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沈思】科學教育的兩個面向

■ 在英文辭彙中,科學家(scientist)這個字,出現得相當晚。1834年英國科學歷史哲學家惠威爾才在某篇文章中首先創立了scientist這個字,在那以前,這些研究科學的人,只被稱為「物質世界的研究者」。

一道門,兩把鎖。

撰文 ∣ 江才健

在當前教育體系中,科學已是必要的教育內容,也就是說認為科學是教育一個人必要的知識內容,已是沒有人爭論的議題。但是科學教育的內涵應該是什麼,或者說我們該如何將科學知識放入教育之中,也許還是可以討論討論的。

科學進入教育的內涵,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這樣的自然,原因是近代科學並不是那麼自然的一件事。近代科學這種自然宇宙新思維的一個特性,是孕生知識思維體系的人為化,也就是說,這一套思維其實是越過了以往人類面對自然現象的觀察、模擬和思考,走上一種人為控制的思維和操作。如果以科學哲學術語來說,就是一種實證的作為;以人類的思維操作,建立起自然現象中的一種直接因果關係。

這個直接因果關係的一小步,卻引導出人類面對自然宇宙及生命現象全新局面的一大步,因為人類利用這些「局部性」的直接因果關聯,能夠「有效地」控制宇宙和生命現象,達成其「實徵致用」之目的,十八世紀工業革命是其最初的有力成果,往後的新科技革命更是它的輝煌成就。

儘管科學有如此明顯「立竿見影」的「急功近利」,但是即使在一般認定是萌生近代科學,又是工業革命發生地英國,對於近代科學卻並不是一種全然接納的氛圍,我們可以舉兩個例子來說明。

一個是在英文辭彙中,科學家(scientist)這個字,出現得相當晚。一八三四年英國科學歷史哲學家惠威爾(William Whewell)在一篇文章中,才首先創立了scientist這個字,在那以前,這些研究科學的人,只被稱之為「物質世界的研究者」。

另外就是在英國的正統教育之中,科學課程其實開設得很晚,譬如劍橋大學遲至一八五○年才開了一門自然科學的課程,一八五○年是牛頓一六八七年發表《數學原理》之後的一百六十三年,甚至是英國在中國展現近代科學威力鴉片戰爭後十年。

科學教育在英國也一直受到打壓。英國某些地區,科學教育一直被污名化為職業訓練,甚至認為是有點污穢的活動。到十九世紀下半葉,科學在英國還必需努力才爭得到平等待遇,尤其是應用科學,當時的教育界和產業界,普遍視之為較為劣等的學科。

因為英國一直有一個貶抑科學的強大古典人文傳統,一九五九年才會有史諾(Charles P.Snow)在劍橋大學的「兩種文化與科學革命」演講,這場演講雖然明的是指出人文與科學兩種文化鴻溝在英國文化中的問題,內裡則是直指人文傳統對科學打壓,給英國帶來的不利影響。

如果看科學在我們文化中的地位,則全然是不同的一幅景貌。對我們的文化傳統來說,萌起自歐陸的近代科學,完全是一外來新生事物,此一知識體系茁壯發展之後,造成歐洲力量的向外擴張,自然也對我們文化造成影響。但是如果以明代大學士徐光啟的開始引介《幾何原本》泰西自然思想典籍始,到清代的接續工作來看,則過程可說是既遲滯又綿長的。

這漫長的歷史過程中,最初盡是曲折頓挫;譬如清初大學士楊光先《辟邪論》中,即有「寧可使中夏無好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的反近代科學激論,那時才康熙初年的一六六○年間,但是到一八四六年清季鴉片戰爭後,還有清儒錢綺盛讚楊光先是「正人心息邪說,孟子之後一人而已」。

另外一七九三年英王喬治三世派特使馬戛尼(George Macartney) 東來謁清帝乾隆,由訪問團隨員寫下的「(他們)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居留時像囚犯,離開時像小偷」的形容,可知是一個屈辱而歸的際遇。

但是一八四○年鴉片戰爭一敗,加以爾後紛至沓來的屈辱,到一八六○年代開始的洋務運動,所謂「師夷長技以制夷」,及至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的高舉「賽先生」(科學)以啟蒙,我人文化對於近代科學,正是一個從藐視輕忽到全面臣服的反轉歷程。

時至今日,對於科學一直有著批判傳統的歐西文化,日益意識到科學教育中,科學知識文化挑戰的內在意義,從產生科學知識的方法論,知識內涵的實有性到科學知識的社會意義,無一不有深刻的質辯。對於自「五四」以降,視科學為啟蒙思維的此一文化來說,由於難免更執著於科學知識的絕對性,如何在科學教育中帶來真正的思想啟蒙,益有其需要克服的困境。

科學的知識內涵,不但影響人類對宇宙的認知,也影響著伴隨認知而來,對於自然或生命變局的因應之道。因此科學教育的內涵,精確科學知識的傳諭,自然十分重要,但是科學教育的另一個面向,關乎於科學知識的形成方法和認知限度,應該也是一個重要的知識面向。

審視近代科學出現在人類宇宙思維的偶然性,對於非科學母文化的人們來說,科學教育內涵中的第二個知識面向,應該也是很重要,因為這可以使我們更深刻地省思另一種文化視野,從而播下形塑新宇宙思維的種子。

本文為江才健老師為CASE專欄撰寫的第一篇開場文章,同時亦刊載於《經典雜誌》六月號。

鳴謝:在此特別感謝江才健老師提供著作文稿,本專欄將繼續定期出刊。請鎖定CASE PRESS!

2,333 人瀏覽過

One thought on “【科學沈思】科學教育的兩個面向

  • 2011 年 05 月 25 日 at 12:47:22
    Permalink

    編按:
    今天特別推出了雙專欄,呈現兩位老師對於同一件科學史上重要事件(史諾演講)的不同看法,希望讀者能感受到彷彿在對話般的知識趣味!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