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社會改革的實踐者——專訪周桂田主任

11/8 (二) 周桂田主任主講:「淨零碳排的挑戰─從遲滯轉型到加速綠色新政

訂閱 CASE YouTube 鎖定直播 開啟🔔

台大社科院 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周桂田 主任於德國海德堡古堡|來源:講師提供

採訪、撰文|湯 淨

審定|周桂田

 

走進周桂田老師的研究室,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超人的記憶力,聊到何時入伍,他可以立刻吐出年份跟日期;聊到大學時的社會風氣變化,他可以立刻說出時代的年份與氛圍;聊到社會思想的演變,他可以講出一連串的數字、人名與事件,絲毫看不出這是發生在幾十年前的事情。把事情理得清清楚楚,幾點幾分想做什麼事,講到社會改革時眼睛會迸出光,就是我對周桂田的印象。

 
18歲生日,我就決定要改革社會

「周桂田又沒來,又跑去台北遊行了。」台中商專的老師對周桂田的印象則是個社運咖。他在五專的日子,不是在上課,就是在台北參加遊行。那時是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時代,儘管還沒解嚴,但已經有黨外雜誌出現,在舊書攤都能買到,周桂田也在那裡結交了富有自由思想、志同道合的夥伴。

就讀五專時,周桂田還到東海大學,旁聽許多哲學系的課。並創立商青社,成為總編輯,等同是現在的校刊社社長。「總編輯嘛,其實就是最會作怪的那個,總編輯都是最左派的」講完這句,周桂田還忍不住揶揄自己,哈哈大笑。然而,創立商青社的過程其實並不那麼順遂,讓周桂田氣得去找課外活動組主任理論。讀書會在政治上往往是最敏感的場域,尤其還在戒嚴時期。雖然已經沒有這麼嚴密的監控,但舉辦活動、辦理社團還是會需要經過「黨內」教官的核准。

成立社團後,他請過三毛、林濁水、朱天心等人到學校演講,受到學生熱烈歡迎,他卻在過程中更深刻體會到政黨的控制。當這些講者會因為講出不符合主流思想的話,被教官拒絕邀請來學校演講時,周桂田就知道,這樣的言論自由不是自由。在18歲生日那天,他便下定決心要改革台灣社會。

也是這樣的理念,讓他五專畢業、當兵後,插班就讀台大社會系,並成為系上的學代。1991年5月,獨立台灣會案席捲台灣。五位獨立台灣會的會員被依違反刑法第一百條逮捕,極有可能被判處死刑,其中包含學生。周桂田因此在社會系發起自主罷課抗議,「我們在徐州路的法學院,帶動社會系罷課,後來串聯社科院、法學院,最後蔓延到整個火車站。」促使立法院火速通過修改《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廢止《懲治叛亂條例》。講起街頭抗議與遊行,周桂田露出懷念的表情。

 

童年的柑仔店:關懷社會的起點

在高中這個關鍵時期,周桂田考上台中商專(現為國立臺中科技大學)。當時,當年因為大考洩題後錄取分數提高,原本可以到台中一中的他,變成選擇台中二中或台中商專,但父親作為傳統雜貨店的老闆,認為商專較為實際,便為他登記台中商專。平常沒有買書習慣的父親,也在那天破例讓周桂田買書,他買了《根》。這是一本透過黑人家族史批判黑人奴隸問題的小說,具有高度社會意義。看起來不會是大多數國三升高一學生的選擇,但在更早之前,他就已經有了關懷社會的心。

出身彰化的周桂田,家中以開雜貨店過活。講起自己從小舀大豆油、舀鹽的經驗,他自豪地說:「我的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讓我對秤重抓得很準」。周桂田的家中並不寬裕,他又是對於周遭世事比較敏感的人。小時候,家附近有寺廟,便會跟著禮佛學習。當時便會覺得應該多關懷他者,所以對於關懷別人、關懷社會有很強烈的動機。

 
學術倡議並重:以研究實踐社會改革

周桂田在直升台大社會所就讀碩士後,便申請獎學金到德國深造,找的是風險社會學的大家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社會系、研究所第一名畢業,跟隨德國巨擘學者研究的他,回到台灣卻一度找不到工作,是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但他並沒有放棄,直到現在成為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我對周桂田的研究室裡半個人高的文件堆印象深刻。他認為:現有學校制度的設計下,教授們整天被研究追趕,無法與社會有更多連結,但這樣並無助於社會發展。所以儘管疲累,他仍然會積極關心社會脈動,在關心的議題上發聲,在反國光石化、能源、氣候政策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探索講座第28期:永續發展的路口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