食者會因此體驗到心跳加速、瞳孔放大、亢奮、血壓升高以及身體發熱的感受,嚴重者則會產生類似思覺失調症的症狀,例如:聽幻覺(Hallucination)、觸幻覺、妄想(delusion)、過度猜疑等。

古柯鹼的戒斷相當困難,這可能是因為戒斷症狀本身就讓人痛苦難耐,長期使用後若然停藥,吸食者可能會經歷暈眩、神智不清、暈眩、神智不清、搔癢、疲倦、流鼻水、冒冷汗等副作用;近來有學者認為,「壓力事件」也可能是使古柯鹼使用者再次吸食毒品之一:古柯鹼依賴者與正常人相比,他們的腦部是如何回應壓力情境的呢?這樣的腦部活動會如何影響他們面對古柯鹼時的反應呢?

沉重的壓力事件,讓人更難對毒癮說不

「渴求(craving)」是一種強烈的「想要」,有毒癮者必需再次吸食毒品才可以撫平這種感受,因此這也是「復發(relapse)」的原因之一。渴求不只增加使用者再次接觸毒品的機會,同時也使人們對與毒品相關的線索(Drug-related cues)越來越敏感,也增加了人們的壓力跟負面情感(Negative emotion)。

壓力還有渴求的出現,都會啟動我們的「下視丘-垂體-腎上腺軸(簡稱:HPA軸)」,HPA軸會透過調節內分系、消化以及免疫系統等,來讓我們的身體做出適當反應;因此,Rajita Sinha等人認為古柯鹼依賴者大多難以處理生活壓力,所以碰到壓力事件時會更難抵抗毒品誘惑,會選擇再次吸食,因此HPA軸的啟動也許可以預測他們下一次何時吸毒。

為了瞭解壓力事件所引發的渴求,如何影響古柯鹼吸食者的腦部,Sinha等人設計了一個實驗情境:他邀請了20個正在接受治療的古柯鹼使用者,以及8位身心健康的正常人來參與腦造影實驗,在腦造影的過程中,受試者會聽見6段「劇本(script)」,其中3段是「壓力事件劇本」,例如:在重要節日前夕分手;另外3段是「一般中性事件」,例如:某個不用去上班的周六早晨,每一段劇本都是根據受試者回顧近一年的生活情況所改編成的。

研究結果發現,兩組受試者的腦部活化情形,在碰到壓力事件時真的有不同的表現,在聽見壓力事件發生時,控制組的「前額葉-邊緣區域(Frontal-paralimbic areas)」,包含「前扣帶迴(Anterior cingulate)」、「左側海馬迴(left hippocampus)」、「海馬旁迴(parahippocampal gyrus)」與「右側縮狀迴(Right fusiform gyrus)」有著比較高度的活化。

相反的,病患組雙側的「背側紋狀體(Dorsolateral striatum)」在碰到壓力的情況下活化就會增加,這個區塊與習慣的形成有關,因此Sinha等人推測,腦部這些習慣化、自動化的活動會構成對古柯鹼線所渴求的基礎,然後又會導致更多復發(Relapse)行為;

而古柯鹼吸食者的前扣帶迴活化程度不足,可能代表他們控制行為的能力比較不好,同時也因為這個區塊涉及了情緒的調節,因此當他們受到壓力的挑戰時,前扣帶迴無法做出適當的調適,也可能使古柯鹼吸食者再次尋求毒品來舒緩緊張感。

 

資料來源:

  1. Rajita Sinha., Cheryl Lacadie., Pawel Skudlarski.,  Robert K. Fulbright., Bruce J. Rounsaville., Thomas R. Kosten & Bruce E. Wexler., Neural activity associated with stress-induced cocaine craving: a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study., Psychopharmacology., 2005
  2. Anna Rose Childress., P. David Mozley., William McElgin., Josh Fitzgerald., Martin Reivich., & Charles P. O’Brien., Limbic Activation During Cue-Induced Cocaine Craving., Am J Psychiatry., 1999
人瀏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