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花說」一萬四千年前

早期人類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用花送終的?由以色列海法大學考古學家達尼.納戴爾 (Dani Nadel)所領導的研究團隊追溯一萬多年前花葬的起源與意義。

圖片出處:D. Nadel et al., PNAS Early Edition (2013)

編譯│高英哲

大約一萬四千年前,一群獵人兼採集者在位於今天以色列的迦密山 (Mount Carmel) 山坡上的一處洞穴裡,開始置產安居。這個有五個石室,俯瞰地中海的洞窟,如今稱做拉克斐洞穴 (Raqefet Cave) 。這群定居於此的獵人兼採集者,有可能是世界上第一批農民的祖先,不過如今他們又有另一項重要的特質:他們是第一批用花埋葬死者的人類。

科學家多年來一直在爭論,早期人類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用花送終的。在 1970 年代,研究者在伊拉克北部的沙尼達洞穴 (Shanidar Cave) ,挖到一處有五萬年歷史的尼安德塔人墳墓,他們發現裡頭用花朵裝飾得可美了。這項使某些考古權威認為尼安德塔人是史上第一批花童的發現,其根據是在墳墓裡找到眾多花種的花粉;但最近有其他考古學家認為,有可能是會掘地的動物把花粉帶入埋葬現場的。現在幾乎沒有什麼考古學家,接受沙尼達洞穴是花朵埋葬的例證,有些人甚至還質疑尼安德塔人是否會刻意埋葬他們的死者。

由以色列海法大學考古學家達尼.納戴爾 (Dani Nadel) 領導的研究團隊,從 2005 年開始就在挖掘拉克斐洞穴,這是生活在迦密山山坡上的史前人類,經常活動的好幾個地點之一。自 13,700 年前開始,拉克斐洞穴就被納圖芬人 (Natufian) 所佔據;他們廣泛地散佈在近東的地中海沿岸地區,可能是第一批農民的祖先。納圖芬人是已知史前人類裡,最先在他們可能居住的茅屋附近,系統化將其死者集體埋葬在公墓裡,而不是個別零星埋葬的。他們的葬禮通常都有陪葬品,比方說珠子、紅赭石礦、石製工具等等。

納戴爾在六月底發表於《國家科學院學報》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網站的論文中指出,如今看來納圖芬人也用花來向死者致敬。迄今在拉克斐洞穴挖掘出來的 29 具骨骸中,有四具經過放射性碳同位素定年,確認是 13,700 到 11,700 年前的骨骸,很清楚地顯示它們真的是埋葬在花床上。研究團隊為了確認這點,還請了好些專家協助研究這些墳墓,他們發現這些墳墓裡頭很不尋常地,將一名成年男子與一名青少年男孩埋葬在一起,並且切割構成洞穴地面的石灰岩床,然後再鋪上薄薄的一層泥巴。壓進這層泥巴的是一些植物的根莖壓痕,其中有些物種是研究團隊能夠加以辨識的,裡頭包括猶太鼠尾草,一些薄荷跟玄參科的植物,春天會開出五顏六色花朵的芳香植物,裡頭有些迄今還可以在迦密山坡上找到。

在這四處埋葬點以及其他幾處地點,發現數千種用顯微鏡才能看到的植物化石,更進一步支持泥巴裡留有根莖壓痕的證據。植物化石由各種草類、灌木、蘆葦跟莎草構成,有時可以辨識出其物種種類。研究團隊根據這些證據研判,這些墳墓鋪上的不只是花,還有其他植物,目的是為死者提供綠意盎然的安眠基墊。

不過花對於納圖芬人的象徵意義,是否跟對我們一樣?納戴爾等人認為確實如此,他們引用心理研究結果,認為花朵會在生理層面不知不覺地觸發正面情緒反應,這是超越文化發明能力的。該研究團隊也引用其他考古地點出土的證據,指出有些開花植物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經被人類拿來種植,表面上看來是裝飾用。研究者認為在葬禮中使用花朵,可能是一種「增強團體認同與向心力的手段」,跟使用珠子等其他墳墓用品伴隨死者上路的功效類似。該研究團隊指出,在近東地區的獵人採集者開始形成長居久安的群聚生活,逐步邁向最終會發明出來的農業生活時,這種團體向心力是非常重要的。

在附近一處同樣以埋葬儀式聞名的納圖芬人考古地點,進行挖掘工作的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考古學家里歐娜.葛蘿絲曼 (Leore Grosman) 表示,這隻團隊的研究成果,為使用芳香植物與花朵鋪設墳墓的習慣,提供了「多方證據」,而且是「首度有人提出這樣的證據」。她說這些研究發現「對於納圖芬人文化如何看待死亡及將死之事,提供了重要線索」,這些綠意盎然的花葬習俗,可能是要讓死者「舒舒服服的」,同時也表示他們「很在乎他們死後的日子過得好不好」。

--

報導出處:Earliest Evidence of Using Flower Beds for Burial Found in Raqefet Cave in Mt. Carmel

責任編輯:Nita Hsu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