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哥本哈根會議的「錢」塵「枉」事

The Copenhagen climate talks:Filthy lucre fouls the air

Arguments over money dampened the euphoria at the start of the Copenhagen climate talks
 談錢傷感情‧哥本哈根氣候會議開幕

哥本哈根機場的廣告看板
綠色和平組織在哥本哈根的機場放置了許多幅諷刺廣告,此為其中之一

?

?編譯? ∣? 廖大賢

  儘管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展開前各國有些齟齬,但開幕式還算愉快。多數大國在幾周前紛紛誓言減少或是限制排放溫室氣體。當各國代表團陸續抵達時,美國環保署宣布排放二氧化碳會危害人體健康,所以不論國會表決結果如何,歐巴馬總統將用現有法規來管制溫室氣體排放。

  但好消息並未接踵而至。這個月八號,英國衛報揭露一份在幾周前擬好的私下協議,因此引起了一陣風波。這份「丹麥草案」只在起草國間流傳,有些國家並不知情;這件事似乎證明了許多國家所期望的公平協議只是徒勞。

  這似乎也牽涉到富國要給窮國多少錢,才有辦法讓他們採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措施。尷尬的丹麥說流傳的這份草案只是眾多非官方文件之一,並非正式的談判文件。開發中國家組織「G77加中國」主席盧孟巴迪亞平對此解釋並不滿意,他憤懣兩年的努力因此功虧一簣,叱道:「這份草案……將大大降低哥本哈哥氣候論壇成功的可能。」

Copenhagen Climate Summit: Aussie Action
澳洲民眾飛抵哥本哈根,以袋鼠娃娃表達對全球氣候變遷的關切(Erland Howden@flicker)

  那是否還有可能達成協議?最大的障礙可能不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因為那不會有多少改變;這份協議的影響大小將牽涉到錢的問題。大家都同意包含印度與中國在內較窮的國家需要錢來「緩和」與「適應」氣候-前者包含採用綠科技、使用新方法來利用土地與保育森林,後者則是應付氣候變遷將帶來的影響,但有些影響似乎不可避免(例如海平面上升)。在眾多願意金援窮國的國家中,美國也名列其中,並說會付出他們所應承擔的部分。富國已經討論過此「快速入門」基金。洩漏出來的丹麥草案建議援助在2010年至2012年間開始,金額未定;聯合國則是建議100億美金。但窮國認為這個金額不值一哂:他們的反應從「賄賂」到「買副棺材都不夠」皆有。相較之下,G77組織則要求富國拿出他們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零點五到百分之一,意味著在現有援助上繼續加碼幾千億美金。但要叫這些富國每年支付他們百分之一點二到一點七的財產是絕對不可能的。

  有些金援計畫早已存在。富國藉由出錢讓窮國減少排碳來達到京都議定書清潔發展機制的排放標準。這套機制在哥本哈根會議備受抨擊,因為它的效果不彰或是形同賄賂,且影響也不夠大:它每年只達到減碳目標幾十億噸中的三億三千萬噸。

  慈善家喬治索羅斯於星期四提出更宏大的計畫:他希望使用特別提款權,也就是國際貨幣基金用來替代黃金的貨幣,通常為富國所持有。國際貨幣基金去年額外撥款一千五百三十億美元來幫助富國渡過金融危機,但大多數的錢都沒有使用。因此索羅斯希望富國能借貸一千億美元給窮國,設立「綠色基金」來緩和氣候。國際貨幣基金的黃金儲備能或多或少幫助窮國償還債務。

  其他提議也紛紛出籠。REDD(減少森林消失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提出另一項方案,指出伐木業應該付給保護森的國家大筆補償金。藉由徵稅與碳排放權市場來減少船隻與飛機的碳排放也許能提供更多資金。法國希望向金融交易徵稅,但可行性不大。一位歐洲氣候基金會的智庫學者說,應該也要從投機份子身上擠出錢來,因為他們靠著窮國與富國在綠色計畫中的排放交易價差來謀利。

  誰該得到何種補償、如何補償這個問題反映在上述與接下來的討論主題中:究竟要到什麼地步京都議定書的規範才會適用於開發中國家?現在空氣中的溫室氣體是富國在過去排放的,但現今富國排放的溫室氣體不到總量的一半。

  同意這個問題就意味著開發中國家有等差,開發中國家包含了工業大國與無辜的小國,而各自的利益都大相逕庭。所以有人認為丹麥草案就是因此而洩漏出來。最小與最弱的國家對這個草案尤其不滿,他們本來就較弱勢也只排放少量溫室氣體。他們較關心是否能有強硬的計畫,而不是誰來買單或是誰該減排。排放量規定因國而異,幾個規模較大、工業漸發達的國家,包含-巴西、印度、南非與中國在草案洩漏前就看過此份文件。他們想藉由遵守對富國的行動與付款承諾來得到更多利益。

  這些國家已經擬好各自的草案,而此舉將可能在現有的京都議定框架上加上一些新協議。如果因為草案外洩而造成減碳的協議破局,那麼中國與其他較大的開發中國家將漁翁得利。

?

■ Dec 10th 2009 | COPENHAGEN??????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責任編輯:MissZoe

3,950 人瀏覽過

10 thoughts on “【經濟學人】哥本哈根會議的「錢」塵「枉」事

  • 2009 年 12 月 15 日 at 18:55:25
    Permalink

    哥本哈根會議的目標看似良好,但在開會之前就已經有科學家認為這個會議毫無意義 就現今看來似乎是如此 先不論為了開這個會議浪費了多少能源 光是各國為了自己利益爭吵不休就已夠讓人心寒了

    Reply
  • 2009 年 12 月 15 日 at 21:47:39
    Permalink

    爭吵有很多種,和鄉愿或漠然相比,也未必全然是壞事。
    蘇格拉底也很會吵,只是鬥不過他老婆,最後還被吵不贏他的人加了頂毀壞年輕人心靈的帽子而處死。不過蘇格拉底吵出來的東西和,戰國孟子或百家一樣,還蠻有料的。
    我最怕表面一統,內心各懷鬼胎的調子,因為虛假令人厭惡。
    我的通識課以及最近STS的座談會,都是在處理需要科技知識背景的社會議題。講穿了本來就是利害關係,問題在於妥協的結果,是否顧及多數人的利益和正義。若有,能做到什麼程度。

    Reply
  • 2009 年 12 月 16 日 at 22:51:32
    Permalink

    只是看到今天的報紙 會議果然是亂成一團 沒人願意讓步 別說是妥協達成共識了 大家短視近利只想著自己國家 而不是替地球上的眾生(當然含人類的千萬子孫)才是最令人擔憂的 Diogenes說過要跨越無聊的藩籬 這恐怕是現今唯一能阻止暖化的方法了(除非人都能進化成電影水世界一樣)
    ps:STS是什麼(我只是一個吊車尾的高中生)

    Reply
  • 2009 年 12 月 18 日 at 10:12:31
    Permalink

    STS=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你可以google它一下。XD

    Reply
  • 2009 年 12 月 18 日 at 11:02:09
    Permalink

    看到UN秘書長說溫度不能超過2度C上限的新聞,不由得想起前衛生署林署長為三聚氰胺含量下台的笑話。

    Reply
  • 2009 年 12 月 18 日 at 12:13:28
    Permalink

    BY THE WAY, 如果吊車尾是因為有專精的興趣和努力目標,就不需要太標榜,學習的路是長跑,不是百米。

    Reply
  • 2009 年 12 月 20 日 at 22:25:53
    Permalink

    結果又是明年再討論 希望地球撐得到各國討論出結果的 唉 在解決地球問題前 先解決人的吧

    Reply
  • 2009 年 12 月 22 日 at 00:08:13
    Permalink

    先天下之憂而憂是難得的情操
    不需要為地球流淚,恐龍滅絕後,地球又過了六千萬年,人類才出現。
    要問自己有機會做什麼,無需為無力回天的事作無謂的傷神。

    Reply
  • 2009 年 12 月 26 日 at 19:39:18
    Permalink

    八樓陳竹亭教授的留言讓我想到曾經做過的一次報告。

    地球曾是一個熔岩之球,區區幾度的暖化對它來說應該算不了甚麼吧?
    所謂的抗暖化「救」地球,在我個人看來事實上是人類意圖自救的行動。
    (不過就現況來看,這集體愚昧的物種遲早會走上被天擇淘汰一途 = =)

    恩,就算明天人類就要被毀滅,萬善始於身邊的實踐應該還是比較重要的吧.

    (這篇可以算是聽同學吵地球暖化議題之聽後感 xD)

    Reply
  • 2009 年 12 月 28 日 at 21:55:27
    Permalink

    本來永續(sustainability)問題就是針對人類而言。
    地球的物質世界沒有永續的問題,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其他生物會擔心自己或其他生物的永續問題,他們只關心生存。所以自救只是生物本能。
    但我認為人類已經為永續注入了人文的意涵。我們的生態知識告訴我們其他生物的生存或永續與否,和我們的生存或永續是唇齒相依的關係。
    以現有的知識看來,人類的文明可能是物質世界以外,僅有的不能全然以物質律規範的部分,所以科學家才會覺得格外有趣。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