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倫理】癌症研究造假案再爆爭議

■ 美國杜克大學的一位癌症研究者,被揭發偽造學歷和研究職涯的歷程,他所進行的癌症實驗,也被發覺十分可疑。校方前陣子承認,她們早已知道此人學經歷造假,但基於公正性考量,沒有將這些討論寄給關於其研究的外部審查小組。

美杜克大學一景。

?  杜克大學醫療事務副校長庫菲(Michael Cuffe)說,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週末。二○一○年七月十六日,庫菲看到《癌症通訊》這本以探究癌症研究爭議而享有盛名的刊物揭露了一個該死的事件:該期的一篇報導指控,癌症基因學家波提(Anil Potti)在申請多項聯邦研究經費時扯謊,假稱他曾取得羅德獎學金,並在其他東西上造假。而波提的實驗數據已經被杜克大學用在三項臨床試驗上。

  但是對庫菲以及杜克大學的研究副校長考恩布魯斯(Sally Kornbluth)來說,這個壞消息還不是最糟的。幾個月前,由於批評者提出一些關於科學基礎的質疑,該系列試驗曾被終止。然而,一個審查小組似乎確認了波提的方法有效,而庫菲和考恩布魯斯也已經決定讓這些試驗重新開始。對任職於杜克大學基因組科學與政策學院的波提在履歷上造假的指控,改變了這一切。

  「一個人在其專業生涯的事情上不那麼誠實的舉措曝了光,會讓人開始去想,在其他事情上他是否也不是那麼地誠實。」考恩布魯斯說。那個週末,她和庫菲再次暫停了該系列試驗,並開始一項還在進行中的研究行為失當調查。波提已經失聯,無法取得其意見。他在去年十一月辭去了基因組科學與政策學院的職位,並且為他資料的不正常負起全責。

  為了回應《自然》雜誌根據美國信息自由法所取得的資訊,考恩布魯斯和庫菲現在已經說明,為何他們在明知數據基礎有潛在缺陷的情況下,依然做出讓該系列試驗重新啟動的錯誤決策。這個事件不只衝擊了杜克大學;身為美國科學院一份子的醫藥協會,已開始檢驗基因組為基礎病人測試的研究。該協會的一項六十八萬七千美元的研究計畫,原本授權支援杜克大學的這個爭議性試驗,此研究計畫如今預計專注於向類似的臨床試驗提供建議,這些臨床實驗使用個體病人的基因組數據來用於特製療程。

學術爭議

  從二○○六年開始,波提和他在杜克大學的同事,遞交了多份基因組預測系統的專利申請書,也發表了闡述該系統的論文。這個系統是一套電腦演算法,使用來自癌細胞的基因表現資訊,藉此預測這個癌細胞是否對某個特定的療法敏感。

  杜克大學開始進行三項基於這項科技的臨床試驗,最後紀錄了大約一百一十位罹患肺癌或乳癌的病人。然而波提的研究受到攻擊。位於休士頓的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生物統計學家巴格禮(Keith Baggerly)和庫姆斯(Kevin Coombes)發表了一份技術評論和一篇論文,說他們無法重現波提的發現。結果,才剛接到杜克大學要求,開始以波提工作為基礎的第四項臨床試驗的國家癌症協會官員,聯繫了杜克大學,並要求一份調查報告。這項試驗於二○○九年九月被終止,一個杜克大學外部的匿名審查小組開始調查此事。

  就在調查進行之時,巴格禮和庫姆斯分析了波提以及其研究合作者(尚沒有任何人被這次研究行為失當牽連)在線上發表的數據。這兩位生物統計學家寫信給考恩布魯斯和庫菲,指出那些數據和他們應該引用的公開資料庫上的原始數據不相符。「那些資料的數字上有列杜克大學團隊宣稱使用的標記,但是那些標記是錯的。」巴格禮說。然而,二○○九年十二月,杜克大學的審查小組認定波提的成果是有效的,該系列試驗被重新啟動。

  在《自然》雜誌獲得的一份國家癌症協會的報告裡,杜克大學的外部審核委員說,他們能夠使用波提的數據以重現其研究結果,但似乎沒意識到任何關於這些數據的質疑。考恩布魯斯和庫菲承認,在諮詢杜克大學機構審查委員會主席哈里森(John Harrelson)之後,他們決定不將巴格禮和庫姆斯最後的商討結果轉寄給委員會的其他成員,或是外部審核委員。

  考恩布魯斯否認她試圖包庇波提。「我們並非出於保護[他],而是給予[他]完全的公正。」她說。庫菲則說,他們判定,若審核委員接到巴格禮和庫姆斯的信件,可能會產生不適當的偏見。他和考恩布魯斯強調,在這連串事件的初期,研究行為失當指控尚未出現,他們相信波提確實提供了「完整且真實的答覆」。但是庫菲承認他們腦海中曾閃過研究行為不當的可能性。「我們並非從未考慮過這個可能。」他說。要是重來一次,他說他將會轉寄「任何細微的」證據給審查小組。

  巴格禮對文件未被轉寄感到遺憾。「一大堆過去幾年的紛紛擾擾本來可以避免的。」他說。

被指學經歷似有造假的波提博士,如今已去職。(圖片來源/杜克大學醫學院)

增加審查

  甚至就在波提的履歷偽造曝光前,對於他工作的質疑已再次浮現。前年四月,國家癌症協會的官員決定,他們要藉由一個研究計畫贊助這個臨床試驗部份經費。國家癌症協會的文件顯示,官員們並沒有因為審查小組的報告而打消疑慮,因為他們發現,無法用公開數據庫的數據重現波提的研究結果。協會要求杜克大學提供重現結果所需的數據,不過這整個過程被《癌症通訊》的指控取代了

  考恩布魯斯和庫菲說,杜克大學已經盡可能從這次事件學習教訓,也設立了一個委員會,來決定在臨床試驗開始前,應該對基礎研究進行什麼樣的檢查程序。於此同時,醫藥協會開始了它的研究計畫,預計持續十五個月,並且將包含多面向的「組學基礎」測試,包括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以及代謝物組學。

  布魯克(David Brooks)是紐澤西州世代保健藥物基因學測試公司的醫療事務主任。他估計,超過一半的癌症臨床試驗包含了某種基因組測試,所以協會的審核將會牽連廣泛。國家癌症協會的生物統計學家西蒙(Richard Simon)則說,規劃療程時的一項考量,是基因組數據應該用來將病人分配到哪一組療程。一個替代的研究設計方案,是隨機分配療程,且同時進行基因組研究,以觀察兩者的關聯。「這可以避開道德爭議。」西蒙說。

  回頭看看杜克大學的狀況,其他的許多研究人員也都被審查。麥金尼(Steven McKinney)是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癌症研究中心的統計學家,他曾寫信到醫藥協會表達關切。他所關切的並非此次研究行為失當事件,而是杜克大學裡使用與波提的方法相關統計方案的其他研究。麥金尼告訴《自然》雜誌,他對基因組科學與政策學院的醫生金斯堡(Geoffrey Ginsbur)參與合作的某項研究計畫感到憂慮。杜克大學機構審查委員會與其他其他機構的審查委員會批准了這項研究計畫。在這個計畫中,五十七個人被一般感冒或是流行性感冒病毒感染。之後,獲取基因表現的數據,並用以研究是否有可能回溯性地「預測」,他們究竟是被何種病毒感染;這項資訊有助於迅速偵測出感冒大流行。麥金尼擔心,這項研究使用的統計方法似乎尚未被驗證。

  金斯堡說:「與對於癌症相關工作的憂慮相反,我們已經竭盡全力,使用許多種不同的統計學方法來重現研究結果。」他與他的合作者將會仔細查看麥金尼的擔憂。考恩布魯斯贊同這個態度。「這是一件我們將會認真看待並仔細查驗的事情。」

  

報導出處:Cancer trial errors revealedNature

原載於【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百期】2011.02.01

1,853 人瀏覽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為了避免你是機器人,請在留言前回答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