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專題】倖存之後:伊波拉病毒感染後遺症

■在伊波拉疫情稍緩之際,我們從中學到了什麼呢?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撰文|駱宛琳

伊波拉疫情慢慢從報章雜誌的頭條上退燒,五月初時,世界衛生組織也宣布疫情慘重的賴比瑞亞正式從伊波拉疫區中除名。雖然疫情的現況離完全落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世界衛生組織也耳提面命相關的防疫工作不能掉以輕心,但隨著好消息接踵而來,醫療研究與防疫人員終於開始能夠分神關注那些從伊波拉感染中存活下來的病人。

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病人在康復之後,體內血液偵測不到病毒,也對日常裡接觸到的人與群體,毫無散佈病毒的可能。目前資料顯示,曾經感染伊波拉病毒然後康復的病患,其免疫力可以保護他們至少十年內都不會再被同一種病毒菌株感染。伊波拉病毒感染後的致死率如此之高,以至於在鎂光燈下,患者跟存活率的奮戰似乎是唯一要緊的事。那病人康復之後呢?除了萬幸,有沒有什麼後遺症是需要注意與照料的呢?歷史上前幾次的伊波拉疫情,案例都在百位數上下,加上百分之五十到八十的致死率,讓臨床上不容易對「後遺症」找到足夠的樣本數來歸納研究。但這次的疫情史無前例的龐大,目前的倖存者有上萬人,於是讓防疫人員有足夠的資料,來研究病人在復原期間與康復後出現的併發症狀,並提供醫療上的協助。我們從這次的疫情大爆發,學到了什麼呢?

日前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提醒大眾,就算血液裡偵測不到伊波拉病毒,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還是可以在精液裡檢測到病毒,並且可能透過性行為而傳染給別人。因此,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建議從曾經被伊波拉病毒感染的患者,在還沒有更明確的數據與定論前,為了保護自己的伴侶,最好終身使用保險套。除了這道警鐘,在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也報導了一位美國醫生在從伊波拉病毒感染康復之後,又因為後遺症而進醫院的案例。

這位醫生年約四十,去年在獅子山協助伊波拉防疫治療工作時被感染,在出現臨床症狀的四天之後送回美國接受治療。當時除了支持性療法外,還接受了實驗中的抗病毒藥物小干擾RNA(small interfering RNA) TKM-100802,與康復者血清的治療。治療期間因為多重器官衰竭的原因,有段時間依賴呼吸器與血液透析;拔管後有行動障礙,與精神狀態改變。但在接受治療四十多天之後,多次的血液與尿液檢體中都檢測不到伊波拉病毒量,病人精神狀態也顯著好轉,但仍有輕微的表達性失語症,也很容易疲勞。出院當天,病人精液檢體中可以檢測到病毒量,也能分析培養出病毒,但這在感染康復者中極為常見。

出院之後,這位醫生恢復良好,但一個月後開始出現聽覺退化,關節與肌肉疼痛的不適。其中最令醫生擔心的是他左眼的症狀:紅腫發炎,畏光疼痛,眼壓高,而且視力也日漸模糊。求診之後,被診斷出是葡萄膜炎(uveitis)。葡萄膜介於眼睛最外層的鞏膜與最內層的視網膜之間,其內含的血管供應了大部分眼部組織所需的血流與營養。後來,醫療團隊假設可能是之前的伊波拉病毒感染造成病患的免疫力下降,而使其他病毒有可趁之機而造成眼部感染。於是他們從眼睛前房採取水漾液檢體送去化驗,沒想到檢測報告出來後,發現那登堂入室的就是伊波拉病毒。

被感染之後 病毒會造成眼睛變色(http://www.eyecenter.emory.edu/press_releases/pr_retina_45.htm)
被感染之後 病毒會造成眼睛變色(http://www.eyecenter.emory.edu/press_releases/pr_retina_45.htm)

這位美國醫生康復後的症狀,跟目前臨床上其他悻存者常出現的後遺症症狀極為類似。那為什麼病毒會藏匿到眼部去呢?

研究人員推估,這可能跟即使病人康復後的好幾個月內,在精液裡還能夠檢測出病毒是類似的機制。眼球跟睪丸都是免疫細胞不太去也因為特殊的血管障蔽而無法去巡守的特別區域,故被稱作免疫豁免區(immune privilege)。當免疫系統把體內的伊波拉病毒都趕盡殺絕,醫療檢測都偵測不到病毒量時,藏匿到眼球與睪丸這些免疫豁免區的病毒,逃避了把關,眼球與睪丸就成了病毒複製的溫床了。但跟精液內還殘存的病毒不同,雖然在眼睛水漾液中檢測出病毒,但眼淚、眼睛表面,則都沒有發現病毒。

參考資料:
1. Varkey JB, et al. Persistence of Ebola Virus in Ocular Fluid during Convalescence. N Engl J Med. 2015 May 7.
2. After Nearly Claiming His Life, Ebola Lurked in a Doctor’s Eye The New York Times. 2015 May 7. 
3. Kraft CS, et al. The Use of TKM-100802 and Convalescent Plasma in 2 Patients With Ebola Virus Disease in the United States. Clin Infect Dis. 2015 Apr 22. pii: civ334.
4. Zhou R, Caspi RR. Ocular immune privilege. F1000 Biol Rep. 2010 Jan 18;2. pii: 3. doi: 10.3410/B2-3.

--
作者:駱宛琳 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免疫學博士,從事T細胞發育與活化相關的訊息傳導研究。

 

加入好友

4,099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