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素皮革是真環保,還是時尚騙局?(下)

動物皮革製成的皮包、皮鞋以及皮飾一直都是奢侈品的代表,但每件產品的誕生就代表著有動物為此死去。近年來,越來越多人提倡對動物友善(animal-friendly)的消費習慣,不少高奢品牌開始尋找動物皮革的替代品,「純素皮革」這個名詞也開始頻繁出現在大眾的視野裡。然而,卻存在著某些關於「純素皮革」的迷思,讓消費者的消費選擇所帶來的結果與動機背道而馳。

撰文|艾比斯

來源:Motion Elements

 

 ●  「純素」帶來的銷售保證

隨著環保意識抬頭,人們漸漸注意到時尚產業對環境造成的衝擊,尤其在「快速時尚(fast fashion)」的影響下,全球每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中,時尚產業的排放就佔了10%。[1] 因此,各種品牌——不論大小、有名與否——都開始追求「永續時尚」,例如推出可生物降解的織品、使用有機原料的衣服以及推廣選購二手單品等等。

然而,由於服飾從製作、包裝到運輸所涉及的因素錯綜複雜,能「一步到位」達成零碳排的品牌實在是少之又少。可是為了樹立品牌形象、獲得消費者支持,有些品牌開始有計劃地「漂綠」,利用「永續」、「純素」、「全植物」等標籤,讓消費者產生一種可以心安理得大肆購物的錯覺,事實上獲得的卻是粗製濫造又無法回收的廉價品,以致於增加了更多廢棄物。而最終這些廢棄物去哪了?沒有人知道。[2]

所幸,因爲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消費者對服飾的需求有了明顯的改變。根據美國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由於外出購物的頻率降低,加上衣物垃圾處理不便,大約有43%的消費者轉而開始要求服飾的品質,也更關注衣物的護理方式。[3] 漸漸地,一些高價但品質優良的純素皮革品牌也慢慢為大眾所接受。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分享兩個對於「純素皮革」的常見迷思,提供給大家一個支持永續時尚的小小敲門磚。

 

●  純素=永續=無污染?

如同上集所説的定義,純素皮革追求的是100%對動物友善(animal-friendly)。然而,對動物友善並不完全等於對環境友善(eco-friendly)。

由於純素皮革的原料不能取自動物,連添加物都要是「純素」的,所以植物性原料達不到的效果,就得用人造的化學物質來補足。舉例來說,為了增加純素皮革的耐用性,在皮革壓印之前需要塗佈樹脂在皮革表面,而傳統的樹脂大都含有來自化石燃料的聚氨酯(PU)和聚氯乙烯(PVC),例如Frumat的蘋果皮革就是由50%的蘋果廢料和50%的聚氨酯組成[4],這意味著為了維持產品的品質,製造蘋果皮革的過程中仍舊會產生對環境的負擔。[2, 4]

當然,隨著技術革新,目前大部分推出純素皮革的品牌,都能在提供真皮質感的前提下,維持不短的使用年限,同時在製作過程中,盡量控制到無毒且廢棄物減量的程度,因此以產品的生命周期而言,純素皮革還是比動物皮革、人造皮革更環保一點。曾有數據顯示,製作純素皮革所排放的廢水、廢氣,相較於一般人造皮革降低了大約65%。[5] 與此同時,科學家也持續在研發更永續的材料,例如使用無毒、可分解的熱可塑聚氨酯(TPU)來取代樹脂的功用。[6] 更少的加工程序、更少的添加物、更少的污染,將是純素皮革在環保之路上從一而終的目標。

來源:Motion Elements

 

●  可生物降解=可堆肥=不需要回收?

另一個常見的誤區則是民眾對「可生物降解」的理解。許多人認為「可生物降解」就代表著「可堆肥」,所以可生物降解的純素皮革可以不經過回收,直接埋在自家後院或公園裡就好。

然而,事情可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好康。舉例來說,鳳梨皮革Piñatex以鳳梨葉作為原料,再使用由天然原料製成的可生物降解塑膠「聚乳酸」(PLA,又稱「玉米澱粉樹脂」)加工。因此,Piñatex並不是純粹的有機產品,只能在專業的堆肥廠才能處理,進一步來說,Piñatex必須在嚴格控制的工業堆肥條件下,經過12個星期以上的時間才能分解、轉換為堆肥或生物氣體(biogas),若是在其他條件下,Piñatex未必真的能分解成堆肥。[2, 7]

究竟工業堆肥的條件有多嚴格呢?一般來說,在認證廢棄物為工業可堆肥的過程中,試驗的土壤酸鹼值要在pH7到pH9之間,氧氣濃度、水分含量也都有一定的範圍,溫度更是要控制在58℃左右,但即便是位在亞熱帶的台灣,土壤的溫度最高也只能到30℃左右,絕不是一般日常就能解決的事。此外,截至2019年,台灣都還沒有完整的可生物降解塑膠的回收系統,也沒有足夠規模的工業堆肥廠,要讓這些可生物降解塑膠真的得到充分處理,其實還有一大段路要走。[7]

因此,在純素皮革的製造中,除了要找到合適的植物性原料做基底,也要不斷創新研發更環境友善的人造添加物——比如達到「家用可堆肥」和「海洋可分解」標準的塑膠[7]——才有可能真正進入永續時尚的行列,給消費者更多選擇。而身為消費者的我們,也不能輕易地相信標榜「永續」、「純素」的產品,多花一點心力去了解品牌背後的理念和付出,用消費來支持真正在努力邁向永續的品牌,一起讓永續「時尚化」,而時尚也能「永續化」。

 

參考資料:

  1. Rebekah Clarke. (2021). Fast Fashion’s Carbon Footprint. https://carbonliteracy.com/fast-fashions-carbon-footprint/.
  2. Braun Büffel. (2013). Veganes Leder: Eine Lüge der Modeindustrie?. https://www.braun-bueffel.com/herren/ledertipps/herkunft/veganes-leder.html.
  3. Geronimo. (2021). No More Throwing Away Your Clothes, Put ‘Em on a Wardrobe App!. https://earthbuddies.net/wardrobe-sustainable-app/.
  4. TechnoFashionWorld. (2019). Frumat, the Leather Alternative Made from Apples.http://www.technofashionworld.com/frumat-the-leather-alternative-made-from-apples/.
  5. Ling Lai. (2020). 【甚麼是純素皮革】Vegan Leather VS Faux Leather哪種較環保?5個純素皮革品牌推介. https://www.cosmopolitan.com.hk/fashion/What-IS-Vegan-Leather-And-Vegan-Leather-Fashion-Brands-And-Handbag-Recommend?utm_source=line&utm_medium=partnership.
  6. 高鼎. (2020). 憂心地球生態- 環保法規為合成革產業帶來的「危機」與「轉機」. https://www.coating.com.tw/tw/news/detail/193.html.
  7. 孫文臨. (2019). 解開可分解塑膠身世之謎 選對「家用可堆肥、海洋可分解」可以更環保. https://e-info.org.tw/node/221737.

 

延伸閱讀:

奢侈品巨頭愛馬仕、開雲集團、Stella McCartney 都在用「純素皮革」!
https://www.tatlerasia.com/style/fashion/vegan-leather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views