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人工智慧和睡眠醫學,是我生命中的兩道光——專訪嚴成文特聘教授

分享至

【AI的多重宇宙:性別X文化X社會】系列講座
是敵?是友?——AI的社會角色扮演 3/25 (六) 10:00

訂閱 CASE YouTube 鎖定直播 開啟🔔

中山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學系 嚴成文 特聘教授|來源:講師提供

採訪、撰文|謝馥伊

審定|嚴成文

 

與嚴成文約在台大科教中心採訪,同時準備講座預告的影片拍攝。時間一到,便見嚴成文微笑著大步走進講廳。一頭銀髮、戴著黑色方框眼鏡的嚴成文,外表斯文、學者氣息濃厚。包包還未放定,嚴成文便說,自己九十歲的老母親,很希望有個錄影帶,看看他這些年來的成果。講台上魅力十足的他卻客氣地說,「希望自己不要漏氣,能給母親留個紀念。」

時光倒轉回五十年前。十七、八歲的嚴成文,看見許多留美博士回國後,受到政府與社會的重視,非常拉風,赴美留學的種子便他心裡萌芽。如今,六十三歲的嚴成文,畢業於卡內基美隆大學,於中山大學任教數十載,期間多次獲得校內教學傑出獎,2018 年更獲教育部師鐸獎。早在人工智慧領域未受大眾矚目時,嚴成文便慧眼獨具,選定機器學習作為研究領域,後來更敢於跨入生理醫學訊號處理,與醫學界長期合作有成,近年起更獲聘於高雄醫學大學。

 

生命中的第一道光

「人工智慧是我生命中第一道光」,嚴成文眼神閃閃發亮地說。於卡內基美隆大求學時,他的表現深受肯定,教授直接和他說,「你碩士論文不必寫了,可以直接讀博士!」一開始,嚴成文以雙足運動為研究主題,後來發現在當時相關軟硬體技術尚未到位,繼續研究恐怕只能做電腦模擬,決定轉換領域。此時,一位資工系博士生來請教嚴成文的指導教授硬體相關問題,讓他與人工智慧結下不解之緣。「那天在辦公室門口,看到他身穿黑皮衣、黑皮褲,戴著很酷的全罩式安全帽,安全帽脫下來,是一位害羞得不得了的金髮男子。」嚴成文興奮地比劃著,「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類神經網路,一聽便迷上,認為這個方法學有基本的重要性,值得畢生的力量去追求。」

「但是,選了之後就非常辛苦啦!」他笑笑地說。由於當年的軟硬體、演算法尚未發展到位,想有好的成果或申請研究經費皆不容易,「很有被冷落的感覺。」這份失落感延續多年,2010 年人工智慧爆發才終於好轉。能夠一路堅持,是因看見 AI 可能的貢獻。某次,有位科技業主管到校演講,說科技發展讓他能提早下班陪女兒。嚴成文以為他是陪女兒吃晚飯,殊不知,該位主管說的是陪女兒就寢。這讓嚴成文哭笑不得,「那下班都幾點啦?」在他心中,AI 持續進步,能讓人們做回自己,多留時間陪伴重要的人。

 

立於家國故土,鑽研學問才有意義

家人,便是嚴成文心中重要的人。「在美國的時候,我常常夢到長輩。如果在台灣,便能跟他們一起生活,光是全家人單單純純坐在一起吃頓飯,就很好。」他重複了數次「很好」。博士班畢業後,嚴成文萌生返台念頭。不過,1990 年代國際局勢變幻莫測,兩岸局勢不穩,嚴成文的母親更支持全家移民美國,令他糾結不已,特地飛回台灣算命,「結果算命師傅說,回不回來都差不多。」重要時刻,神明把問題拋還給他。

思來想去,嚴成文最後跟母親說:「要死,也要跟你一起死在台灣。」他娓娓道出原因,「在美國,打開電視看到社會問題,只覺得事不關己;但在台灣,雖然看很多新聞很有挫折感,但我會把自己當成其中的一員,主動參與、促進改變。」他笑瞇瞇地說:「教育自己的子弟,也比較有成就感。」

 

生命中的第二道光

台北羅斯福路上長大的嚴成文,回台後一路南漂,定居高雄。他一臉俏皮地說,當年只申請了中山大學的教職,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中山大學當時是年輕的學校,不用聽老教授囉嗦,二是太太是高雄人。」返台一段時間後,嚴成文因緣際會接觸睡眠醫學,「這是我生命中第二道光。」他滔滔不絕起來:「睡眠能夠清除身心的不愉快、睡眠內容反映許多疾病,追蹤睡眠內容,能夠追蹤許多病症,比如憂鬱症、過敏等等。」

他以睡眠呼吸中止症為切入點,結合機器學習處理生理訊號時,台灣瞭解並重視這項疾病的醫師仍屬少數。嚴成文說:「不敢說這些年有什麼成果,只覺得有兩個小小的不同。首先,我做了十幾個沒有計畫經費支持的研究,從中學到了很多。再來,作為科技界的小兵,協助推展醫學跟業界的合作。」

 

有光處必有陰影

嚴成文回憶,剛開始推動產學合作,很期盼實現「保健、治病、救人」。可是,高科技公司和一級教學醫院如何合作,國內外都沒有成功模式,雙方一開始便因為「有貢獻者如何得到肯定和報酬」看法分歧。科技業界重視一定時間內回收成本,醫療問題的特性,卻需長時間投入研究。嚴成文提議,不如不要談錢、先做做看,這才促成雙邊合作。非營利模式下,成功孕育出多項計畫,從冠狀動脈鈣化評估到呼吸道氣流分析皆有。克服重重困難,和醫界建立合作默契後,他更獲聘於高雄醫學大學,持續深化智慧醫療推動。成就計畫無數,嚴成文卻說,「我做得不夠多。」

他憂心忡忡地說:「就算技術發展出來,誰願意出資讓技術落地呢?」多年來與醫師、科技業界合作,讓他相信台灣的智慧醫療有望獨步全球,「很痛苦的是,我們有這麼好的條件,卻沒有足夠的投入。」他沉默片刻,仰頭望向天花板,「可能這就是我的短板,我一直沒想到好的解方。」

有光的地方,也有影子。研究 AI 數十年,年逾花甲的嚴成文終於迎來 AI 爆發的時代。不過,他也離退休不遠矣。看著年輕的 AI 學者,嚴成文說,「我真的好羨慕、好羨慕、好羨慕。」眾人趨之若鶩奔向人工智慧研究的身影,在嚴成文心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 同場加映《【人物專訪】主線認真攻略・支線從容挑戰——專訪林日璇特聘教授

 


AI的多重宇宙:性別X文化X社會系列講座第三重《是敵?是友?——AI的社會角色扮演
(Visited 168 times, 1 visits today)

分享至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