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學與歷史文化相遇 & 分子生物學的凱旋之途與省思

■landscape 這個字一般譯為「景觀」,在歐美文化中,是一個同時具有美學、倫理學與神學內涵的複合概念。當科學以景觀的概念,詮釋人類觀察與體驗世界的視角時,自然也無法排除其歷史文化的內涵,與社會溝通時會有所影響。

Read more

【探索19-3】從基因之小 見生命之大:解碼DNA足跡

■電腦以0與1的排列方式來儲存資訊,生物則是由最基本字元A、T、C、G四種鹼基記錄且決定遺傳特徵,透過排列組合的變化,形成各式指令進而合成蛋白質調控各種細胞和生物機能。而這樣的機制究竟有多精密?我們可以試著這麼想:如果將身上46條染色體的DNA從細胞中抽出,並將它們排列起來,計算後可達2-3公尺長,而這些「生命藍圖」的龐大密碼資訊必須緊密纏繞壓縮至在幾個微米的細胞核內;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將全身細胞的DNA拉直計算,那可是相當於地球到太陽來回約70趟的長度。但幾百萬年來,生物卻得以透過這些龐大且精確的密碼紀事,將特徵代代相傳,並隨著時間演化,造就出地球生物圈的多變樣貌。

Read more

【人物專訪】從登山捕鼠到基因體定序——訪于宏燦老師

■現在我們人手一機,隨時都能拿起智慧型手機「啪嚓!」記錄下當時美景,但是你能想像在過去只有一般光學相機(需要沖洗底片那種),甚至是只有黑白相機時,又該如何留下眼前的景色呢?當時代進步,我們開始能拍出全彩的照片,追求更高的解析度,生活習慣也跟著發生改變;同樣的,當生物研究的技術逐漸發展,從傳統以觀察為主的博物學到發明出現代生物技術如基因定序時,人類開始可以插手生物的運作,我們看世界的角度也跟著產生變化,研究人員也有了嶄新的題材和領域可以探索。于宏燦老師就是這樣一位處於生物研究轉捩點上的教授,從演化遺傳到基因定序,橫跨研究世界的傳統和現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