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研究】藥品短缺拖累臨床試驗

由於平常使用的化療用藥到處缺貨,新的癌症療法臨床試驗正面臨青黃不接的窘境。

圖片來源:COLIN CUTHBERT/SPL

編譯 | 高英哲

      就拿乳癌臨床試驗 I-SPY 2 來說吧,這項備受矚目的實驗,其目的是測試某些分子標記如何導引癌症療法,好讓研究者能將研究流程,應用在早期檢驗結果的及時反應上。不過主持這項研究計畫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腫瘤學家艾瑟蔓 (Laura Esserman) ,卻發現要適應藥物短缺的現象,是愈來愈艱難了。

      為了因應用了幾十年的化療舊藥艾黴素 (doxorubicin) ,因生產不及與需求增加而短缺的狀況,艾瑟蔓的研究團隊換用泛艾黴素 (epirubicin) 。然而當汰癌勝 (paclitaxel) 的供給也出了問題時,要找到替代品就顯得比較困難了。合理的替代方案是使用一種叫做紫杉醇 (abraxane) 的藥物,但是卻沒有足夠的資料足以證明,把紫杉醇跟其他臨床試驗中所用的藥物混用安全無虞。因此艾瑟蔓的研究團隊轉而鼓勵進行臨床試驗的那些醫院,在未列入 I-SPY 2 試驗名單中的病人身上使用紫杉醇,以便留下更多有限的汰癌勝藥品,給試驗病人使用。

      根據美國猶他大學的藥物資訊服務系統指出,到今年八月底為止,美國已有一百九十八種藥物短缺,其中有十五種是癌症臨床研究用藥。美國國家癌症研究中心 (NCI) 贊助的一百五十多項試驗,都有用到短缺的藥物。美國癌症合作團體聯盟主席柯密斯 (Robert Comis) 表示,如果癌症研究有什麼全國緊急狀況的話,現在就是了。

      美國藥物短缺的現象,從二〇〇七年開始就不斷在增長,起因有學名藥製造商立足已穩,醫院與批發商依據需求而不是存貨多寡來下訂單,以及許多生產面上的問題,從黴菌污染到注射液裡出現玻璃顆粒都有。今年還有四分之一要過,而藥物短缺的狀況,已經逼近二〇一〇年的總數兩百一十一種,各醫院不得不開始限額配給銳減的藥物存量。哈佛醫學院腫瘤學家丘伊 (Edwin Choy) 表示,他必須把對某種藥物反應不錯的病人,轉到另一個療程去,而有時他們的癌症就在轉換療程後復發,實在很糟糕。

      雖然受到短缺影響的藥物,大多是舊款學名藥,不過臨床試驗用的經常還是這些基本用藥,不是用來當控制組,就是跟實驗性藥物合用,其中包括許多人寄望能夠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轉變,針對遺傳性開發的藥物。癌症合作團體聯盟執行顧問柯賴綺 (Diane Colaizzi) 表示,由國家癌症研究中心整合諸多地點的癌症研究者,進行大型臨床試驗的合作團體研究者,除非他們能夠確保病人能夠完成療程,不然一般來說並不會讓新病人加入試驗。她說一旦療程開始進行,他們就不想要造成干擾。

      結果呢,本來就經常是一段漫漫長路的臨床試驗,就此嘎然停擺。有一項將針對與愛滋病有關,卡波西氏肉瘤的雞尾酒療法用藥,與化療相結合的試驗,預料起碼要停擺一年。紐澤西癌症研究中心腫瘤學家迪波拉 (Robert Dipaola) 也表示,有一項癌症試驗是要測試一種稱為 PARP ,可以修復 DNA 的蛋白質酵素抑制因子,艾黴素短缺造成這項試驗延誤達五個月之久。他說癌症研究者面臨縮短進行臨床試驗所需時間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碰上藥物短缺,特別讓人受不了。

      柯賴綺也提到,臨床試驗者並不是永遠都能像艾瑟蔓在 I-SPY 2 實驗所做的那樣,用替代藥物修訂試驗流程,尤其是當試驗會送到美國食品與藥物管制局,充當藥物核可申請的一部份時。負責美國曼斐斯聖猶達兒童研究醫院用藥安全的霍夫曼 (James Hoffman) 表示,即便可以這麼做,研究者也不是永遠都知道,該如何解讀半途變更流程的試驗資料。他說由於什麼都變了,分析起來肯定頗有挑戰性。

 研究出處:http://www.nature.com/news/2011/111003/full/news.2011.570.html

責任編輯:Nita Hsu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